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一条蛇蛊,忽然飞进绿蛛身侧,不知怎的一来,竟被打落下去,接着又将一条蚕形恶蛊打落,带着一溜火焰飞坠。

淮彬见大小恶蛊纷纷伤亡,毒蛊神枭刘师婆已如网中之鱼,成擒是早晚间的事,打算习纵过去助阵,但是一想,那蛛的来命,所喷之雾,未必无毒,所以,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回身忽见诸葛异跌坐在地,怀中伏着他外公诸葛风,还有紧接着他的后背,泪光莹莹,满脸忧色,便问道:

“这会工夫,诸葛前辈可好了些么?”

诸葛异道:

“我爷爷身上疼痛已止,虽比先时好些,仍是有些昏迷,好在我们已将脱困,妖妇灭亡在即,只等那位大师回来,想必就不碍事了。”

说时,又听诸葛风呻吟之声,诸葛异愁然道:

“我爷爷当年练过功夫,武功留有根基,换了常人,早巳当时毒发身死,幸得二位灵丹,与蔡姑娘冒险相救,为他拘住毒血,暂时虽难忍痛楚,尚不致死,可是那位大师如不将妖婆娘除去,时候一久,我爷爷不怕……”

淮彬闻言,回看石旁,被幻依制使穴道的妖童,紧闭双目,嘴皮兀自不住乱动,怒喝道:

“你这不知死活的妖孽,到了这时,还敢弄鬼?”越说越有气,走过去照着妖童的脸上,就是一脚。

妖童骤不及防,挨了这一脚,踢得口里“呀”的一声,那白卫透红的小嫩脸蛋,竟被淮彬踢得个皮破血流,牙齿踢落了七八颗。

诸葛异见淮彬动武,犹存投鼠忌器之心,忙奔过来劝阻,自己无及,再看妖童,已然痛昏过去,口角流血,口中似有半截数寸长,金黄的东西在蠕动。

仔细看去,乃是一条天蚕,想是叼在口中,欲出不出之际,吃淮彬这一脚,一震之下,被妖童咬成两段。

渚葛异见妖童身上,仍藏有蚕蛊,知有恶毒作用,心中大惊,忙看爷爷,并无别的徵兆,方在疑虑,忽听女子呼救之声,从屋后传来,听出是玉花姐妹的声音,晓云不待吩咐,转身奔去。

淮彬不甚放心,估量目前的情形,便也从后跟了去。

到了崖洞一看,见玉花和妹妹施展壁唬功,悬身山顶,地上屈伸着一条天蚕恶蛊,虽然断成了两截,那上半截作势往上飞扑,相离她们不过尺许。

晓云上前举网便扑,一下罩住,再以手中虹剑,在网中一转,立即粉碎,榴花喜道:

“真好宝贝,这狠毒的小鬼,今番死也。”

淮彬不解的道:

“我们又没有杀他,怎么会死?”

榴花道:

“我姐妹自从知道师父二次亲来,又识破这小鬼的毒计,冒着大险来送信,就知道小鬼必不会放过我姊妹,他在被擒之后,必定暗将本命蚕神放出,寻打晦气,是以时刻提心吊胆,果然他拼得两败俱伤,施展随影搜形之法,驱遣一条恶蛊,遍搜沙洲,寻到此地,幸好我妹妹方一查觉?立刻呼救,引来两位,将仙本命蚕神斩杀,他这本命蚕神一死,妖童此际绝难活命了。”

晓云此时,对她姊妹的处境,甚为同情,便把外面的情势说了,笑道:

“刘师婆那老妖妇现在已成了网中之鱼,早晚就要伏诛了,走,咱们一同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玉花妹妹总是胆寒,禁不住晓云强劝,也就跟着一同出来了,行至妖童被困之处,人已不见,只剩下一堆血肉,留在地上。

原来这位天蚕童子奉了妖妇刘师婆之命,带了那一篓天蚕,在刘师婆和九罗刹说话之际,他由竹辇后,潜隐身形,偷偷飞往沙洲,摆布毒阵,暗放恶蛊,打算将众人一网打尽。

此时,九天罗刹刚过湖去,众人俱都注意着对湖,谁也没有看出妖妇暗施声东击西的毒计,绕着远道,从后面抄来。

诸葛风虽知盎情,毕竟道行不高,如果明着下手,他还勉强应付,似这等无声无形,隐密防毒的邪法,休说看它不破,就算是看破,也无法防止得了。

也是留在沙洲上的人,不该道此一劫,那天蚕童子因为上一次前来,被人看破,几乎受伤,所以这次潜来,就特别的小心,万一被人发现,就先放出恶蛊抵挡,掩护自己脱身,是以,他一到沙洲,先用本门灵感搜形之法,寻找玉花姐妹,如被寻到,将她害死,以免事及之时,泄漏本门禁忌,殆留后患。

及至到了沙洲,见进行十分顺利,大出意料之外,为以能人就只九天罗刹-个人,其他的人没有什么出奇的,即然没有被发觉,正好从容下手,这沙洲没有多大,玉花姊妹无论藏在何处,均可按图索骥,不怕她们逃上天去。

妖妇刘师婆原嘱他先杀玉花妹妹,他却报仇情急,以为玉花姊妹已是网中之鱼,无足重视,于是,就暗中布施蛊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