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 情中通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卷二十 情中通

莺肠寸断

《玉堂闲话》:某人抓了个小黄莺,把它养在笼子里。抚育它的雌雄黄鸾不断地飞来飞去,终夜终日在笼外哀鸣,不吃不喝。某人把小黄莺放在笼子外,它们就来哺育它,即使人在面前,它们也不害怕。忽然有一天,某人没放小黄莺出笼,那雌雄黄莺环绕着笼子鸣叫,却无孔可入。最后,一只黄莺飞入火中,另一只触笼而死,剖开一看,它的肠子断了一截一截的。

马诉主冤

《嘉定县志》:真如的姚某,心狠手辣,常和他的同母异父弟弟陆某闹矛盾。陆某为管粮官,每天晚上都乘马从县城回家。一天,姚某等候在他回家必经之路,见四下无人,就埋伏在桥下。陆某的坐骑走到桥边,好像略有觉察,说什么也不肯往前走。陆某用鞭子使劲抽打它,它才往前迈步。刚走了没多远,陆某就被杀死了。

当天晚上,月色昏暗,桥上桥下幽寂无声,没有人知道陆某是怎样死于非命的。但是,他的马逃回了家,对着陆妻惊叫不已,好像有什么话要诉说。陆妻猜想丈夫肯定遇到横祸,便拿着灯跟着来到了桥下。一看,丈夫果然死了。陆妻悲哀地对马说:“我的丈夫虽然死了,但凶手还没捉到,怎能报仇雪恨!

”马听了她的话,就往前走,来到姚某的家门口,就用头撞门,姚某一露头,它就又咬又踢。陆妻把他拽到官府,向官吏叙述马的情状,一审姚某,供认不讳,遂把他斩首,弃尸街头。

寡女丝

贾子《说林》:蚕最巧于作茧,往往遇物成形。有位寡女独宿,靠在枕头上夜不成寐,就暗中从墙沿中看邻家的蚕在蚕箔上作茧。第二天一看,这些茧都有些像她。虽然眉目不大清楚,但远远望去,隐然一位愁女子。东汉的蔡邕见到这些茧后,用重金把它买下,用它缫丝作弦,弹它时,发出的是忧愁哀怨之声。有人问蔡邕的女儿蔡琰:“这琴弦是用什么做的,怎么发出这种哀怨的声音?”蔡琰说:“这是寡女丝。”闻者莫不掉泪。

雁四则

《定兴县志》:明神宗万历初年,北郭有个叫崔伯通的人,他很喜欢鸟。家中养着一只雁,刚养了一年多,这雁就颇驯服。

忽然有一天,有只鹰离群飞了下来,飞到雁的身边,与雁交颈哀鸣,如泣如诉。有人来了,也不惊不怕,连食也顾不上吃。

就这洋相持了两昼夜,双双死去。见此情形的人,莫不欷歔泣下。

《梅磵诗话》:金人元好问到中原并州赶考,路上碰到一位猎人,抓获了两只雁,其中一只已经被杀死了,另一只虽然脱网而出,但却悲哀地鸣叫着不肯离去,最后竟撞地而死。元好问深为烈雁的情谊所感动,便拿出钱来买下了这两只死雁,把它们葬在分水旁,还垒石为墓,称之为“雁丘”。并有感而发,作了一首《摸鱼儿》词,词云: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烟平楚。招魂楚此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地炉,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騷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与元好问同行的杨正卿、李仁卿等也俱作《摸鱼儿》词。

李仁卿的《摸鱼儿》词云:

雁双双,正分汾水。回头生死殊路,天长地久相思债。何以眼前俱去,摧劲羽倘万一,幽幕却有重复处。诗翁感遇,把江北江南,风嘹月唳,并付一丘土。仍为汝,小草幽兰丽句,声声字字酸楚。桐江秋景今何在?草木欲迷堤树。露魂苦,算犹胜,王嫱青冢真娘墓,凭谁说与。对鸟道长空龙艘古渡,马上泪如雨。

《长治县志》:宗室振庵买了一只雁,羽毛差不多落光了,呜叫的声音也极其悲哀。振庵很怜悯它,就喂它饮食。不久,雁的羽毛又全长出来了。一天,天上忽然飞来一只雁,与地上的雁呼应着呜叫,声音又急促又凄凉。振庵猜出它们是雌雄雁,便把它买的那只放掉了,让它去和它的伴侣团聚。两雁比翼和鸣,徘徊良久才离开振庵的家。

第二年,两只雁又来了,环绕着振庵的院子飞翔呜叫,好像是来报告主人,让他知道它们来看他了。雁是禽类,尚知道知恩报德,不忘旧主,世上那些背弃故主,知恩不报的人,见此情形,难道不觉得羞愧吗?

《续文献通考》:某地有人养了一只雌雁,他把这雁的翅膀缚住,放在沙土中,来引诱别的雁。这一招还真灵,雁子们听到雌雁的哀鸣声,纷纷飞来探看,养雁者就趁机抓住了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