第二十三章 真亦假死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大头和尚秦宗翰戒刀出鞘,但见寒光乍闪间,惨叫连声,雁瓴刀斜插在窗,三节棍已飞出窗外,练子枪已断成了四截。

三个人已倒在血泊中,大头和尚的刀上仍还带着血,鲜血一连串的从九锋上滴落下来。

眼前的情形秦圣没有动,方天爵也没有动,双方只是静静的看着。

大头和尚虽然一刀杀了三个人,脸部全无表情,但那一双冷漠的眼睛却已在发着光,冷冷的看着拉哈布,道:“毕老四,你本该自己出手的,凭什么定要叫别人送死?”

拉哈布冷笑道:“因为他们的命我早已卖下了。”

他说着,又一挥手,水阁外又出现了六七个人,他自己目光闪动,似在找寻退路。

秦圣忽然笑了笑,道:“原来这位神刹亲王也是位内功高深的高手。”

方天爵也笑了笑道:“他的武功在这里只怕还没有一个人比得上。”

秦圣笑道:“只可惜无论他的武功多高都没有用。”

方天爵道:“为什么?”

秦圣道:“因为他有个致命的弱点。”

方天爵道:“什么弱点?”

秦圣道:“他怕死。”

他话音方落,金少辉突然插口道:“他怕死我不怕死。”

话声中忽然长身而起,厉声道:“方总管他请你们来喝酒,想不到你们竟是来捣乱的!”

喝声中他伸手往腰上一探,已亮出了一条鱼鳞紫金滚龙棒,迎风一拦,伸得笔直迅快的刺向了小舒丹。

他是看准了她年纪小,武功不会怎么高,比较好欺侮。

只不过他在这条滚龙棒上也实在有着与众不同的招式,一棒后,只听“咯”的一声龙嘴里有柄薄而锋利的短剑弹了出来。

舒丹这孩子调皮透了顶,无风还要掀起三尺浪呢!这一来人家找上了她,“哗”然一声,这柄百炼精钢的龙短剑,已断成了两截。

金少辉脸色一变,一抖手,滚龙棒回旋反打,一双龙角急点舒丹的后脑。

舒丹轻“咦”了一声,倏地飞出束腰丝巾,飞去扎住滚龙棒,轻轻一带。

金光辉的人已倒在了桌上,压碎了大片磁盘,小舒丹再轻轻往前一送,金总镖头的人就突然飞起,飞出了窗外,“卟通!”一声,掉在了荷花池里。

金少卿不禁失笑道:“姑娘,好功夫!”

舒丹笑道:“不是我的功夫好,而是他差了些,凭他“天马行空”金少辉的武功,昔年横行大漠,怎么年纪长了几岁,功力却退了……”

金少卿笑道:“因为他身有内伤未愈。”

秦圣叹了一口气,道:“这就难怪了!”

到这时他才明白金少辉为何会是一个谄媚讨好的人,须知在刀口上舔血的朋友,若是武功已失去大半,就不得不找个靠山,能找到神刹亲王这种靠山,岂非再稳当也没有。

就在他思之未毕,金少卿忽然道:“听说秦公子入得黄河源头,乃是闯过五关三险而来,真不含糊!”

秦圣笑道:“好说,完全凭运气过来的。”

金少卿道:“在下想领教一下秦兄的运气。”说着,忽将手中筷子斜斜的刺出。

这位温文儒雅的少年学士,此刻竟然以竹筷为剑,施出正宗的内家剑法,霎眼间就已向秦圣刺出了七剑,他剑光轻灵,变化奇巧,剑剑不离秦圣的耳目方寸之间。

秦圣依然坐在那里,手里也拿起一根竹筷,只觉他竹筷轻轻一动,立刻就将金少卿凌厉的攻势轻描淡写的化解了。

金少卿第二次七剑攻出,突然住手,因为他发现对方对他所用的剑法,比他自己还要懂得多。

他一剑刺出,对方竟似早已知道他的下一着,他忍不住问道:“阁下也是峨嵋传人,也会峨嵋剑法吗?”

秦圣摇了摇头道:“不是,须知剑法有各门各派,招式变化不同,但是我却认为万法宗师,天下所有法却都是一样的。”

这本是武林中最奥妙的道理,金少卿似懂非懂,却连问都不知道应该怎么问。

秦圣却已在问他道:“阁下莫非是峨嵋七剑中的人!’金少卿迟疑了一下,终于道:“在下正是金少英。”

大头和尚此刻忽然道:“既是峨嵋派的,想动手为什么不找我!”

金少英闻言之下,脸色忽然变得苍白,“咯”的一声,连手中竹筷都被他自己拗断了,怒喝一声道:“原来夜人峨嵋,血溅报国寺,盗走屠龙刀的就是你这贼和尚。”

大头和尚笑道:“我怕这刀落人毕维扬手中,才下手盗取,怎么你不服气吗?”

金少英咬了咬牙忽然转身,正看见一股鲜血正从大头和尚的屠龙刀上滴落。

地上已有七个人永远不能动了,七个人中没有一个不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但却已在一时之间,命丧屠龙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