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你现在可以让我走了吧?”

宁羽格格给缩在一角,低声的哭泣。他刚才的粗暴行径,弄得她的身子好疼,但身体上的疼痛却不及心上所受的伤痛之万一。

路维阳面无表情的注意外面的动静,沉冷地渗笑道:“你一心想回到未婚夫身边吗?你以为在他见了你这副模样后还会要你?”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她快要受不了了!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难道他不知道她也有苦衷吗?难道他不知道她的存在只会给他带来灾难吗?

“你骂我不可理喻?!哦!我懂了,因为你是万人之上的皇格格,所以不屑我们这种村夫,哼!就怕你的未婚夫连不要你的勇气都没有。”他还是不忘逞口舌之快,只为宣泄自己满心的不悦。

方才他并不是有心要对她残酷,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此时此刻他后悔了,这股悔恨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维阳”

她正想解释,却听见屋外有马蹄奔腾声,她惊得直想出去瞧个究竟,深怕四阿哥追来了。

“不准出去!”他遏止她的前进。

“我不去你会有危险的。”这个嚣张的男人,怎么就是讲不听呢?

“你在我手上,我还有危险吗?”他狠狠抓住她的手腕,邪笑转炽。

“你想拿我当人质?”她睁亮灵澄的水眸,对上他那两潭魔魁闻黯的沉眸。

“有何不可?”他笑问,又顺手褪下自己的外袍,套在她衣衫不整的身子上。

他怕待会儿有人闯进,而他无法容忍让别的男人瞧见她那滑嫩如脂的身子,她只属于他,只有他能欣赏。

那个该死的未婚夫,想染指她,哼!回家作梦吧!

“听见没?外面马蹄声杂沓,可见兵勇众多,你别逞能好吗?让我先出去,我保证你会没事好不好?”

宁羽格格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被他扶持,反而心甘情愿的跟他走,只是他们能走多远、多久?只要是阿玛一声令下,则处处都是绝境啊!

她不能毁了他,不能!“我管不了了,一定得出去。”说话间,她紧抓住蔽体的衣袍,愤力想甩开他的钳制。

“你真是不知好歹!”

路维阳一个使劲,将她摔至土块上,震得宁羽格格全身发疼!

“好痛……”她悲叹低泣着。

“你——你没事吧!我……”他心一急,立即冲上前,抱起她牢牢地扣在怀中,“对不起,羽儿。还疼不疼呢?”

“不疼了……呜……”

“还说不疼!都哭成这样。”他知道自己对她的恨意维持不了多久,只好向自己的心投降。

“你放我走,好不好?”她低声下气地恳求他。

“你就那么想离开我?”他痛心疾首的问。

“我不离开你,你根本就出不去。我皇阿玛人手众多,一定会找来这里的。”她只要一想起皇阿玛若派出千骑射手,就忍不住打寒颤。

那可是八骑军中最骁勇善战的一支队伍,到时候路维阳恐怕插翅也难飞了。

“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带你走。”在他无动于衷的眸中闪过一抹激动的神采。

“好,我跟你走。”宁羽格格被他的深情所感动。好吧!就一块出生入死吧!况且有她在他身边,皇阿玛或四阿哥绝对不敢放手一搏。

“走!我们出去。”路维阳紧紧抓住她。试着走向山拗外,在走了一段路后,当真被眼尖的士兵给发现了。

“皇上、四阿哥,格格在这儿——”

众人疾呼,不一会儿,是上与宁暄已驭马飞驰过来。

当路维阳听到传卫们都恭敬地称呼宁羽格格的未婚夫为“四阿哥”时,他的一双利眸立即覆上悔恨,他转身凝住她,“为什么不告诉我他是你四哥?而宁愿让我误会你、欺凌你?”

“我以为让你误会后你便会离开,这样你至少能保住一命啊!”她深情的说。

“你这个小傻瓜!”他眼底的眸光闪现,万分动容。

宁羽格格见到皇阿玛的坐骑赶至眼前时,立即站出身,面对皇上说:“皇阿玛,是我心甘情愿跟他走的,您成全女儿好吗?”

“宁羽,你别怕……我已派了大批传卫队把这里全围住了,这个山贼是怎么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不必依附于他。天——你……”

皇上突然瞧见爱女那身残破的衣衫,立即怒上心头,“说!这贼子是不是已将你——”

“是,她已经是我的人了。”路维阳挺身而出,承认一切,眼底毫无惧色。

反正横竖一死,他没必要还像个缩头乌龟般,靠女人来保护自己,再说,如此躲躲藏藏的又如何给自己的女人幸福?

或许,他俩今生无线,来世他~定会再来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