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月色冷凝、萤火迷离。傲丰堡的夜晚显得肃穆深飒,萧萧夜风划过枝桠,反应出瑟瑟的凉意。

水胭做完最后一件清洁工作,已感到满身酸疼不已。虽说北晨堡只不过是傲丰堡的一部份,但偌大的北厅与花园就够她整理个大半天,再加上一些琐碎的杂事,已足以将她忙得团团转,就快撑不下去了。

再加上其他小仆见她是新人,大多老油条的将工作都分派给她,这让她做起事来更觉吃力。

毕竟她是个女孩儿,体力有限,若不是莫司傲这个名字一直支撑著她完成所有工作,她也许早就垮在那儿了。

提起水桶,透著月影,她来到中庭,准备将手上的清洁工具摆进中庭旁的工具房中,好将第一天的工作进度画下一个完美的句点。

突地,她锁住了脚步,朦胧中,她竟瞧见凉亭内似乎有人坐在那儿!由他的背影可显现出那人的孤独沧桑。

信步走近那人,水胭骤然停下了脚步,因为她认出了他!

莫司傲!

「谁?」硬冷的嗓音滑过天际,飘至水胭耳中,她的脚顿时像打了结似的进退两难,踌躇间他的声音再度响起,「是谁在那儿鬼鬼祟祟的?」

水胭闭上眼,调整了下心律,慢慢地开口道:「是我,齐水胭。」

她特地强调齐水胭这三个字,看他是何反应?如果他是莫哥哥,即使她长相变了,他也铁定不会忘了她的名字才是。

「你打扰到我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的语气是十足十的在赶她走。

水胭十指交拧著,她痛苦不已,原来他真的不是莫哥哥,要不就是他心里还埋怨著她的刁蛮,当初若不是她使性子,莫哥哥也不会掉进狭谷内被水冲走。

「对不起。」她拎著水桶想闪进工具房,哽咽的嗓音已泄漏了她的心思,她分明在哭呀!

「等等。」当她越过他的身边,冷冽的音调再次扬起。在此僵滞低迷的气氛中水胭不敢回头,只是呐呐地站在原地。

最后她生气了,凭他是少堡主就能这样对她颐指气使的吗?于是她硬著声道:「少堡主,我要休息了。」

莫司傲扬起一道眉,淡淡扯开唇道:「你累坏了是不是?」

水胭微愣,对这八竿子打不著边的一句话找不出应对之词,他怎么突然这么说呢?她又该怎么回答?

累了吗?她的确是累坏了。

「我是累了,不仅身体累,心更累。」她老实说。

「既然咱们傲丰堡的杂务让你嫌烦,你何必待下?」莫司傲不以为意的说著,他心里清楚的很,虽然傲丰堡的银子不好赚,但只要你有本领赚到手,那可是一笔优渥的收入呀!

「我——」我是为了你呀!水胭在心底呐喊著。

「说不出来了吧!所以少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人的心里总是离不开一个贪字,你心里没这个字就不会自愿在这儿受苦了。」

他鄙夷不屑的口气令水胭感到心寒,她转身面对他,「这么说,你也是人,当然也离不开这个字罗?」

莫司傲紧蹙眉峰,非常诧异於他的回答,更欣赏他的胆识;他渐渐敛去疑虑,换上一张放肆狂笑的脸,「死过一次了,还算是人吗?」

不自觉地,他抚上了脸上的那道疤痕,水胭的目光也跟著他的手,盯住那个令他引以为耻的地方。

「闭上你的眼!」虽是在夜晚,即使是暗无月色的时候,只要有人的眼光向他瞟来,他总是误以为他们是针对他脸上的缺陷而来。

他并非在意外表,而是这道疤痕让他忆及了自己是个没有过去,不知真实姓名的人,一个真真切切的废人!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死过一次!这么说他的确是莫哥哥罗!他只是心里还有恨,所以不愿认她、面对她罢了。

「我——」莫司傲懊恼的一拳击在凉亭圆柱上,气自己怎么每次面对这男厮就开始语无伦次。过去,他从不会如此的呀!

「我想一个人静静。」他挪开脸,又继续闭目养神。

水胭意会得出这是他有意的逃避,既然他不愿再多说,她也不想碍著他了。在过去,莫哥哥从不曾对她这么冷漠,为何现在的他变了呢?

除了那道疤痕,那张脸明明就是他,她不会认错的!难道就是因为这道伤疤,所以他恨她,不愿与她相认?

唉,往事不堪回首,这道藩篱还需要耗上许多时间才能破除吧!

「莫哥哥,不要恨我。」她轻声嗫嚅著。

「你说什么?」

她说的虽有如蚊鸣般,但并未逃过武功内力已臻一定境界的莫司傲的耳力。

「啊——我没说什么呀!」他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可怕了?

「不,你明明有说话。」莫司傲一个箭步即立城水胭面前,害她战栗地站不住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