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莫司傲回到傲丰堡时已值黄昏,齐友湟及庹强都寸步不离大厅地等待著他,他们都想知道江纯纯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只是莫司傲自从回堡后,就面色凝重的不曾开过口,齐友湟与庹强也都识相的不追问,就等著他自动发言。

「齐叔,过去我在黑店的那段时间里,可曾得罪过弓武殿堂?」

他突如其来的一问,也让齐友湟愕愣住!小莫怎会突然间起弓武殿堂?

这个江湖上扑朔迷离的一个教派。

「没有,自从你来到黑店后一直都平安无事,也从未见人上门寻仇。」

齐友湟眼带疑虑,他虽未语,但莫司傲也察看得出他极欲想理清这一头雾水,因此主动回答,「江纯纯幕后主使者就是他们。」

「这是怎么回事?」齐友湟果真按捺不住心底渴望得知的念头,急急追问。

「说实在的,我心里也没谱。」在莫司傲平淡的语调中听不出他内心的焦躁,其实他比齐友湟还急著了解其中内幕。

可惜那个小杏什么都不清楚,他也只好先回堡,将整件事好好的琢磨琢磨。心想,应该可从齐叔那儿得到一些蛛丝马迹的线索,无奈依然还是落了个空。

弓武殿堂绝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找他麻烦,看来这整件事并不单纯,还得追溯以往……或许十年前那天所发生的事才是一切问题所在。

「哦,我懂了。你怀疑弓武殿堂与十年前你家那场灭门血案有关?」江湖路走多的齐友湟,立即猜测道。

「没错,否则他们没理由找我麻烦。」莫司傲啐了声道。

「麻烦?」这倒让齐友湟想起小莫此去赴约的目的。「江纯纯找你去谈了些什么?瞧你眉宇深锁的,一定带回来了什么坏消息。」

莫司傲没说出口,他事先前后瞻望了下,奇怪,他怎么找不到水胭的身影,若是平日,她早就冲进他怀里,今天竟然到现在还下出现!

「胭儿呢?」掩不住心中的焦虑,他迫切地问出口。

「去看赵爷爷了。」齐友湟凝神望著他,臆测著他到底隐瞒了些什么?

莫司傲似乎也松了口气,「她不在也好,我担心她听了会受不了。」

江纯纯逼他娶她,虽然在她面前他表现的非常镇定,但实际上他又有什么法子可想呢?

义父在她手中是不争的事实,他又有什么筹码好与她谈判的,只是要他娶她——混帐,想了就恶心又不甘!

下个月初三。要命!只剩下不过十天了。

不行,他得想办法,无论如何得想办法在十天内救出义父。

齐友湟见他的表情忽明忽暗地,彷佛纠葛著许多愁困于心中,捺不下这焚身的着急,他不禁问出:「怎么了?到底江纯纯说了些什么?」

莫司傲深吸了一道冷空气,咬牙说著:「她要我娶她。」

「什么?她掳走萧堡主,就只为了圆一个嫁给你的梦想?不可能,弓武殿堂不可能为了江纯纯这无聊的梦想费那么大功夫。」

齐友湟深感不可思议,这其中必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在。

「我也是这么认为,只可惜那两个女人不给谈判的机会。」莫司傲无奈地喟叹一声。她们两个一问三不知,更遑论要得知内幕了。

齐友湟惊慌地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傲,娶她吗?」

一道深沉急促的呼吸声由不远处的门后传来,那颤抖的气流虽微乎其微,但仍逃不过莫司傲犀利敏锐的耳力。

「谁?」

一抹浅绿的身影从门后缓缓走出,那人儿双唇微颤,点点水气沾上眼睫,轻扇之下,它落上了白皙的脸庞,却抖不掉一脸的愁。

她听错了是吧!一定是自己听错了!莫哥哥不会弃她于不顾的。

「胭儿!」

该死,她听见了是吧!瞧她脸上抹愁、眸里带忧,明明就把他当成了一个负心的男人!

不,他不是的!

莫司傲迈出矫健的脚步走向她,却被她制止了,「不要,别过来。」

「胭儿?」他煞住了脚步,两眼无奈的看著她。

「告诉我,你是不是要娶她?」由她干涩的喉间硬问出这几个字,却早已飘浮走了调。

「胭儿……」

「别过来,也别敷衍我,我只想知道答案。」见莫司傲有所行动,她急急的后退了一步,不小心后脑勺撞上了门板;莫司傲心疼的想过去紧紧的搂住她,却因她的坚持而忍下了。

「我……我不知道。」的确,此刻他满脑子杂乱无章,根本尚未想出应对之策,救义父之事又迫在眉睫,他的确无法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胭儿,别这样……」齐友湟看不下去,想开口劝说。

「不要过来!让我一个人静静。」水胭不解,为何太轻易付出了感情,得到的总是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