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十 情中淫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卷三十 情中婬

童子成人

《二酉委谭》:沙头镇有个童子,年龄未满十岁,其陰茎忽然猛长,多毛,如同巨人的陰茎一样。这童子从此像是懂得干男女之事。渐渐地,他的颔下也长起胡须来,全身长毛;并时常躺着作交媾情状,遗精溢于地下。不久,这个早熟的童子便夭折了。

刃杀公主

《后汉书·班超传》:班超的长子名叫班雄。班雄的儿子班始,尚清河孝王之女陰城公主为妻。公主乃是孝顺皇帝的姑姑,骄贵婬乱,竟与宠男在帷幔中胡搞,而召班始进来,命其爬伏在床下。班始积怒很深。永建五年(公元年),班始终于忍无可忍,拔刀杀死了其妻陰城公主。孝顺皇帝大怒,下令腰斩班始。班始的同母兄弟也都被弃市。

杀子报

《仙斋客谭》:方山百姓中,有人外出经商,其妻在家与人私通。其子年方九岁,半夜醒来,忽觉肩旁睡有一个男人。

儿子便询问母亲说:“父亲回来了吗?”其母对此问话大为不满,并且告诫儿子道:“如果你胆敢泄露这件事,我将你千刀万剐!”

第二天一早,儿子到小学去读书,直到中午也不敢回家吃饭,并一直饿到日暮时分。老师再三追问,他才诉说昨晚之事及母亲的恐吓语。老师强送他回家,一直送到门口才转身。

次日,那个儿子没有上学。老师来到家门口呼喊,其母出厂回答说:“昨天我儿就没回家,我正要向老师要儿子呢!您为何把他藏起来?”老师明白其中的隐情,于是把那儿子昨天诉说的话告诉给大伙儿,并一同将此事上诉到县衙。县令不相信有这等事,于是督促那老师找出那失踪之子。

老师从县衙回家,率众邻居登上那个儿子母亲所住的楼屋,四处搜寻,什么也没找到。刚要下楼,只下了数级阶梯,就一眼瞥见那妇人床下放着两口瓦瓮;还闻到逼人的血腥气味。取出瓦瓮,揭开一看,果然是那个儿子的碎尸肉。这桩案情于是大白于天下。和那母亲私通的男人听到风声,逃往杭州护国院做和尚,后被抓获送回本县就法。奸夫婬妇一同伏罪。

这是清代康熙十八年(公元年)发生的事。

帝王秽迹

《金壶浪墨》:唐太宗纳弟媳为妃,唐高宗接收父亲的姬妾享用,唐玄宗抢夺儿子的妃子占为己有。宫闱风气不正,早已为千古所耻笑。但更有荒婬无道的奇丑之事:北燕刘守光、前赵刘粲,与母辈婬乱;宋废帝纳姑姑为妾,与姐姐私通;北魏孝武帝堂妹,有三人不出嫁;后梁朱温的儿媳,有八人经常去侍候公公,婬乱不堪;闽王延均立父亲的婢女陈金凤为王后,而延均的儿子王昶竟立父婢李春燕为皇后;金主完颜亮,杀害宗族亲戚共一百五十多人,全部霸占他们的妻子,那些堂姐堂妹也不能幸免于他的婬威。婬乱到如此地步,暗无天日,世上怎能见到光明啊!若说到北齐高洋,命妇在他面前婬乱交靖,供他观看取乐;南汉刘玢,观看男女裸体相逐以为乐;刘玢之弟刘晟,竟杀害兄弟有十二人之多,将他们的女儿全都纳进后宫,供他婬乐。这都是些禽兽不如的行为,简直不值得白费口舌地去指责它。

田民姑

《曲周县志》:田氏嫁给董某为妻。其夫年幼而且痴愚,衣食之外,一无所知。婆婆年已四十岁,生性婬荡悍恶,与仆人私通;她竟想也拉田氏下水,每与仆人一块饮酒之时,必让田氏暖酒服侍,喝醉后则公然婬亵交媾起来,故意让田氏观看丑状。田氏急走回避,那婬婆竟伙同仆人绑住田氏的手脚,让仆人強姦,终因田氏挣扎而难以奸污。二人大怒,一齐操刀杀害了田氏。这件事被人告发到官府。最后,那仆人被凌迟处死,那婬婆被棍杖打杀,落得个死有余辜。

生人婬死尸

《晋书·平原王幹传》:司马幹的爱妾死后,收敛装进棺材内,往往不让钉住棺盖。司马幹命人将棺材放在屋后的空房中,过几天便要打开看看,有时还将尸体弄出来婬污一通。一直要等到那爱妾的尸体腐坏后才埋葬。

西洋椅

《啸亭杂录》:清代雍正年间,某宗室家有把西洋椅。如发现街上大路上走过少女,那宗室便立即将其抢回家,强迫少女坐在西洋椅上,任意奸亏。那少女被机关制住,一点也动转不得。又有某公爵,強姦家中的婢女,婢女不顺从,他便将鸡蛋塞人那婢女的陰户,将其折磨而死。乾隆年间,某驸马,家室巨富,曾強姦婢女不从,就命人剥光那婢女的衣服,将她扔到雪地里冻僵而死。这个驸马家打死的婢女数不胜数,其尸体都是从墙洞中扔出去的,那些婢女的父母也难以追究。后来,那个驸马终因得肺病,不治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