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煞威毕露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且说秦圣昂首走出房来,群豪纷纷让开,来到院中,仗剑大喝道:“哪一位前辈先赐教?”

这时那昆仑掌门却在羞愧难当之下,悄悄掠上屋脊而逝,崆峒掌门司马涛,银髯无风自动,仗剑而出,沉声道:

“小子,看你狂妄自大,老夫先要教训教训你!”

秦圣笑道:“崆峒剑法以诡异见长,天幻剑法扬名江湖,我正要领教,不过在动手之前是否赌上一赌?”

司马涛冷冷的道:“赌什么……莫非要赌你的项上人头?”

秦圣笑道:“有何不可,但你若输,我可不敢要你的人头……”

司马涛道:“那么你要什么?”

秦圣道:“是想请你跟昆仑钟大师一样,赢者留,输者走。”

司马涛历声应了一声道:“好!”

他“好”字方出口,夜空中剑光倏起,一溜剑虹直向秦圣刺去。

天幻剑法名不虚传,幻起满天剑影,分不出何者是虚,何者是实,出手就是三十主剑,真个是吉手千剑,分明要将秦圣置于死地。

秦圣目光一扫,只见左右前后,四面俱是剑影,他没有动。

因为剑影千条,剑只一柄,千虚一实,只是看不出那剑真正刺向身上的部位,眼不能辨,耳却能听,锐风剑气何所指,才是真正一剑的方向。

所以他屹立如老僧入定,如木石,眼看着剑光已经袭上身上,突然间,他动了。

那剑气锐风的微微破空之声,似乎正在前胸,他身形略偏,已抢人剑影之中,手中剑疾挥而出。

须知何一剑当年能以剑法威震武林,使得武林慑服,果然有其不同凡俗之处,秦圣这一剑,后发先至,划过司马涛的前胸。

只听司马涛一声闷哼,身形暴退,群豪注视之下,只见他长须尽断,胸前衣衫破裂,已是一片鲜血。

一招之下,立分胜负,各派掌门人齐被震住。

司马涛历笑一声道:“好高明的剑法,老夫认输了,改日再向你领教!”

说到这里,陡地转身向其他四位掌门人抱拳道:“烦有诸兄转告罗刹王,老朽无能,无颜再留,告辞了……”

话声方落,人已掠空而起,转眼消失于夜空之中。

秦圣仗剑目光环扫,冷然道:“还有哪位掌门人要赐招?”

少林了因大师手持禅杖,缓步出场道:“阿弥陀佛,老袖正想领教!”

秦圣恭身道:“老方丈何必淌这池浑水。”

少林了因冷声道:“只须除去了你小子,平静的江湖再不会有人兴风作浪!”

秦圣剑势一敛,已蓄势待发,冷然道:“既如此,请亮招吧!”

少林了因大师手中禅杖一横,口中又宣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

就在他佛号声方起之际,门外突然一声大喊道:“罗刹王驾到!”

少林了因大师和其他两位掌门闻声转身,只见罗刹王在神刹八簇拥下,走了进来。

就在这时,却听得四周一声惊呼,再回头,场中又失去了秦圣的影子,急抬头,只见一条淡影,已消失于屋脊之外。

了因大师同着三位迎接罗刹王到了后跨院客厅之内,方一坐下,罗刹王已长叹了一口气道:“唉!秦圣这小了,我太轻信了他,如果早除去他,平静的江湖就不会有尺兴风作浪了!”

了因大师道:“老施主,这不可能的呀!”

罗刹王冷哼一声道:“秦圣小子从来都不按牌理出牌,有什么不可能的!”

了因大师道:“他方才还在这里捣乱,怎又能找上老施主呢?”

罗刹王吃惊的道:“什么?他又找来这里?好可恶呀!”

了因愕然道:“他还去了什么地方?”

罗刹王道:“黄昏时分,他挑了红薇山庄,杀了红薇公子朱彤,想不到他又跑来此地,此人不除,武林将无宁日。”

在南山别墅中,秦圣被谷半瓢挟到此地,心中有点吃惊,也有点茫然。

他吃惊的是一阵风谷半瓢,竟然有如此高的武功,使自己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谷半瓢放下秦圣之后,微微一笑道:“小子,你不认识我了?”

秦圣瞪眼凝视了一阵,倏然明白了,笑道:“老前辈,怎么是你呀!”

谷半瓢摇了摇手道:“坐下,坐下,几时学得这么客气了!”

秦圣道:“我这不是客气,我是对老前辈感到惊奇。”

谷半瓢道:“你惊奇什么?”

秦圣道:“我正打算和罗刹王一拼生死,你又何必阻拦呢?”

谷半瓢道:“你有把握一定赢……”

秦圣吞吐的道:“没有!”

谷半瓢道:“没有把握的仗,为什么要打?你对别人够狠,但对罗刹王恐怕挡不过三招,我可不是在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