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鬼老怪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鹏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这是大诗人韦应物的七绝诗,往正处看是首好诗,可是往邪处想,就会联想到春情荡漾的美女,全身裸露横卧牙床之情态,夜晚情生难奈,又无情郎人怀……

“九花娘子”封娇月是一个绝世美人,美如天仙的容貌,白嫩的皮肤,玲珑剔透的曲线,不止外型美,还有一种别的女人没有的韵味,凡是接触过她眼神的人,都会感受到那份媚力妖饶的震荡。

二十年前,一个中秋之夜,“九花山庄”梦馆香闺,镜中人貌美如花,只是一脸忧伤神色,“九花娘子”封娇月伸手摸了一模自己的脸儿,暗道:“我封娇月为了帮助日王毕维杨套取南魔的‘灭度神功’广而委身于南魔,迄今尚无所获,如今罗刹王派人送来一罐神奇之物‘番巴根’酿造的好酒,要我今夜待南魔自西域归来,用酒色将他迷住,一切由罗刹王自行处理。”

又暗道:“唉!就凭我这副天生丽质的本钱,如今成了罗刹王的工具,又变成南魔金丝笼中的鸟儿,做他一个人的玩物,实在对不起苍天赋予我的姿色,更何况他那活儿也不能令我称心如意,无奈……”

“番巴根”是一种生长在雪山上的万年不死植物,根性熟,加入九花密酿酒,食后一股狂烈的淫火在片刻不停的上升,舌尖上、嘴唇上、眼球中、喉腔中全都干燥而火热,内心像被一股无名大火烧灼得无法控制,血管和每一方寸肌肉全都膨胀得异常难受,因而有“帝王之根”的称呼。

突地

只听身后响起一阵爽朗的笑声道:“娇月,终于能赶在月圆之时回来伴你度此良宵。你知道我有多爱你,这阵子离开了你,不管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

九花娘子封娇月转头一望,秀眉又紧蹙起来,心中略一转念,立即展开笑容道:“云甫,看你尘土满脸的,快去洗把脸吧!奴家要他们送一桌丰盛的佳肴来房中,为你洗尘。”

南魔介云甫放下搂在怀中的封娇月,拿起她柔柔的玉手,吻了一下,点头道:“我一身尘土,应该去洗洗再来陪你。”说着,身形一转,奔了出去。

九花娘子见南魔出去之后,又照了照镜子才站了起来,吩咐丫头送一桌丰盛的酒菜到房中,接着把外衣脱去,披上一件薄纱,只见春图肚兜若隐若现,乳房高高挺起,腰儿如细柳,雪白修长的大腿毕露,真不知要迷死多少男人。

片刻,酒菜就送进房中,摆在桌上琳琅满目,南魔介云甫洗了澡走进房来。九花娘子倒了两杯酒,先敬了南魔一杯之后,向他飞了一个媚眼道:“此酒乃‘帝王之根番巴根’加入花密所酿,具有特殊功效,等会别把奴家收拾得干净淋漓。奴家不胜酒量,弹一曲琵琶以助酒兴如何?”

“娇月,我虽不太懂音律,不过,如此良宵能有美乐伴酒,乃是我介云甫前世修来的福份。”

九花娘子提起酒壶,又给南魔斟上一杯,娇笑道:“云甫,请再干杯吧!”

南端起杯子道:“娇月,你不是不胜酒力吗?”

“就是再不胜酒力,一二杯酒也得陪你喝的,你说对不对?”

“对……”

南魔听得心里很是舒畅,端起杯子,一仰颈子,如长鲸吸水一般,一口喝光,大笑道:“娘子既是不胜酒力,就不必勉强了。”

九花娘子封娇月略施媚功,又连喝了两杯酒,放下杯子,替南魔再斟上满满一大杯,娇笑道:“云甫,你再干了这二大杯,奴家去取琵琶来。”

南魔介云甫伸手接过酒壶道:“酒我自己会倒,娘子可速去取琵琶弹上一曲,助助酒兴吧!”

九花娘子轻移莲步,走至床后把琵琶取了下来,走回桌前坐定,玉指一弹,立即响起“铮铮”之声。

南魔几杯酒下肚,生理起了尖锐的变化,体内的温度也骤然升高了,一股异样的电流,如同万千条看不见的微细蛆虫,迅即沿每一血管蠕爬着,顿时流遍全身,浑身上下便顿时起了一种跃跃欲试的强力淫欲。

南魔对于“帝王之根”的奇效所产生的变化,强制压抑住情欲之火。

坐在桌前弹琵琶的九花娘子渐渐不安起来。终于她放下琵琶,将身上的衣物缓缓地解脱一光,连一丝布纱也不余。这下引发了南魔的淫心欲火,立时他满身发燥,急急地要干那风流事儿。

封娇月像一支白肥绵羊似地横躺在塌上,两臂分垫在脑后,盯着南魔发出欢迎的微笑,那两个高突的乳头四周,呈现着诱人的玫瑰色的圆形晕轮,两条丰满的大腿清晰可见。大眼睛、长睫毛、微翘的上唇更显得媚力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