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镖局抽车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鬼精灵此刻立感有两股热气,一股由命门贯人,通行十三玄关,直达涌泉。另一股热气由丹田上升,行经奇经八脉,直上命门。

转眼间,这两股热气会合在一起,再由七十二脉,周行全身,通体奇热难耐。

原来南魔介云甫已将他本身修聚近百年的一点元精,化为一段极幻极细极匀的气体,从两指上发出渡入鬼精灵经脉之内。

介云甫如负万钧之重,吃力无比,他必须奋力支持以免功朽一篑。

一个多时辰过去,南魔他那散弃满地的长发全都由末梢开始,忽然枯败,慢慢的变成了死灰般的颜色,轻轻一阵微风过处,那变成死灰色的头发全部随风飘散。

鬼精灵此刻只管宁神静志,一意强忍,先时五内如焚,似比火热。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鬼精灵喉咙中呻吟了一声,人却向后仰倒了下去,浑身方觉通泰了些,但却有些昏昏思睡。

而那南魔的身形也跟着向前倾俯,但那两手的长指仍然点在鬼精灵的“神庭”和后下的“中极”穴上,不住的喘气。

也不知过了有多少时间,等到鬼精灵醒来一看,吓得他怪叫一声,挺身而起。

原来他发现那南魔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然僵死在他的身上。

他望着那萎缩倒在地上的一代魔君,叹了一口气。

这一代魔君当年在武林中,谁不闻名丧胆,但是目前他却萎缩成一堆,无声无息的死去了。

总算他在死前的一刹那,回心向善,把一身百年的功力贯注在鬼精灵的身上。

鬼精灵含泪恁吊了一阵,就地挖了个大坑,埋葬了介云甫。从此他也就暂时留在了穴地苦练神功。

可是此际却苦坏了赌鬼谷半瓢,他正在各处找寻鬼精灵呢!

原来他在追逐之际,先时还见鬼精灵的人影,等到追过那棵大树之后,鬼精灵的人影突然不见了,他仍在紧迫下去,结果绕遍了整个树林,那有个影儿?于是又折回头奔向了长安。

他不相信,凭自己一阵风的轻功会把人给追丢了!于是就在长安城中到处查访,仍然没有个影儿。

这一来几乎把个老赌鬼给急疯了,可以说是睡不安寝,食不知味。

这时的鬼精灵就住在地穴之中,苦练南魔的灭度神功,他本来已得南魔百年修为的元精,习练起来,更是得心应手,两个月的时间,他已将气机运用纯熟,做到了神与天会的境界。

两个多月来,在地穴中,“吃”成了问题,南魔只知道以其内功捕捉过往飞禽而食,像这种茹毛饮血的吃法,鬼精灵却没办法适应,但是他总得吃呀!

在他各处寻找之下,最后在壁间挖到了一块茯灵,填到嘴内就吃了下去,虽然有点苦涩的味道,倒是十分清香可口。

从此他每日就以茯灵充饥,就这样过了两个多月,他已是潜神内照,心神空明。

“我该离开此地了!”他想。

孩子的心往是想到就作,于是他纵出地穴,并运掌震塌了那地穴入口,做成一个记号,这才往东而行。

东行五十里便是长安,为当时第一大都,极尽繁华,如此繁华的地方当然鱼龙杂处,什么样的人物都会有。

鬼精灵在街上逛了大半天,看得高兴,但肚子不听他的,眼看日已偏西,腹中可就饿了。可是他身上并没有带银子,没有钱怎么吃饭?这里可不是党村,他可顺手招来几张饼。

不过鬼精灵自有他的鬼办法,傍晚时分,他找到了一家酒楼,进去落座。

此时店小二捧着一盘烧鸡,正待要送上中间的一张桌子,走过鬼精灵的座头,那支烧鸡突然飞了起来,直落在鬼精灵的面前。

鬼精灵也不客气的抓了过来,闷声不响的大吃起来,眨眼之间,那两斤多重的大肥鸡就只剩下一堆骨头。

这时,身旁忽然坐下了一个人,笑道:“好吃吧!鬼精灵,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鬼精灵闻声一惊,扫目看去,“哇”他一下跳了开去,与那人坐了个对面,嘻嘻笑道:“老……老前辈,是你呀!”

原来坐在身旁之人乃是赌鬼偷怪一阵风谷半瓢,他为了寻找鬼精灵已找了两个多月,今天方遇上,怎肯错过。

不过这老头也是有心机的人,知道鬼精灵十分滑溜,用强是很难捉住他,不如慢慢的来,于是哈哈笑道:“小小子,你跑到哪里去,害得我老人家找遍了秦川八百里都没个影儿,你今天还跑得了么?”

鬼精灵笑道:“今天还跑呀!”

谷半瓢道:“我的年纪大,跑不动了,小兄弟,你能否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鬼精灵道:“我是很想告诉你,不过我没有名字,告诉你什么?你不是叫我鬼精灵吗?那就叫我鬼精灵好啦!等将来我有了名字再告诉你,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