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二 情中媒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卷十二 情中媒

纤手诗

《雪涛集》:沈彦博年轻时,曾拉着邻家的一位少女的手调戏她。为此,少女的父亲诉讼到官府。县令问他:“你能做诗吗?”沈彦博答道:“能。”遂让他为少女的手题诗。彦博随声吟道:曾向花丛拣俏枝,宛如春笋露参差。

金钗欲溜撩轻鬓,宝镜重临淡扫眉。

双送秋千扶索处,半掀罗袖赌阄时。

绿窗独抚丝桐操,无限春愁下指迟。

县令见诗,大为赞赏,劝少女的父亲把女儿嫁给彦博。第二年彦博科举及第。

小师妓赐王景

《宋书·王景传》:王景逃到了晋国,他的妻子被杀,两个孩子因为逃跑了才幸免于难。晋国皇帝很厚待他,赐给他数以万计的金银。曾问王景想要什么,王景回答说:“臣自从来到晋国,深受皇恩,实在没什么想要的。”皇帝一再追问,王景才叩首拜了两拜说:“先前我为士卒时,曾背着胡床随队长到处征战,多次路过官妓侯小师家,我特别喜欢她。现在我的妻子被杀,如果能得到小师为妻,就心满意足了。”皇帝大笑,即把小师赐给王景。王景十分宠爱她,封她为楚国夫人。侯小师尝偷窃了王景数百两黄金,送给她的旧情人,王景知道后也不责备她。

京口倡

《虎荟》:韩世忠的夫人,原是京口镇的歌妓。她曾于五更时分人府庆贺新年,见一只虎蹲卧在檐廊间,很害怕,便快步走出来,没敢言声。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些人,再去看,竟是一个睡觉的士兵。踢起他来一问,名叫韩世忠。娼妓心中很诧异,便把这事告诉了她的母亲,母亲遂摆酒席邀请韩世忠,并将女儿许配给他,两人结为伉俪。韩世忠后来果然大富大忠,封其妻子为两国夫人。

以妓饵父

《山斋客谈》:吴兴农村有个老翁,粮食颇多,他拿出价值千金的蚕丝让儿子到金陵去卖。儿子到了金陵,因贪恋一位妓女,久久不肯归乡。老翁知道后,便亲自来金陵妓馆寻找儿子。妓馆的人说:“你儿子是在这里,只是现在出去游玩了,你稍等一会儿。”老翁一直等到晚上,儿子也没回来。妓馆的人给了他一点粗食吃,并让他住在外室。第二天,他的儿子还没回来。到了第三天,天色将晚,一位老太婆出来说:“你等得很久了,别光坐着苦等,何不进去看看花呢?”老翁欣然随之走了进去,来到中堂,只见湘帘翠幌,清池小山,花木掩映于朱栏闪,座上香烟袅袅上升。一位年轻美貌的妓女,浓妆向前拜见,并引他来到一处幽静的房内,给他端来一杯醇美的酒,再以美味珍肴款待。老翁不觉陶然倾醉,即与她寻欢作乐,直到太陽落山,才从床上爬起。妓女又为他准备了饮食,而他的儿子这时也到了。父子相见,默然无语。吃完饭,儿子请求回家,老翁思忖好久才说:“你何不先回,我还要收稻谷债,收完了就回去。”老翁便自己留在妓馆一个多月,金钱耗尽,才孑身而归。

逾墙搂处子

《诚斋杂记》:马光祖治理京师之时,不畏贵戚豪强,法庭上没有诉讼案。有位读书人跳墙人室奸婬人家的女儿,事情败露后,对簿于公堂,光祖下令当厅面试,遂出《逾墙搂处子》诗题,让那位读书人作诗。读书人提笔写道:花柳平生债,风流一段愁。

逾墙乘兴下,处子有心搂。

谢砌应潜越,韩香计暗偷。

有情还爱欲,无语强娇羞。

不负秦楼约,安知汉狱囚。

玉颜丽如此,何用读书求。

马光祖看了他写的诗,判道:

多情爱,还了半生花柳债。好个檀郎,室女为妻也不妨。

杰才高作,聊赠青蚨三百索。烛影摇红,记取媒人是马公。

犯了強姦罪的读书人,竟能免罪,反因此而获得佳偶。这就是马光祖以礼待士!

方媪择婿

《西溪丛话》:方媪,是方昌的妻子。方昌活着的时候,她随丈夫做买卖,积攒了一百多斤金子。她仅生了一个女儿,女儿将要成年时,方媪暗中设置了一个选择女婿的方法:专门收购布匹,来卖布的都有定价,但在这定价之外,方媪总是多给他五六文,这些人拿了钱就走,没有一人还回来。一天,又有一个小伙子挟着布来卖,方媪照旧多给了他几文,小伙子数了两遍说:“您给错了。”把余钱还给了方媪。过了几天,小伙子又来了,方媪拿银子买了他的布,并多给了一钱。小伙子要来称,一称,见多了一钱,便又说:“您给错了。”又把多给的银子还给了方媪。方媪假装高兴地说:“年轻人的心真好,难得难得,请喝一杯酒再走。”小伙子推辞说:“我不能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