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三十章1

一夜之间,红枫湖山梁上的那棵谷川和枫妹当年手植的枫王,巨大的树冠如一团燃烧的火,红灿灿的一片。

二十多年,枫王在孤寂的岁月里,从未挂过一片红叶。突然间满树叶红,令人无不为之称奇。老人家这样说,孩子们也这样说。

也许是忍耐已久的释放。也许是压抑多年的倾泻。枫王绽放得肆无忌惮、随心所欲。五彩斑斓的红叶,像彩蝶舞动,如绮云彩霞,喧嚣着,欢腾着,尽显璀璨。连澄净的天空,也随之泛起了红晕。

枫王是众多枫树种类中最为名贵的五彩枫。它的树叶呈三角鹅状,色彩艳丽。阵阵耿风中,红叶似五彩飞蝶,飞舞在红云之中。更有山间祥光环绕,恍若仙境。

仿佛是得到了枫王的引领,红枫湖连绵山峦,万绿丛中泛起点点红色。那一处处点缀的红枫,把环绕的浓绿衬托得更加郁郁葱葱,把整个山野渲染得更加绚丽。

清晨,谷川来向枫王辞行。

站在枫王前,谷川神情肃然,心里五味杂陈。马上就要离开了,任重而道远。何时再回故乡,再见红枫?老实说,路途迢迢,不知归期。

记得少年时代,羊倌谷三坐在山坡上,读一本残破的《西厢记》,被书中优美诗句所吸引,大半天沉迷在书里的诗情画意之中。几十年间,书中许多句子都被光阴埋没,唯独“晓来谁染枫林醉,总是离人泪”两句诗,至今铭记不忘。或许,是太欣赏诗中描绘的画面的缘故吧,谷川想。

古代诗人吟唱的枫叶,大多在他的脑中留下了一种凄清悲凉的色彩。“万里云天看雁风,秋心一点叹飘零,离人更远山依旧,片片红枫书幽情”。古人曾经把枫叶称这为灵枫,又称相思叶。李煜罹故国山河,望断“一重山,两重山”,惟叹“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那些文人骚客咏嗵枫叶,总是蒙上一层感伤情调。有的面对“月落乌啼霜满天”,只能“江枫渔火对愁眠”。他们身处“日暮秋风起,萧萧枫树林”,眼望“汀洲延夕照,枫叶附寒波”,禁不住发出“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的感慨。红叶撩起无限哀怨,令他们伤情。“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飘零”。飘零的红叶,就是一些诗人们坎坷生涯的写照。

长大成人后,谷川认为,其实,满山红叶最是一凹凸不平值得逢场作戏的醉人图画,只不过被那些多愁善感的诗人为之染上了感伤色彩。红叶是美丽的化身,是成熟的标志,是赤子之心的象征。每次,看到满山枫叶红艳,他都会发出“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赞叹!

谷川如是感慨。

谷川的身后,黄畋静悄悄地站在那里。他昨天傍晚出发,奉命赶到红枫湖,接谷川回省里,然后到外省赴任。县里、乡里的领导,卓权、高山泉,还有乡亲们,都知道谷川一定会向枫王告别,又不忍心打扰他。因此,任由他一人独自前去和枫王话别。

谷川发现了黄畋,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谷省长,我刚到。”黄畋走了过来,把一件风衣披在谷川身上。然后,不声不响地把一封信交到他的手上。

谷川拆开信,映入他眼帘的,是那熟悉的隽秀的字体。

谷川:

我选择了静静地离开,在你人生之舟跃过暗礁激流,风帆招展之际。

真的为你高兴,虽然只能默默地把喜悦埋藏在心里,只能远远地以一位微不足道的欣赏者的身份,目送你重返征途,留恋你驰骋的身影。

你也许能够感觉到,你遭遇意外,悄然消失在故乡的崇山峻岭时,我虽然心在滴血,却无以相助。有世俗的原因,更有身单力薄的无奈。我一个弱女子,纵有满腹经纶,也难以相助。

记得有人说过:在满头青丝中,突然出现一根白发时,有人感到惊慌,把它当做感叹和惆怅的事愫;有人更加振作,把它当做必须快马加鞭飞奔疾进的银鞭。你,是后者。

是的,你让我认识了什么是强者。志存高远的人,始终明确的是:大道有直有弯。弯的是弓,直的是弦。

也许,这就是人与人的差距。

在分别的时候,启开一串串绵绵岁月,醇醇的怀念如细雨朦胧,似雪花般的迷离......

如果不踏入政界,依我的年龄,现在应该是收获爱情的季节。早就小鸟伊人地扯着丈夫的衣襟,一马双骑在美丽的草原。饮马在鲜花盛开的绿泉,头枕花枕,看白云掠过,听羌笛悠扬,尽享天地辽阔。轻舟双渡在美丽的大海。泛舟在浪花簇拥的小岛,爷卧在甲板,目送海鸥自由划过天际,听涛声细语,融入蔚蓝的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