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节 荣誉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国卿院的命令很明确,顺军已经投降并答应无害地离开中国,因此所有的敌意行为都是禁止的,国卿院不愿意再死人了,缪首辅也不愿意政府再为冲突付出政治和经济上的代价。奉命监视顺军的齐军因此被剥夺了主动攻击的自由,只能监视性地尾随顺军。

杭州,一向不问政事的执政王也罕见地询问起了军队对国卿院这个命令的反应。

“士兵们听说战争结束后欢声雷动……”派去宣读命令的官员亲自赶到杭州向执政王报告,士兵们听说战争已经结束后都非常兴奋,毕竟没有人想死在胜利前夜,不过高级将领对此多有不豫之色,他们大都认为国卿院过于软弱,即使是贺飞虎这样忠于卿院的铁杆将领,也有失去了即将到手的荣誉之感。

“不过贺将军他们都保证会执行卿院的命令。”官员向执政王保证道,为了保证顺利把许平他们送走,缪首辅给军队中派去了好几个特使。

“那就好。”黄石满意地点点头,向官员表示了感谢并派人送他离开齐王府,黄乃明曾经给他来信,私下质疑国卿院的招降条件,在黄乃明看来,全歼顺军不但能震慑北方诸省,还能耀武扬威提高齐王的威信。

“提升朝廷的威信。”黄石轻叹一声,他在回信中让儿子一定要严格执行国卿院的决议,声称只有首辅和议院的意志得到不折不扣的执行才是维护朝廷威信的最好方法。不过黄石也知道,被武将环绕的儿子恐怕会对自己的命令有很多不解之处。

“等他回来再好好给他说明吧。”由于距离上的间隔,黄石知道自己无法排除那些武将施加给儿子的影响。齐王的目光扫到了放在书房后的那柄剑上,并停留在了上面——这是他从北京带到福建的。黄石走过去,轻轻抚摸着剑柄,在离开北京的那一天,贺宝刀也曾对他说过类似的话。

……

“黄石,我不会放你走的,事关朝廷的威信。”贺宝刀一边说着,一边将佩剑抽出了鞘,寒光和杀气顿时充盈在整间书房内,冷冷地望着黄石,嘴角还带着一丝嘲讽:“除非你手里这把剑其实是杆火铳,否则还是不要徒劳了吧。”

……

昨天,在齐世子的济南大营。

“殿下,”包将军怒形于色地对黄乃明说道:“贼人拒绝归还我们的营旗!”

根据卿院和顺军达成的协议,顺军可以保留他们的旗帜,因此许平不但不把近卫营的鹰旗交出,更拒绝了前新军军官讨要那些被缴获的新军军旗的要求,理由就是那些新军营旗已经是顺军的队旗。

“嗯。”和大部分将领一样,黄乃明对不能彻底消灭顺军也感到有些遗憾,认为这协议夺去了军方向顺军报仇的机会。不过黄乃明有来自父亲和卿院的压力,许平也一直严格遵守卿院的安排,从来没有脱离卿院制定的路线,这让他无法支持将领们制造摩擦的要求。

“既然是投降,就应该交出所有的旗帜和武器,就算王上宽宏大量,给他们留下打野人的家伙,那至少也应该把旗帜都交出来证明他们确实臣服了。”将领们一个个都义愤填膺,大呼小叫着:“旗帜是用来指挥作战的装备,许平不交就是贼心不死,还想着伺机脱逃,流窜中原!”

黄乃明不置可否地看了一眼边上沉默的内阁特使,在心里把父亲的命令、将领们的意愿和国卿的协议反复权衡:“相比桀骜不驯的议院,将领们的支持对我们黄家的天下更重要吧?父亲对议院一概妥协,也未必能满足他们,反倒会让将领们失望。”

想到这里黄乃明又望向不远处的贺飞虎,这位和他的部下都是卿院的支持者,斟酌着对内阁特使说道:“内阁怎么看此事?我们讨还军旗也不妥吗?”

特使犹豫了一下,内阁给他的任务就是阻止一切可能导致大规模流血的冲突,内阁再也不想看见报纸上出现长长的阵亡将士名单了,战火重起无论胜败都会导致执政党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不过若是无条件的压制军方所有的要求,特使又担心会刺激他们做出更不理智的行动,他没有立刻回答齐世子的问题,而是向贺飞虎求助:“贺将军认为呢?军旗算是具有威胁的军事装备吗?”

相比许平手中的燧发枪、刺刀和大炮,旗帜怎么也算不上最有威胁的军事装备,不过贺飞虎并没有这么回答特使,而是淡淡地答道:“如果没有了旗帜,确实会造成指挥上的不便,对闯贼的士气也有极大的打击。”

贺飞虎并没有忘记顺军的杀父之仇,齐王的嘱托和卿院的利益让他无法向许平讨还血债,但如果能羞辱一下对方贺飞虎也是乐观其成。再说只要自己和内阁的特使联手,贺飞虎也有信心把冲突控制在很小的范围内,不至于引起大规模的流血——只要不战火重燃贺飞虎觉得对自己和背后的内阁、卿院就没有大得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