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连闯黄河源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红牡丹道:“你看出来又能怎么样了!”

秦圣道:“不过你要打算拿回去也可以……必得先接我三掌。”

红牡丹陡然精神一振,冷笑道:“以为你剑法胜了我,要比掌法……哼哼!也不见得就会输给你。”

话声之中展开身形,绕着秦圣转动起来。

渐渐的红牡丹的身影越来越淡,而终于被那片幻影完全淹没了。

但是秦圣虽被对方紧包围,却是抱元守一,静观不动,此际他若要杀死对方,可说是举手之劳而已。

相反的他对这位刁蛮姑娘却发生了兴趣。

毕蝉娟在气怒之下,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阵猛攻猛打,她希望最低限度也要打着对方一下,甚至轻轻的摸他一下,也算把面子扳过采了。

那知白忙了一阵,不但未打到人家,甚至连衣角也未摸上。

一般少女都喜欢耍个小性子,这一下小性子所使的不是地方,一时之间怒气填膺,招式出手,狠绝毒辣形同拼命。

秦圣此际不能不招架了,于是连忙施展开谷半瓢所传给他的乾坤挪移步来,开始走动起来。

就在毕婵娟狠攻之中陡觉眼前一花,一片白影反绕着自己转动起来。

她的芳心一狠,暗咬银牙就要向外猛撞,以争取主动……

那知秦圣身影内移,似已布满了一股无形罡气。

她心狠力猛,急切之下竟被那股罡气又弹回到原来之处。

但她生性好强,自是不肯受辱,依然猛打猛撞像发了疯一般,然而所打出的掌风如同打在铜墙铁壁之上,反而把手掌震得生疼。

这时她所受到的委屈,真想大哭一场。

就在她无以自慰之时,突然……

一阵风声飒然,眼前那白影倏然隐没。

只觉自己左肩的“肩并”大穴上,似有一根指头轻轻的点住,她知道只要自己稍微一动,那个指头向上一点就顿时完了。

她不禁芳容惨变,暗叫了一声:“完了!”

旋即双眸紧闭,泪水扑籁籁滚下……

她只有等死的份儿。

可是,奇怪得很,久久未见动静,不由得睁眼偷偷看时,却见对方站在自己面前,一根指头抵住自己的的“肩并”大穴。

只见他那俊秀的面庞白中透红,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发射出一种异样的光彩,不稍眨动的凝望着自己。

须知少女的心思最为细致,尤其对同等年龄的少年男子更显得敏感,因此,她叫了一声道:“快点嘛!只须稍微一用力就称了你的心愿了。”

说着话时,整个娇躯向前一倒。

两人相距不到一尺,双方的鼻息可闻,秦圣做梦想不到她刁蛮的会来这一手,一时之间手足无措,竟来了个软玉温得抱满怀。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不得不将她的身体扶住,以免倾倒下去。如兰似麝的少女幽香,从她的衣领间散发出来,从鼻而入,他不由得心神一阵荡漾,俊面通红。

突然间,他想起了何雯、商娟、舒丹等人,对于她们自己怎么没有这种感觉,眼前她是个纯洁的少女,自己怎可存此非非之想……再说自己现在有任务在身,岂可如此乱来?

心念动处,双手轻轻向外一推,道:“男女授受不亲,我怎能抱你,去吧!”

他这顺手一推,无巧不巧的双手按在她胸前的两团轻绵绵的东西上,全身顿时有如触电,忙不迭的连连向后倒退,心里也是“蹦蹦”乱跳。

试想,他秦圣是何等功力,在这轻轻一推之下,毕娟的娇躯直跌出去丈余开外,摔了一个仰面朝天。

她仰卧地上,双眸紧闭似已晕绝。

秦圣见状,心头一想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良久,她毫无动静……

他有心前往探视一下,又怕她继续纠缠。

因之他犹豫不决,急得他一会控援手,一会儿又搔搔头。看着毕蝉娟的娇躯。

终因仁厚,对这么一个小姑娘而被自己推得跌倒晕厥过去,起了一份侧隐之心,探手试试好有无气息……

那知……

当他的手距离着好那鼻子不到一寸之时,突被双柔荑紧紧抱住手腕,娇声道:“你……你好很的心……”

她已翻身坐起,秀眸中泛射出无限的幽怨。

秦圣一被对方握住手腕,才明白受了她的骗,她是故意的卧地不起,而诱自己前去看视,冷不防抓住自己的手腕继续纠缠。

这么一来,秦圣登时大怒,本能的右臂一振,坚逾精钢已轻轻地甩脱了对方的手,挺身站起退后两步,红着脸怒哼一声,道:“姑娘,你装得倒很像!”

他说着,感到有一股被人欺骗的怒火上升,也不愿再理会她,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转身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