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条件为什么,教我遇上你?

又为什么,让我喜欢你?

蒋芬趁父亲午睡时回家了一趟,从床底下翻出妈妈生前留给她的首饰盒。

打开已呈现斑驳的红漆盒盖,里头仅剩下一对戒指。

她叹了一口气又合上盖子,心忖:那是爸妈的结婚戒指,她怎能拿去变卖呢?

想起这几年父亲嗜酒如命,常常在筹不出钱买酒的时候,偷偷到她房里找出首饰盒一样样的变卖。而如今,就只剩下这对戒指,它们对爸和她而言是最珍贵的纪念,所以,爸爸才会没动它们的主意。

如果她当了它们让爸知道了,肯定会伤心欲绝,或许还会酗酒得更严重……再说,这两枚戒指也不过值个几万块,和那三十几万的数目字相差甚远,即便是卖了,也于事无补啊!

摇摇头,她又将首饰盒塞进了床底下,六神无主地走出家门。

其实,依现今的社会状态,一个女孩子只要稍有姿色,又肯出卖肉体、出卖灵魂,三十万元绝对是唾手可得,偏偏她不屑这么做,即使在黔驴技穷了,她也绝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

可是,现实是无情的,那强大的压力真的几乎压垮了她细小的肩膀。

她看着地面,无奈地踢着石头,突然,不注意下撞进了一个男人的胸膛-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我——"蒋芬连忙道歉,才抬头便望进一双似曾相识的深速眼瞳中-

是你!还真巧,咱们又碰面了-苗天擎眯起眼端详了她一会儿,随即笑逐颜开道。

她听了他的声音,再看了看他俊挺的五官,终放想起来了——

"你……你就是上回救我的那个人?-

由于那天已是三更半夜,巷了内的路灯又昏黄,况且那时候的她受了极大的惊吓,根本没仔细看清楚教她的人究竟长什么模样。

等到隔日她从震惊中恢复了,才懊恼不已地骂着自己,深怕以后恩人就站在自己眼前她还不认识。

没想到这么滑稽的事果然发生了-

阿弥陀佛,你终放想起我了-他挑挑眉宇,加深了笑意。

在刹那间,蒋芬羞愧地不知该说些什么,-我……我是因为……——

逗你玩玩而已,别紧张成这样-他浅浅地笑说,仿佛深谙她的心事-

谢谢你救了我,我一直忘了问你的大名——

在下姓苗,名天擎-他留下的是他生父的姓氏-

苗天擎……我记得了。但我现在有要事得赶紧离开,你能留个电话或地址给我吗?好让我改日亲自登门谢。对了,你还有件衣服在我呢!-她拿下背包,打算拿出纸和笔-

别忙,其实我住得并不远,就在下一条巷子,有空欢迎来坐。"那株房?l是苗天擎最近才买下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近她-

原来你住那么近,可是-她仔细看了看他一身高级穿着和打扮,实在无法相信他会住在这么贫民化的地方。

苗天挚撇唇一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其实,我也是刚搬来这里,而且,我也很喜欢和你们当邻居,感觉很真切诚实,不像一些贵族社区虽然住得高级,但是谁也不关心谁,自扫门前雪的的处事方式我不太能苟同——

哦!原来如此……-蒋芬觉得他真的满不一样,跟他聊天的感觉也很好,可是,她不能再留下了,-不好意思,我得赶去医院——

等等,你不舒服吗?-他喊住她,故意这么问-

不是我,是我父亲。他才刚动完手术,我得赶去照顾他-

他又关心的问道:-需不需要我送你?——

不用了,他就在齐阳医院,我搭公车,几站就到——

还真巧,我有个好朋友就是那里的院长,干脆我带你去,也好跟他打个招呼-他不由分说他便拉着蒋芬的手,直迈向巷外的轿车内。

等上了路,他才说:-今尊手术的情形还可以吧?——

今天是第三天了,医生说他已脱离险境了-她轻轻说着,却无法忽略在这小小的空间内吸入鼻间的都是他身上的那股男人味,令她感到有点不自在-

那就好,我看你脸色不太好,照顾你父亲一定很辛苦吧?需不需要请个看护?-苗天擎看了看她问道。

蒋芬急忙回绝,-不要不要,我能应付得来,-

这时候她连开刀的费用都拿不出来,哪还有钱请看护呢?

苗天擎潇洒地以一只手掌控着方向盘,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一脸的愁苦,-为钱烦恼是吗?-

她的俏脸瞬间褪了颜色,双手交拧,虽说她真有困难,但也不习惯在外人面前表达自己的弱点-不……不是-

苗天擎依旧噙着笑,温柔的眸子直凝注在她苍白的俏脸上,-如果有需要,尽管开口,别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