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小姐遭劫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秦永太插口道:“就算我们别有用心,关你什么事?”

神指许扬道:“虽说不关我的事,料你们也不敢说出来。”

秦永太仗着酒性,怒声道:“为什么不敢!”

神指许扬道:“那你说说看。”

朱永昌昂然道:“我们来向罗刹王讨回一件东西。”

神指许扬道:“什么东西?”

秦永太道:“青萍剑。”

须知这青萍剑乃武当镇山之宝,百年以来都被视为一种不可侵犯,神物圣剑,怎么会落人罗刹王手中?

这件事如果传扬出去,足以震惊武林,动荡江湖。

朱永昌一听秦永太说出“青萍剑”来,心中一急,连忙阻拦道:“师兄……”

他一听“师兄”刚刚出口,下面的话尚未说出,忽然喷出一口鲜血,双目圆睁,血如泉涌,随即翻身栽倒。

秦永太见状,刹时间酒醒了一半,怒目瞪视着许扬,大喝一声道:“老小子,你……”

他在话声之中,蓦地一掌当胸推出,可是掌风到处,哪里还有许扬的影儿,只震得旧椅翻飞。

于是,全厅哗然,有些胆小的人纷纷奔向楼梯口,争着向楼下抢路。

秦永太此际酒性大发,一眼看到许扬人在那小姑娘后身,他又猛喝了一声道:“哪里走!”

喝声中,他举掌正待向许扬打去,就见许扬抬手曲指一弹。

就在这一弹的瞬间,秦永太刚举起手来,突然全身一震,脸上肌肉一阵抽搐,和他那师弟一样,口吐鲜血,倒地而亡。

那白衫少年正在饮酒,突然手中筷子一点,神指许扬脸色一变,也跟着翻身倒地而亡。

楼厅中的人眨眼间遇上了这么一场突来的命案,谁不为之惊骇,纷纷向外逃避。

那小姑娘那瞪大了眼,惊愕的道:“毕福,这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这时,那白衫少年的桌上却多了一位灰衣老人,他靠近那白衫少年,悄声道:

“小子,该走了,别误了你七叔吃药的时间。”

白衫少年潇洒的一笑道:“三伯父,你吃过没有?”

那灰衣老人淡淡的道:“吃过了,等会走时,我要带点零碎,你先走好了。”

白衫少年正是秦圣,他诧异的道:“三伯父,你要带什么零碎呀?”

那灰衣老人正是西门静,他神秘的一笑,道:“看到没有,那穿红衣服的女娃儿?”

秦圣笑道:“人家是个人呀,几时变成零碎?”

西门静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秦圣道:“管她是谁,和我什么相干!”

西门静道:“和你关系大了,咱们捉她去。”

两人匆匆吃完,叫店小二会了帐,下楼而去。

现在的秦圣,一切都听西门静的安排,他们守在通往罗刹谷的路上等着。

申牌时分,日已偏西,远远一片烟尘飞起,迷漫半空。

在灰尘飞扬中,有一辆黑色马飞驰而来,车前有八名锦衣汉子开道,车后又有八名侍卫,威风凛凛,逼得道旁的行人纷纷避开。

车马行急,快速如风,一个人闪避不及,竟被撞得翻身栽倒,滚落道旁,弄得满脸灰尘,狼狈不堪,他轻骂了一声道:“你们在奔丧哪,真是混帐!”

他骂过一声之后,好像扬了扬手,那马长嘶一声,直立而起,将马车直竖了起来,跟着又往前一窜,马车又向前倾。

这么一来,车中人怎还坐得住,一溜翻滚,全都给滚了出来。

驾车是个黑衣大汉,看样儿他有一身不错的功夫,因为在那马车一掀一拨之下,他并没有被颠了下来,仍然紧拉住马缰。

那马一声长嘶,挣了挣没有挣脱疆,在灰尘飞扬中,那辆马车稳定了下来。

此时,驾车那大汉脸色铁青,瞪着火辣辣的眼睛,喝骂道:“臭小子,你捣的什么蛋?”

那人满脸污泥,衣衫破旧,个头儿不大,也显得瘦弱,但神态十分冷傲,爬起身来,指着那驾车大汉道:“我捣的是你妈的蛋!”

驾车大汉怒喝道:“你小子骂谁?”

那少年冷喝道:“我这骂谁就骂谁,既然你要问,就算骂你好了。”

驾车大汉狂吼一声:“你狗胆……”话声之中,挥起马鞭向那少年打去。

“劈啪”好响亮的声音,鞭势凌历,划风生啸,落地溅起一蓬沙石,可惜并没有打着那少年。”

那少年就地打了一个滚,哈哈一笑道:“对不起,没打着!”

驾车汉子闻言大怒,手上一紧,掌中皮鞭横扫而出,又惊起一片沙石,飞打过去。

可是那少年不但身形快捷无伦,就是机智也超人一等,就见他平躺着身子,竟然平着飞了起来,躲开了那横扫而来的一鞭,也冲开了那卷扫而至的那蓬沙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