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史兰就这么被方子明强迫带回了台湾。

他骗她她的父亲病重,急着要见她一面。

史兰几次打电话回去全是方玉华接的电话,还说她父亲已病得无法起来接听电话,在这种情况下,她怎能再安心待在纽奥良呢?

但一回到台湾,她就知道自己被骗了,虽然她早己有预感会是这样的结果,但看见方子明和方玉华两人得意的嘴脸,她就恨不得再次离家,这次她一定要跑到他们怎样也找不到的地方。

当然,回家后遭到父亲的一顿数落,他口气不佳地询问她究竞是在胡搞些什么?而她却矢口不提有关展漠伦的事。

但方子明爱嚼舌根的劣根性着实让她受不了,他不断的搬弄是非,把她说成一个不知检点的女人。不过,反正她也懒得理会,这样最好,仿如恶女的她,他还会想娶吗?

这阵子她只能把自己关在房间,想着展漠伦,担心他眼睛复明的情形。

好几次她都想拨个电话去询间他的近况,但事后想想,她既然己答应刘敏莹与他划清界线,又何必再多此一举呢?

不过,思念他的心情却是一天比一天深刻,她已不知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可言了。

她烦闷不已地走出房间,打算出去走走,才刚下楼,就看见父亲和方玉华两人不知为了何事正在激烈争吵着。

父亲急喘着气,指着方玉华大声怒骂道:“亏我这么信任他,这些年来把公司业务渐渐交给他管理,就连一些财务我都让他经手,想不到他把我这一生的心血全都给卷走了,他还是不是个人啊!”

“你这么说我根本就不公平,他拿了你的钱跑了,我可是一毛钱也没分到啊!你干嘛这么冷冷的耻笑我、指责我?”

方玉华两肩一缩,委屈的泪就这么扑簌簌的流下来。

“究竟是怎么回事?爸,您们别吵了,说给我听听。”史兰走了过去,挡在剑拔弩张的两人之间,暂时当起了和事佬。

史达夫瞪了一眼方玉华,白花花的眉毛狠狠的打了个结,“她那个好侄儿,竟然把我公司那些向银行借来周转的钱全给卷跑了,这下可怎么办啊?”

史达夫重重地坐在椅子上,冷冽的眼神始终瞪着方玉华。

“那报警了没?或许还可以抓到他。”史兰也急切地问道。

“我们早已报警了,可是警方说他已经逃到国外,这下要抓他可就难了。”

方玉华无力地又说:“本来他以为把你带回来,就有希望把你娶到手。想不到你一意反抗,宁死不屈!可能是他认为再这么下去什么也得不到,所以,就狠下心一不做、二不休,把你爸爸给出卖了。”

方玉华看着史达夫眼底又重新燃起愤懑之火,头一低,赶忙躲到史兰背后轻啜了起来。

史兰叹了一口气,看着父亲把这股怨恨全都迁怒到方玉华身上,觉得也不完全合理,虽然她一向看不惯方玉华的骄傲跋扈,可是,她现在那副畏缩可怜的德行不也是报应吗?

“爸,看在您们夫妻一场,而且错也不完全在方阿姨,您就原谅她吧!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该怎么把方子明找回来,还有,积欠银行的那笔钱该怎么偿还才是重点。”

史达夫揉了揉眉心,只好说:“明天一早我就去公司看看,想想看有什么补救的方法。”

☆☆

经过半个月的调养,展漠伦的眼睛已经完全康复了。这段期间他派林管家不断打听史兰的消息,终于从陆陆续续得回来的消息里,对她有了全盘的了解。

史兰是“史氏企业”董事长史达夫的独生女,芳龄二十五岁,T大三年级肄业,于三年前……

以下这些资料他大都明白。

不过,接下来的消息可就令他忧焚不已—“史氏企业”已于日前被代理董事方子明卷款两亿元潜逃,现在不知去向,如今史达夫陷入一筹莫展、狼狈不堪的处境,已到了被银行查封资产、清算公司的地步。

看到这儿,展漠伦立刻下了决定,他拿起话筒拨了一通电话给银行,找到副理交代了几句话,这才安心地挂了电话。

“林管家,你马上帮我买一张回台湾的机票,另外帮我做些事情。

“少爷你尽管吩咐。”

他由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交给林管家,“照里面的指示去做,千万别出差错。

“是的,我马上就去办。

展漠伦这才扬起许久不见的笑意,重见光明的双眸中熠熠生辉地闪烁着魔魅之光,性感的唇瓣也弯成一道迷人的弧度,这回他可是势在必得。

自从公司出事后,史兰便随父亲在公司里忙上忙下,忙得几乎是焦头烂额、灰头土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