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大伟一知道希卉要回去当陆沂的助理时,反应是既震惊又不解,更直接表达不赞同的立场。

「难道你不怕他又伤害你?」大伟很担心地问。

「伤害……」她咧着嘴干笑,找理由否认,「如今我们什么都不是了,还有什么好被伤害的?」

「他怎么想我是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还爱着他,又如何能自然的与他相处?」

他极力劝说着。

她只能给他一个安心的笑容,「你别担心,我早就心如止水了。」

「真是这样?」大伟疑问。

「当然了。」希卉连连点头,不仅是对他,也像在对自己保证。

「好吧!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你就去吧!」大伟走近她,「如果遇到什么不如意,别忘了还有我。」

希卉点点头,偏着脑袋对他一笑,「大伟,谢谢你。」

「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吧!不然以后要见你一面恐怕不容易。」大伟是陆沂的学弟,当年也是与他共同奋斗的伙伴。

「怎么这么说,以后你也可以过去找我呀!我们和陆沂过去在一起生活这么久了,他不会忘了你的。」希卉不禁回想起过去那段日子,那段既辛苦又欢乐的时光。

「呵!」他苦笑。

「你笑什么?不相信我的话?」希卉扁扁嘴,锁着眉心说:「虽然他现在的身分地位不可同日而语,但是,我相信他不会因此而忘记当年共患难的伙伴,否则他也不会要我回到他身边工作。」

「那是你!他曾爱过你,想想你们认识多少年了?快十年了吧!打从高一你就是他的学妹,从他参加学校合唱团开始,你就当他的小助手。这么长的时间、这么紧密的关系,我想全天下没有一个人比你更了解他。」大伟非常激动的表示。

「别再说了。」她捂着耳朵。

「我——」他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太激动了些。

「如果你不愿意去看我们就算了,我的头有点晕,想先休息,就不和你去吃饭了。」希卉眼眶含泪地看着他。

大伟无奈地吐了口气,久久才道:「好吧!那你去休息,可别忘了吃东西。」

「嗯。」她点点头。

「我走了。」大伟又看了她一眼才离开。

他一走,希卉立刻将门关上,靠着门板低首思索大伟刚刚的话。

没错,她和陆沂过去曾经深爱过,她亦曾无怨无悔的为他打理一切,为他整理家务、打点一切,可如今,那已不再是她的权利和责任了。

走进厨房为自己倒了杯水,这时,手机突然响起,希卉冲到客厅,从包包里拿出手机,「喂,我是沈希卉。」

「希卉,是我,陆沂。」

「呃……你居然连我的手机号码都知道!」她突然发现在他面前自己就像一丝不挂、毫无遮掩。

但愿他不会连她的心都透视了……

「我就在你家楼下。」陆沂看看表,「已经六点半了,你还没吃吧?」

其实他刚刚正好目睹大伟离开,看大伟沮丧的样子,他猜想他俩应是不欢而散。

「啊?」她赶紧跑到窗口一看,就看见一辆敞篷车停在那儿。是他吗?

像是听见她心底的疑问,陆沂突然抬头,拿下墨镜,对着站在窗口的她挥了挥手,「快下来,我等你。」

「可是我……」嘟嘟嘟……不等她回答,他居然挂了电话。

她无助的抓抓头发,只好拎着包包下楼,来到他车边,「我不是跟你说,我跟大伟约好了?」

「我先问你,你吃了没?」

「我是还没啦!」她吐了口气。

「那我刚才看他从你这里离开,这么说你们的约会泡汤-?」陆沂得意地勾起笑,笑得邪魅。

「你是什么意思?」希卉不喜欢他这样的表情。

「没什么意思,上车吧!」他为她打开车门。

她睨着他,没辙的坐进车里。

陆沂发动车子,一路上什么话也不说,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希卉不自在的打破沉默,「你明天的行程是什么?我好有个准备。」

「跟我在一起就非得谈公事吗?」他撇撇嘴。

「不谈公事又能谈什么?」希卉噘起唇。

他转头望了她一眼,勾唇一笑,「干嘛把我们的关系搞得这么疏远,别忘了过去我们也曾相爱过。」

「别说了!」希卉用力回道:「事情都过去了,你现在还提那些有何意义?」

「呵!看来你的脾气比以前大许多。」他轻笑。

「你——随便你怎么说。」她不想再提及过去,转移话题道:「我饿了,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吃饭?」

「以前你不是常说想去高级餐厅享用美食吗?」陆沂得意一笑,「我这就带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