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进了石屋,路维阳为她脱下一身湿衣,将她放在石床上,全身上下铺满了干草。并在她床边升起火,如此一来,不仅可温暖她的身子,也可以提高这间石屋的温度。

他一面烘衣,一面等着她清醒,叮惜她沉睡着,久久不见动静,就连肌肤也是冰凉无比,仿佛那些热气对她一点儿用也没有。

路维阳着急不已,再这么下去,她肯定会熬不下去,会如花儿般渐渐萎缩、凋零。

他索性褪下自己身上的衣物,拨开干草,让全身赤裸的自己压覆在她身上,以他热腾腾的体温去暖和她……

“别急,我要让你享受一次最狂野的滋味。”

“我……”她无法理清这种感觉,但她已经找不到自己的意念,一心只想要的更多。

他吻住她,将她的呻吟吞进腹中。他要好好品味她的每一声嘤咛,永远记住她此时此刻的水媚姿容。

她突然心声愧意,“你、你还怪我吗?当初因为我一时好玩,害死了彩……”

“别说了——只要你知道后悔,有什么不能原谅的?”他以食指抵住她的小嘴。

“可是,她是你的未婚妻,你一定很爱她的…”她窝进他的怀里,不难听出一些酸酸的味道。

“小傻瓜,你怎么总是说不清,她不是我的未婚妻,而我对她的爱也仅限于兄妹之情,别再拿话气我了。”

他故意摆起臭脸,逼得她不敢再钻牛角尖。

“好了,别胡思乱想,我抱你回床上好好睡一觉,等你醒了我们就回寨里。”他纵容地说。

宁羽格格点点头,双手勾住他的颈子,让他抱她回到床上。此刻,她心头弥漫的是丝丝的甜蜜。更有甚者,她已忘了要回宫的事了。

当魏小芳看见路维阳重返寨中时,她简直开心得想尖叫,她原以为他随着那个臭格格一起掉进瀑底,难逃一死呢!

但下一刻,她却看见藏身在他身后带着清丽笑靥慢慢现身的宁羽格格,她又气得想抓狂。

怎么搞的?她竟没死!当时水势这么大,寨主能活命是因为他武功高强,不足为奇,但瞧宁羽格格这副已被她整得瘦不拉兄的可怜样,还能活着,真是出人意料!

难道连老天都怕了宁羽格格,而决定和她魏小芳作对?哼!她就偏不信邪。

“寨主,我听说你掉进瀑布里去,已派出不少弟兄去找你了。”梁誉流下两行老泪。这下可好,“劲活塞”不再群龙无首,而他也不怕以后到黄泉无法对老寨主交代了。

“我掉进瀑底?是谁说的?”路维阳犀锐的眼瞥向魏小芳。

魏小芳陪吃一惊,立即垂下脸。

‘小芳呀!是她说瞧见你为了救格格也投进溪里,结果双双坠入瀑底。”其他弟兄也都异口同声的道。

“哦——”他走到魏小芳面前,眼神霍烁有神的道:‘我是坠入瀑底没错,但却大难不死,这表示阎罗王并不想收我,不知是否有人会失望了?”

“寨主……我不懂你的意思……”魏小芳害怕极了,连声音都抖得不像话。

“不懂没关系,我正想问你,是谁让你这么对待格格的?居然让她煮饭。劈柴、还洗衣!”他的嗓音变得冷冽。

“我……呢……”她瞪了宁羽格格一眼,顿时语塞。

‘阳,别怪她,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做的。”宁羽格格不愿他们死里逃生后,刚回到这儿,又因为这件事而破坏了气氛。

‘对,寨主。格格都承认了,是她自己要做的。”魏小芳立即聪明地推倭责任。

“哼”

路维阳怒睨了魏小芳一眼,若非一路上宁羽格格一直为她求情,况且她和她哥哥向来在寨中尽忠职守,他肯定不饶她。

“还不去打扫一间干净的房间让格格住下,以后不准你再这么没大没小了,懂吗?”他摆出一副怒容,其实他早就知道于羽格格落水也是她的杰作。

当时距离虽远,他却依然能感觉到那蒙面人的身材娇小,应是个女子才是。而整个百花谷也唯有魏小芳想置于羽于死地,再说她还说亲眼目睹他们坠落瀑布,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是。”魏小芳眉头轻颤,咬了咬下唇后才悻悻的离开。

梁誉这才开口说道:“不如今晚咱们就在塞里举办个庆贺会,不醉不归如何?咱们弟兄们也好久没这么放肆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好吧!寨里的确是许久没庆祝了。”路维阳首肯。

“那我这就去办。”

梁誉立即领命而下,其实他生平没什么嗜好,就爱小酌两杯,这下可光明正大的醉上一夜岂不快活。

临去前,他亦聪明地将其余弟兄撤退,“你们若没事,也跟着我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