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秋高气爽。

不过天黑了看不见高,太干了也感觉不到爽。

程博衍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就这感受,就是太干了,脸上干,鼻子干,嗓子眼儿也干。

带着寒意的风吹过来的时候都觉得这风是裂出一道道口子的。

他坐到车里拿了瓶喷雾出来冲脸上喷了喷。

这玩意儿是项西买的,让他没事儿就喷喷,能不干得太难受。

看了看时间,九点多了,开车到云水差不多正好能接上项西去吃个宵夜。

车开出去能有十分钟之后他才想起来今天项西不在云水。

程博衍啧了一声,把车掉了个头。

现在这抢手货每周跑三个茶庄,打开本市地图,基本是个正三角,从哪儿去哪儿都得跑一大圈,要不是每周要留出时间去拍照,项西还有计划把这个正三角发展成五角星,反正现在程博衍快能把全市的地图都跑熟了。

今天这茶庄叫云上人家,听着其实更像个高级农家乐,不过这个去年才开的茶庄目前是市里最大的了。

五年前的程博衍也想像过有一天项西会成为一个抢手的茶道小师父,只是没想过会这么快。

前几天跟已经隐退的陆老头喝茶聊天时,陆老头儿还一脸感慨地说:“就知道这孩子跟别人不一样,早晚能走出自己的道儿来。”

程博衍走进云上人家的时候项西的表演还没结束,服务员带着他到了平时常坐的那张桌子。

云上人家喝茶的场子跟别的茶庄布置不太一样,虽然也是室内,但空间大得惊人,老板很大手笔的把山石流水都摆进了室内。

每张桌子都能看到项西,但桌与桌之间都有小假山或者是绿植,即不相互打扰,也不会觉得孤身一人,加上玻璃的屋顶,晚上要是天儿好,一抬头能看到星星月亮,还挺有意境。

项西穿着件蓝色的褂子一条黑色的裤子坐在茶桌后,看到他进来,勾了勾嘴角。

程博衍冲他笑了笑,喝了口茶。

项西只有在这儿的时候才这么穿,老板要求的,平时在别地儿都是普通打扮,T恤休闲裤之类的。

程博衍感觉这老板品味挺特别,别人穿这么一身没准儿挺有玩茶的感觉,但项西穿上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程博衍老觉得他像个武师,特别是有时候泡茶泡愉快了,腿一曲往椅子上一踩,胳膊再往膝盖上一架,感觉下一秒就能打起来。

但不少客人还就吃这一套,江湖范儿,还不是大侠那挂的,得往魔教那边儿靠。

胡海还特能配合,躲假山后边儿跟个隐世高人似的,弹的全是特江湖的曲子。

程博衍坐在桌前慢慢喝着茶,半小时之后,项西收了架式,把桌上的茶具整了整,站起来一转身就走出了屋子。

胡海的琴声也跟着低了下去,慢慢地消失了。

留下一屋子似乎还没喝够的客人。

程博衍跟着出了屋子,进了旁边的休息室。

“去吃烧烤吧,烤鱼?”项西换回了T恤牛仔裤,套上外套,“或者去师父那儿让我哥给做点儿什么。”

“我明天有手术,过去一聊又半夜了。”程博衍说。

“那烤鱼吧,”项西背上包,“烤鱼。”

“烤鱼……”程博衍有些犹豫。

“是要说鱼都是不新鲜的死鱼?”项西笑了起来,“我们去老六那儿吃,他家不都是现杀的活鱼么。”

程博衍叹了口气没再说话,他其实是想说烤鱼太不健康应该少吃。

“要不我回去做点儿吃的?”项西回过头看着他。

“烤鱼!”程博衍一搂他肩膀推着他往外走,“就烤鱼了!”

胡海做菜一流,教人做菜也超级有耐心,有时候程博衍觉得他要去办个班,能带出不少大厨来。

但大概是项西出生的时候根本没有厨艺这个选项,技能点再多也没地儿可加,总之这么些年他没事儿就跟胡海在厨房里丁丁当当,至今也没能做出一道跟他做菜的架式成正比的菜来。

“你的追随者在外面。”他俩出休息室的时候胡海走进来说了一句。

追随者是三个小姑娘,估计是学生,两个月前来喝过一次茶之后就开始了跟着项西在不同茶庄之间的征程,只要是晚上,次次不落地全都来。

一般就是等着他走的时候打个招呼,说声晚安什么的。

“又来了?”程博衍愣了愣,拉了项西一把,“过会儿再走呗。”

“我不出去她们能走?”项西满不在乎地说。

一转出走廊,果然在一个假山旁边看到了那三个小姑娘。

“走啦。”一个小姑娘笑着跟项西打了个招呼。

“嗯,”项西笑着点点头,“赶紧回吧,今儿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