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黄金万两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这位白衣少年看年纪不过十六七岁,生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一袭白色儒巾儒服,显得十分温文儒雅,原来竟是私闯罗刹谷分舵的安宁。

他一上得楼来,扬目四顾之下,一眼望见了鬼精灵,就迳自走了过去,在瞎老人对面一坐,笑向秦圣道:“小兄弟,总算找到你了!”

秦圣闻言把大眼一翻,愕然道:“你找我……干什么?”

安宁笑道:“当然有大事相商,不知你有没有那个胆子。”

秦圣道:“安大哥,我鬼精灵别的没有,就是有胆量,快说什么事吧?”

安宁笑道:“酒楼茶肆不是谈这件事的地方,你如有胆量,今晚三更时分到城南血教寺中去找我,咱们好好谈谈。”

话音方落,楼下忽然传来几声驴叫,那声音非常宏亮惊人,瞎者猛地一抛长凳,口中喊了一声道:“糟了!我的驴也喝醉了!”说着,人已飞步下楼。

秦圣见状,想着就生气,转而又一想,忖道:“我何必和他计较,我走了也就算了!”

打好主意,叫道:“小二哥,一共多少钱?”

店小二一面计算,秦圣就从怀中掏出银子,不料手伸进怀中却抽不出来了。原来自己所有的二万两银票及一些散碎银子全都不翼而飞了。

却见店小二垂手躬身,含笑道:“一共是二两一钱,小赏在外。”

秦圣窘得双颊飞红,十分尴尬,就在这时,那瞎老人已走上楼来,急促的道:“瞎子刚才说过有人请客,怎好要小兄弟破费!”

话声方落,“当”的一声,一包碎银抛在了桌上,只听瞎老人道:“小意思,小意思!再来两斤汾酒,一共赏你三两好了。”

秦圣已打开了那纸包,正是他那二万两银子,他取出了三两碎银,其余的又装在身上,方道:“这是我的赌本,丢掉了可就没得玩了!”

瞎老人似若不闻,坐近秦圣身前,神秘的悄声道:“小兄弟,今晚你真的要去那城南血教寺么?”

秦圣冷冷的道:“当然要去,怕什么?”

瞎老人扫视了那白衣少年一眼,同时接过店小二添来的酒,喝了一口,若有意无意的叹道:“现在的年轻人呀!不懂得江湖险诈,瞎子直替他们担心,唉!难得安宁哪!”

安宁一听,心中大不高兴,朝着秦圣一抱拳道:“鬼精灵,咱们晚上见!”说着,转身就走。

瞎老人显得十分神秘,悄声向秦圣问道:“娃儿,那个人是谁呀?”

秦圣道:“他是崇阳安宁。”

瞎老人笑道:“我看他不够安宁,你得去帮他!”

秦圣闻言不禁暗笑,心道:“你怎知他不安宁,帮不帮他我是一定会去的。”

瞎老人又道:“你可知他是什么人?我劝你千万别惹火烧身。”

秦圣愕然道:“他是谁?”

瞎老人悄声道:“他应该叫屠凌才对,因为据说他爹就是当年威震漠北的屠天鹏……”

秦圣一听,登时周身神情愕然一震,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只听瞎老人继续地道:“就因他爹生性高傲,而和罗刹王毕维扬又是结义兄弟,所以全心辅佐,是以罗刹谷才有今日的境界,无奈罗刹王狼子野心,见屠妻貌美,而用计毒杀了拜弟屠天鹏。恰在这时,屠之另一拜兄袁长老及时赶到,救走了屠妻,也受了毕维扬的奇毒,从此便不见人影了。毕维扬为此发下罗刹王令,派出了谷中高手,不辞辛劳,无论天涯海角几乎全找遍了,可是枉费心力,徒劳无功,直到最近两年,这件事才渐归沉寂,人们也不再提起了。”

瞎老人话说得非常之低,秦圣听着,暗中却叹道:“想不到袁长老却躲在这兴南寺中,而且收了屠凌作了门下弟子!”

瞎老人叹了一声,忽又面现兴奋,继续的道:“现在屠家后人出世,我们是得帮他的,否则他以一个初出道的雏儿,怎能应付得了。”

秦圣生性高傲,闻言道:“在下看那屠兄也非平凡人物,老人家何必代别人操心……”

瞎老人顿时怒哼了一声,怒道:“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我瞎子……”

瞎老人忽然放眼四射,再又忍住怒火,轻声道:“不用多说了,晚间也该去一趟,到时我老人家也会去的。”说完下楼自去。

瞎老人刚走,舒丹又跑了来,笑道:“秦大哥,害你久等了。”

说着,也不管剩菜剩饭,忙不迭大吃大喝起来。

饭后,他们找了个客栈住下,秦圣心中有事,信步又进了飞刹赌坊。这次他迳直穿过大厅,到了后厅,这里是丢骰子的地方。人可真不少,有十几张台面,场内热闹非凡,赌得也较前面大,最小的注也是三千两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