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那代表什么?居然会令她心惊胆跳!

琉璃带着一些私人物品走出房门,正要去向老夫人辞行,正好看见老夫人拄着拐杖慢慢前她走了过来。

她快步上前扩扶住她,“老夫人,您怎么突然来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需要琉璃替您捶捶?”

她的声音柔得仿如天鹅绒,今老夫人听得身心舒畅,于是她道:“若非令野要求,我还真舍不得让你是呢!”

今天天一亮,赫连令野就跑来安怡园找她,劈头第一句话就是向她借琉璃,说要带琉璃一起前往开封,还不许她不答应!

没想到这孩子愈来愈胆大包天了,连她这个老母亲都没放在心上。

不过……他若是因为琉璃才对她如此倒还另当别论,谁教她对琉璃特别投缘呢?

“老夫人,如果您不想我离开,那我就留下来伺候您,不和少爷走了。”

琉璃体贴地说。其实她昨夜想了一整晚,思绪一直围绕在该不该随少爷同行的问题上。若是老夫人需要她,那她就不走了。

“你说的是什么傻话?既然答应了少爷就不能食言,否则……否则令野这孩子铁定会来找我算帐的。”

老夫人一脸的慈蔼,这模样看在琉璃眼中,心中不由得温暖,并觉得老夫人不若以往那么可怕,反而愈来愈和蔼了!

如果不是老夫人瞎了一只眼,整体看来还颇雍容的。

“我不懂老夫人的意思。”她纤眉一皱,“去或不去都是出自我的意愿,少爷怎么会怪您呢?若是没有我,少爷一样可以找其他人随行。”

琉璃说来潇洒,但心情却有一丝沉重。

老夫人又怎么会看不出这小妮子在想些什么?她自然也知道她说这些话是出自真心,但她可不愿棒打鸳鸯啊!

“令野是我生的,我怎会不明白他的拗脾气?他说一就是一的个性可是连我都招架不住的,既然他要带你是,你也只好听命行事了。”

老夫人丢给她一抹微笑,让琉璃不禁诧异,久久无法从她难得的笑容中回神!

老夫人接着从衣襟内掏出一个绣囊给琉璃。

“这是……”琉璃迟疑地不肯接过手,喃喃地问。

“这是我的一些首饰、放在身边也没用处,所以特地拿来送给你。”老夫人说。

琉璃被这话给震得睁大眼,“不,我怎么能拿您的东西,您还是收回去吧!”

她不停的摇头,显然有些惊慌失措。

只要老夫人能真心接纳她,这便是她最大的福气,其他一切身外之物并不是她想要的。

“你这丫头又要跟我争了,从咱们扬州到开封的路程不算近,带点东西在身上有备无患啊!”

她说得头头是道,让琉璃一点反驳的理由都没有。最后,在老夫人的坚持下,她还是收下了那些首饰,“谢谢老夫人。”

“嗯,这才是我的好琉璃。唉呀,你瞧,我一啰唆就是半天,令野一定等不及了。”

她呵呵一笑,“你快去前面大厅吧!他在那儿等着你呢!”

琉璃的脸儿突然染上一片嫣红,羞涩地说:“是,我马上过去。”

※※※※※※

出了扬州城,赫连令野和琉璃就在一边赶路、一边欣赏风景中度过数日。虽然离开封尚有大半路程,但琉璃已稍稍安了心,因为这一路下来少爷并没有对她做出任何逾矩的行为,那感觉就像主人和随从一样,让她自在不少。

今儿个,他们因为流连镇上的市集,又在赫连令野的坚持下跑去泛舟,因此错过了宿头。如今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恶劣情况下,两人只好借宿破庙内。

才接近小庙,两人便被里头散发出来的恶臭味给逼退了一步,得掩住口鼻才能再走进去。

这座小庙平日都是供乞丐们暂居之用,满地的食物残渣。琉璃不禁蹩起眉,轻声问道:“少爷,咱们今晚一定要在这儿过夜吗?”

赫连令野倒是不同于她的拘谨,笑说:“这有什么不好?嫌它脏乱吗?”这种地方?

她幕然红了脸,支吾道:“我……我……”琉璃心虚地想,她又怎能向他坦言,其实自己是害怕与他共处一室,尤其是在这片没有人迹的山野里,无形中他带给她的压迫感也就更大了。

“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天色已暗,咱们早点休息吧!”赫连令野不由分说地拉着她的心手直往庙内的里处走。果真那儿比较干净清爽,霉味也不那么浓重。

“不是,奴婢从小家境就不好,这种地方在咱们村子里处处可见,我早已见怪不怪了,只是怕委屈了少爷。”她温柔地说。

赫连令野只是撇撇嘴,似笑非笑地说:“你是怕我养尊处优惯了,待不了这种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