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只不过这次与先前不同,仿佛暗中有了门户道路阻隔一般,不容混淆,只管在那里穿梭般,循环交织,毫不休歇。

过了一会儿,好似知道上当,发起急来,两声怪啸,一递一声,哀鸣了一阵,不知怎地,又由分而合,变为两条,益发窜逐不休。

大家正自看得有趣,忽听身后一声炸响,诸葛风连忙回身,就见架上木盆,正自晃动,盆沾一物,裂断坠地,不由吓了一跳,忙即招呼行法整理。

这里一声响过,同时,湖面上也“轰”然-声响,一根水柱,平空涌起有百十丈高,立时狂风大作,骇浪横飞。

就在这风起涛飞之中,那两条红影,竟自冲破埋伏,往空中飞去。

幻依见状,知道有人破了理伏,一个不好,可能会波及行法之人,连忙回身看时,见诸葛风已将木盆一面,放置的禁物重新摆好,然后再又一一取下,方才吁了一口气,道:“好险,好险!”

幻依不明就里,忙道:

“她们已经逃走了,还有什么好险的。”

麻姑笑道:

“梅姊姊,这你就不懂了,诸葛前辈所施埋伏,乃是玄门秘传,太虚遁法,与当年诸葛孔明,在鱼腹浦所设的八阵图,虽是一般的玄妙,如遇见人进入,很难出阵。”

幻依道:“既然如此的玄妙,还有什么险的。”

麻姑道:

“方才那两个苗女已走入休门,眼看成擒在即,突然又来了一个厉害的党羽,以那人的本领,尽可更近一步破了我们的阵,那架上便即散裂,立时湖水倒灌,这座沙石怕不崩塌淹没才怪。”

幻依道:

“她即与我们为敌,却只将人救走,无过分举动,好生令人不解。”

说时,见诸葛风满脸焦急之状,忙道:

“前辈,来人虽然厉害,我看她不过略精旁门邪术,尚未与她交手?还不知谁胜谁负呢?”

诸葛风道:

“你们可知破我阵的法的人,是什么人?”

麻姑道:“她是谁?”

诸葛风道:

“她是玉花妹妹的师父,毒蛊神枭刘师婆,又称天蚕仙娘,厉害无比,人却极讲信义曲直分明。”

说话间,天已大亮,旭日爬上了山头,四外并无动静,诸葛异稚气的道:“爷爷,我看她们不敢来了。”

诸葛风摇头道:

“说他们不敢来,那可不一定,我曾听无名钧叟告诉过我,那刘师婆最近得了一部邪书,本领已今非昔比了。就连无名钧叟也未必是她的对手,不过,她虽是百蛊之王,与人为仇,从不暗中行事,多半只避开正午,在黎明后,和黄昏以前出现。

刚才她破了我的阵法,不为已甚。乃因此之故,现在我们先治好两位姑娘的蛊毒,再打主意好了。”

就在这时,突听一个娇脆的女子声音传来道:

“大胆诸葛风,我儿与你井水不犯河水,为何屡次上门欺人,她们寻你评理,并无恶意,竟敢用邪法害她们的性命,如非她们通灵求救,岂不葬在你手?本当将你祖孙嚼成碎粉,但因榴花看中了那姓蔡的小子,要她作丈夫,所以晓事的快叫那两个小子,到湖边来见那刘师婆只管行使邪法,卖弄风情,口中喋喋不休,她正想等到刘师婆把话说完,还问她几句,再出其不意,突然下手。

蓦的,刘师婆突然飘过来一凤眼,抛了过来。

幻依猛觉心灵一荡,不禁大惊,连忙按定心神。

刘师婆见自己这慑魂邪功,蛊惑不了对方,心中也甚惊异,益发把功力施展到十二成,幻依渐觉心旌动摇,有些难制了。

麻姑跟随枯木神尼多年,禅定的根基轻为深厚,见状突然伸手,朝幻依背上用力一拍,大声喝道:

“无耻妖孽,我当你有什么话可说,却原来想此妖法害人,今天容你不得。”

话声中,一顺手中无心戒刀,就扑了上去。

刘师婆见状,那敢怠慢,转身亮出一条软鞭,抖的笔直,趄着麻姑当胸点去。

麻姑可不是弱者,假往右一闪,脚底下暗中加劲,等到鞭头穿空,倏然舍鞭掠人,朝前纵去,照准刘师婆右肩,就是一刀。

刘婆这条软鞭,乃是以十年蜈蚣筋骨练成,不但坚韧,而且含有剧毒,只一被打中,立刻中毒,同时,在这条鞭上,已浸淫了三十年,练的刚柔如意,神出鬼没,这头一下,看似虚招,中藏有不少变化,敌人如被点中,那就必死无疑,如若闪避,鞭头穿空,过了腰眼,立即转弯,只一被它缠上,十有八九中毒倒下。

麻姑跟着枯禅师苦练十多年,武功根基打得稳,人更机警,如非见机的早,几乎上来就受挫于敌人。

刘师婆见麻姑往右闪,心中暗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