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今天已是火烧船事件发生后的第五天了。

犹记得那天,韦恩开着鹰王号全速赶去抢救时,才发现它已整个陷入火海,能逃的人全都跳了船,整个海面上至是尖叫的声音。

鹰王号所有的水手使尽全力救上来不少人,就连奄奄一息的安东尼也获救了,但却唯独不见雷契尔。

葛蕾夫人数天来几乎部是以泪洗面,雅各家族的传说也因此不胫而走。大家都纷纷揣测,雷契尔就是因为爱上了非名流淑女身分的贝琳,才会落到这种死后连尸首都我不着的可悲下场。

一时之间,贝琳成了万夫所指的对象,她不仅要担忧着雷契尔的安危,还得应付城堡内众多的仇视目光,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生不如死,只想随着雷契尔而去。

而被救回来的菲亚似乎受了惊吓,直吵着要回莫尔堡,葛蕾夫人没辙,只好送她回去。临行前,菲亚握住贝琳的手要她别放弃希望,她相信雷契尔一定会回来,并祝福他们白头偕老。

虽然贝琳知道这是一个永远不可能达到的梦想,但她还是非常感激菲亚,谢谢她的祝福。

午后,她又在海边漫步,直望着前方汹涌澎滞的浪潮,那张狂的模样彷若要噬人一般,她不禁怀疑雷契尔当真被埋没在那里头了吗?

不,他不能就这么死了,雅各城堡还需要他来带领,鹰王号更不能少了他这个主人啊!为什么他要一去不回?难道他真的不要她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雷契尔依然毫无音讯,她的心也宛如被钢索揪紧似的,疼痛难抑……

都是她,她是毁灭了雅各家族的元凶,若非为了救她,雷契尔也不会死,真正该死的人是她才对!

与其一个人在悔恨与思念中过日子,倒不如随他而去吧!她析求上天能让她与雷契尔在天上相逢。

这么想着,她的脚步已慢慢地往海的方向走去,踩在软软绵绵的沙滩上,她的心却是意外地平静,甚至还带着一丝喜悦,因为她就快和雷契尔见面了!

就在她半个身子都浸入海水中时,腰部突然被一双结实的大手给年牢环住。她下意识地反身就要攻击,可挥出去的拳头却立刻被锁在温热的掌心里……四目胶着的一剎那,她震惊得动弹不得,小嘴也马上被堵住。

贝琳瞠大杏目,看着眼前模糊的脸孔,闲着环抱着自己的熟悉气味,泪水禁不住滑落双颊。

「一见面就要送我拳头,妳这个女人还真狠啊!」

那低沉又充满磁性的嗓音缓缓地飘进贝琳耳中,她的表情除了兴奋之外,还充满了不敢置信。

她情不自禁地伸手抚摸眼前那张扣人心弦的脸庞……没错,是他,是她的雷契尔!

「你……你还活着?」她又哭又笑,声音瘖痖得语不成句。

「傻瓜,我当然还活着了。想我吗?」他拧了拧她的小鼻尖,拂去她眼角的泪,像珍惜宝贝似的不停的亲吻她的肩、眼、鼻。

「既然……既然你没死,为什么不回城堡,而躲在这个漫无人烟的海边?」贝琳不解地回睇他。

他可知道这数天对她而言,简直是度日如年,充满着生不如死的痛苦?若非心里还抱着他还活着的希望,她早在三天而使想一死了之了。

「我知道妳想死我了,是吗?」他还好意思对她嘻皮笑脸的。

「你──」她噘起小嘴,不依地说:「你是故意的?故意要让我伤心、让我难过、还让别人辱骂……」她说不下去了,想起这些天来所受的委屈,她恨不得立刻大哭一场。

「傻瓜,我知道妳受委屈了。妳以为我这么做是故意的?以为我强迫自己不去看妳,心里会好受吗?其实想死妳的人是我啊!」他叹了一口气,语意深远地又道:「但我不得不这么做。」

「为什么?」贝琳不太懂他的意思。

「因为雅各家族的诅咒与传说。」他沉重地说。

她垂下脸,故作坚强地道:「我懂你的苦衷,你回雅各城堡吧!我也要回莫尔堡了。」

「妳要走?」他扣住她的肩。

「嗯!是该走了,也早该走了。」她幽幽地说:「若非因为我,你也不会遇上这场惊险的灾厄,这么多天没见你出现,我一直以为那个诅咒应验了!」

一想到这儿,她再也忍不住地哭了一地的泪。天知道她有多爱他,多不想离开他,可偏偏造化捉弄人,她与他注定无缘……

「但它并没有应验,我不是还好好地活着吗?」雷契尔激动不已,「那天,我将菲亚救出之后,立刻把她丢进救生艇里,却不小心让安东尼发现了。他追上甲板,向我射出短刀,我一闪,那刀子却不偏不倚地刺进旁边一个储油槽,引发了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