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帝,四处都找不到云姑娘!”简易慌张地回到卫亚汉的寝宫,紧张地拱手道。

他还不曾见过-帝发这么大的脾气,真不知道这句话说出去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什么?四处都找不到?”

卫亚汉根本不顾自己的身体四处走动,此刻的他眉宇间占满了愁绪和忧急。“难道她不知道我要换药了吗?难道她不知道我才刚醒来,需要更多的照顾吗?”

“这……属下再派人去找。”面对心急的主子,简易早己是不佑所措,深怕自己哪句话又说错,惹来一顿臭骂。

“不用了!我自己去!”卫亚汉已经等不下去了。

“不行呀!-帝,您的身体……”

卫亚汉冲出寝宫,简易只能在后头追,转过拱门时差点与春圆擦撞上!

“春圆,你来得好!你说,为什么不将云姑娘看好?”卫亚汉一见着春圆,火气便又上来了。

“-帝,这也不能怪春圆,您没嘱咐她看好云姑娘呀!”简易担心-帝这一心急,会殃及池鱼。

“我……”卫亚汉蹙眉咬牙。

“-帝,其实春圆也有不对,昨夜是春圆帮着云姑娘离开的。”春圆敛下双目,赶紧跑下。与彩儿相交一场,让她学会很多,所以她决定为彩儿说一次公道话。

“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卫亚汉真想一把掐死春圆。

“云姑娘说留下来只是欺瞒自己、委屈自己而已。”春圆照实说出彩儿心中的话,她还拿出彩儿留给她的药方,“这是云姑娘交给我的,她说只要-帝依这上头服药,三天内定能痊愈。”

“我不要这个什么鬼药单!我只要她!”卫亚汉气得将那张纸用力一挥,它顿时飞得老远!

简易吓得张大眸子,赶紧追着那张药方,抓进手心,天呀!这张纸可不能弄丢,-帝身上残留的毒,全得靠它来解呢!

“可是-帝要她,又能给她完整的您吗?”春圆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大哭出声。

“这话是什么意思?”卫亚汉眯起一双锐目。

“云姑娘说了,就算留下来,也只是与别人分享自己心爱的男人,所以她不愿意,宁愿一个人过完下半生。”春圆壮着胆子说道。

“这是她说的?”卫亚汉拧着眉,炯炯黑眸亮如火炬般地看着她。

“对!就是云姑娘说的。”春圆重重的点点头。

“该死的!”卫亚汉用力捶了下身旁的红柱。

“-帝,您别生气啊!”简易赶紧扶住他,担忧才刚有起色的他会因此事再度累垮。

“我怎么能不生气?”卫亚汉深吸了一口气,顿时下定决心,“我这就去找她!”

“不行呀!-帝,您这么四处寻找,身体会吃不消的!请-帝三思!”简易奔到他面前阻止他。

“闪开!”卫亚汉对他喝道。

“属不不让!”

“你……”卫亚汉紧握住双拳,瞪着简易,久久才松开。“好!那我告诉你,我知道她会去哪儿,我直接去找。”

“请-帝告诉属下,属下立刻派人去找!”简易说道。

“不行!我非得亲自去找她不可!要不你想随便一个人请她,她会回来吗?”说着,卫亚汉便格开他,直接往宫后的马厩行去。

一进马厩,他便跃上自己的快驹,快速朝白碧山疾聘而去,直到马儿无法行进,他才弃马改用步行。

简易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真担心他的身子会受不住这折腾,

意外的是,卫亚汉的精力似乎特别旺盛,也像完全忘了身上带伤,居然眉头一皱也不皱的住山里走去。

好不容易到达他所熟悉的小木屋时,卫亚汉发现自己的身躯居然在颤抖。

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还会来到这里,还是因为要追他所爱的女人!

站在木屋门外,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力推开门,直直来到彩儿的房间,但房里的一切竟让他傻愕住,完完全全的愕住了!

彩儿就躺在床上,背对着他,一动也不动,可现在是大白天,他闯入屋内的声音又是这么的大声,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彩儿。”

他轻唤了一声,但她依赖无动于衷。

一股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他紧握住拳头,快步朝床榻走去,轻翻过她身的刹那,身后的简易突然大叫了出来--

“云姑娘染上毒了!”简易看着彩儿。她这样模样,就跟当初-帝回到宫中时的样子一样!

“怎么会这样?宫里的人不是都吃了预防中毒的汤药?”卫亚汉抱起彩儿的身子,身躯不住的抖颤着。

“属下有端给云姑娘喝,可她一直忙着照顾您,也不知道究竟喝了没……”简易也忧恼不已。

“快带她回宫,请来最好的大夫医治她!”说着,卫亚汉便抱起彩儿,疾奔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