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说着,抬手打出数十点寒朝老松扑来!

淮彬如在南来之前,在此情形下,也许被迫现身了,但他经过十来天的磨练,经验阅历增进不少,看出五个夜行人,表面装出发觉敌人隐身树上,但无一人纵身上树,与他们行动迥异,就知他们乃是虚声恫吓,藉着树杆阻挡,理也不理。

五个夜行人发出暗器后,见树上毫无反应,不由惊讶万分,忽听韩老大的声音道:“我们不用搜寻了,那人恐怕尝到花獒的滋味,早吓跑了!”

王庆中接口道:“人称你大冒失鬼,一点不差,那人即能以手法,击毙花獒,深入腹地,未被桩卡发现,决非恒流,那能轻易就被吓跑?”

韩老大好似不服气,嘿嘿冷笑道:“照王老弟如此说,地方只有这么大,又经我们这多人畜搜寻,毫无踪迹,难道他会隐身不成?”

王庆中似乎被韩老大问住了,半晌无词以对,最后,勉强答道:“韩老大的话有理,不过,对头愈这样,愈觉可虑,我们应该特别当心才好,万一有甚差错,这个脸可丢不起!”

其余三人,听了王庆中的话,虽然感觉他说话勉强,但是,提到面子时,不由同声附和,相戒留意。

淮彬知踪未泄,暗庆未曾鲁莽。

五夜行人将獒群遣散后,各自隐没林内。

淮彬凝神注视,见隐身之处,与庄房仅隔丈许,更出房脊一丈以上,由此到庄房原本易事,唯恐打草惊蛇,因此不敢冒失,乃折了段松枝,往空中打出。

那段松树上升五丈多高,忽然掉头朝下,往正中一座大楼飞射,因淮彬发出松枝时,乃是用足全力,是以不仅势极神速,声势尤为惊人,恍如飞将军从空而降。

松枝刚与瓦面将接未接之际,忽见十几条人影,捷如闪电,纷纷朝楼房扑去。

这些人尚未纵到楼上时,但见一条三丈长的银白匹练,忽从楼内射出,略为舒卷,立将那段松枝缠紧,发出嘘嘘的欢啸声音。

十几条人影,见敌人已被毒蟒白美人捕获,急忙纵上前去,一看之下,才知中计,发出惊讶之声。

淮彬见暗椿和毒物,已被引走,不由心喜,双足微点树枝朝房脊上扑去。

谁知刚踏瓦面,忽从二楼中,射出一股灰白色光气,迎面扑来!

淮彬觉光气有异,不仅来势奇猛,而且腥膻气味其浓;疑是毒物丹气,非人力能敌,慌忙挥掌阻挡,同时将身暴退!

只听楼中有个苍老刚劲的声音道:“小辈才来吗?老夫已候驾多时了!”

老人话刚讲完,只听“呱呱”儿啼之声,那道银白匹练,忽然暴涨一倍,又劲又急,朝淮彬身后追来!

同时,楼顶十几条影发出连声呼哨,同着那条毒蟒,围攻过来,霎时庄院中的暗椿潜伏和那百数十头獒犬,也纷纷赶到房下,犬吠声,呼喝声,叫啸声,儿啼声,吵成一片,声势惊人。

淮彬武功虽然超群,可是见到这种隐密的布置与声势,也深感震惊,尤以那毒物和丹气,玄门罡气是否能敌,尚无把握,心气一妥,顿蒙退志,发出一声清啸,展开凌虚而行上乘轻功,一跃二十余丈,纵出墙外,只十来个起落,业已到了南屏山麓,方欲回转杭州城。

忽然想起固走时匆忙,未能招呼王国华同走,万一他被贼觉发现,如何是好,于是不顾危险,重返南屏山。

到了庄后寻觅儿,末发现王国华踪迹,庄中仍然恢复平静,哪里像曾经发生事件情形,内心也甚钦佩。

淮彬几乎把整个后庄搜遍,仍未发现王国华踪迹,只得依然而返!

甫情山麓,忽听左侧,发出“嗤”的一声冷笑。

淮彬这些日来,老被这笑声困扰,不禁心中有气,适才又被毒物潜伏,逼出庄外,更是愤无所泄!

是以,他听到笑声后,拚着耗真气和时间,一定要将这神秘的隐形戏弄者诛戮,愤泄心中之气。

因此笑声刚发,立刻循声扑去,同时右手一挥将罡气发出。

大出准彬意料之外,罡气发出后,那“嗤”的冷笑声音,并不像过去那样一笑而歇,“嗤嗤”不绝,往前面响过去!

淮彬闻声不见人,这才懵然憬悟,原来那笑声,并非是人所发,乃是-种特制响箭之类,藉此扰乱神听。

淮彬这一留意,那特制响箭,自然逃不过他的慧目,见前面十丈远,有一个三寸长的黑影,朝前疾射。

急忙展开凌虚而行身法,追扑过去,随手将那黑影捉住,用目谤视,才知那是四寸长的纯钢袖箭,箭尾上,嵌着一个寸多长发音管,管身有无数小孔形式似萧,制作非常灵巧,箭头上有个活动候簧。如与物件相碰,箭上发音管,立和箭身脱离关系,自动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