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跟着,淮彬和晓云也进来看问,晓云见犹猛伤势仍重,忙向淮彬道:

“彬哥,瞧犹猛这么高大的人,服药少了,恐怕不起效吧!”

淮彬点头从怀里掏出来不少清丹辟毒散,又予犹猛服了,一眼又看到犹猛那石枕莹洁晶明,室外外阳,心中一动,忙道:

“犹姑娘,令弟睡的这个石枕,莫非也是庙中原有的么?”

他这一言未了,犹猛突然大叫一声道:

“我想起来了!”

他这一声暴喊,却把三人吓了一跳。

淮彬忙问道:

“你想起来了什么?这般着急,慢慢的说好了。”

原来犹猛想起一个月前的一件事,那天,他在追捉一只豹子,迫近峰那边乱山从里一条谷中。

道山谷即仄又险,仅能容得一人行去,花豹就跑进这仄谷中,不禁激发了犹猛的性情,就追了进去。

因为犹猛平素常去捉虎豹,顺着山路追去,只要抓住那豹子的后腿或尾巴,抡起往山石上一摔便死,可是这只豹子虽不大,但跑起来比箭还快,犹猛追了一阵没有追上,正想放弃,花豹竟然回过头来,向犹猛攻击?吓得犹猛性起,非得捉住它不可。

于是,就继续追了下去,谁知追到尽头,忽然发现崖壁已然走完,现出一片平地溪涧。

满山遍地皆是繁花,那豹却钻入左侧崖洞之中。

犹猛气恼之下,跟踪也追了进去,那洞口虽然也还高大,但是犹猛却得弯着腰,才能走得进,他方进洞?面前突然出现一个身穿半截黄袍,腰束藤索,脚穿草鞋的小老头。

犹猛守着其父的遗命,那人反而向犹猛喝道:

“大小子,这只花豹乃是老夫所养的,你如敢伤它,我就要你抵命,听到了没有?”

他说话的神气,可说是疾言厉色,气势汹汹。

犹猛被喝吓之下,本待发作,却因见对方生得瘦小,心忖:“自己如果出手,一把就会把他捏死,自己何必和他一般见识。”忍了忍便道:

“好吧,你那豹浑身乌黑,遍林黄腥,和别的豹不同,容易认出,即承你老家招呼了,下次相遇,我不弄死它就是了!”

话落转身要走,那老人连忙笑着道:

“大兄弟,想不到你性情这样好,老夫就喜欢你这样的人,且慢走,咱们聊聊。”

犹猛闻言,想想山中素无生人,这老头神气虽然可厌,难道自己会怕他吗?也好,日后多一个解闷,不是很好么?”

他这样一想,也就在洞口坐下,道:

“老人家,你有什么事么?”

老人笑道:

“前两天我在庙前经过,看到你正在网鸟,我很喜欢你那个网兜,还有我无心走到庙里,看你那床上的石枕,我也很喜欢,只要你肯卖给我,要多少钱和什么宝贝,老夫都愿意换。”

犹猛摇头道:“我不卖。”

老人道:“为什么?”

犹猛道:“我姊姊喜欢吃斑鸠和野鸡,雪雁,这些东西不比野善,飞得很高,我捉它不到,只有用那个网兜才能捉到?所以不能卖。”

老人又道;“那么你那石枕呢?”

犹猛道:“那更不行了,那石枕我睡起来冬暖夏凉,钱和宝贝有什么用,在这深山中,也不能吃钱睡钱,所以我不干。”

“哈哈……”老人笑了起来道:

“好,生意不成仁义在,大兄弟,我这里刚采来的果子,你可要吃点吗?”

犹猛虽高大莽撞,心却不傻,他恐怕人家害他,不肯吃人家的东西,忙道:

“老人家,谢谢你啦,我怕姊姊担心,我要回去了。”

那老人叹了一口气道:

“唉!我看大兄弟面带晦色,你此时不肯,日后你会悔之不及的。”

他说到此处,喘了一口气,从头下摸出石枕,道:“这石枕原也是庙中之物,神仙恩人如果喜欢,你们只管拿去好了。”

淮彬笑道:

“我们只是好奇,怎么能强要人家的东西呢?不过,你千万不可再叫我们神仙,我姓李,她姓蔡,如果你高兴,就叫我一声李大哥,叫她蔡姊姊好了。”

说完话,他就拉着晓云离开犹猛,到了庙外,晓云忽然道:

“彬哥,我猜那仄谷中老人,一定知道那个石枕的来历,说不定那毒蛇就是他驱遣来的,我想去见他一见。”

淮彬笑道:

“好呀!我也想去会一会,那谷中怪老人,看他是不是怪,只是不知那路径。”

晓云道:“可以去问犹猛呀!”

第二天,他们去问犹猛,因事过旬,犹猛就只去过一次,也说不甚清。

犹珊担心这两个神仙般的人离去,可以说使出了浑身解数来招待两人,连蓄藏了多少年的好酒都搬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