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金大成,李淮彬两人,正在夹壁室中密谈,忽听急促的叩门声音,金大成面色陡变,摇手止住淮彬讲话。

金大成急忙赶上前去,旋动机钮,打开暗门。

淮彬往外一瞥,但见账房面带惶急,递过一张纸条,塞在金大成手中,轻声说了句:

“刚才送到的。”

账房说完,转身就走。

金大成手持纸条,关闭暗门,走向桌前。

淮彬忙问道:“什么事?”

金大成叹口气道:“还不是冒充玉莲大侠那人捣鬼!”

说着,将纸条递给淮彬。

淮彬展开一看,只见条上写着:“假冒余名号之人,已抵金陵,希妥为应付。虚与委蛇,如有发现,速将情形书于纸上,放于屋脊,余自往取,一切勿须你们插手,余有法应付,明日三更,速备美女一名,送往雨花台附近,毋误!”

下面绘着一莲一剑的朱红印章,落款是玉莲大侠李淮彬字样。

淮彬看完纸条,恨声连说“可恶”!

金大成道:“上面说些什么?”

淮彬随手将纸条递过去,不发一言俊目凝视天花板。

金大成接过纸条一看,怒骂道:“无耻贼子,我金大成宁愿将建康镖局毁掉,也不愿做出这种拐带妇女,伤天害理之事!”

淮彬瞥了他一眼,见金大成气得须眉皆张的样儿,好似效意调侃的口吻,笑说道:“老前辈,你枉自是久经事故的人,为何连通权达变,适应境遇的道理都不知道。”

金大成闻言,目射精光,凝视淮彬道:“难道玉莲大侠,亦要我做这不义的事吗?”

淮彬摇头道:“后辈不敢这么想,不过通权达变,适应环境乃江湖必须,尤以吃镖行饭的人,更是必备。”

金大成有不悦之色道:“玉莲大侠都这么说,江湖上哪里还有道义可言!”

淮彬答道:“老前辈太迂了,如今世道不同呀!”

说时,忙趋身近前,附着金大成耳朵,如此这般,讲了一阵,这才见金大成,不住点头,连称有理。

金大成俊淮彬把话讲完,问道:“如今两个玉莲大侠,真假难分,日后相见,又怎么分辨真伪,方免得泄露行迹呢?”

淮彬略为沉思,乃道:“容易!容易!以后我们见面,不论是何形貌衣着,老前辈先不开口,后辈先说声:“大内的镖起了吗?”老前辈只摇头答称:“未曾,困难太多啦!”这么就可辨出真伪了!”

金大成拍手笑道:“好主意!好主意!更比江湖切口暗语强多了!”

淮彬背上莲剑衣包,昂然走出建康镖局,沿途之上,他故意放缓足步,装出闲荡样儿,留心形迹可疑的人物。

但是,使他大为失望,一直走到悦宾客店,不仅没有发现可疑人物,甚至连那只白鸽,都未见到。

淮彬知店中伙计,不可理喻,板起面孔,来到账房先生面前,只说句:“住店!”

账房先生目光从眼镜上面射出,把淮彬面上神色,看了又看,这才把内心的恐惧消除,推出笑容躬身弯腰道:“请随小的来!”

淮彬一言不发,随定账房身后,来到昨晚所居上房,落坐之后,账房慌不迭打开衣厨,捧出一锭五十两重纹银,陪笑道:“这是大侠昨晚遗失之物,请收起!”

淮彬知道他的心理,故露笑容道:“怎么啦!嫌少吗?”

账房先生见玉莲大侠变了脸色,骇得发抖,银子落在地上,喃喃解释道:“不是!不是!

实在不知这银子是大侠赏赐的,因此……伏乞大侠息怒……”

淮彬厉声道:“废话少说,赶快拿去!”

账房先生连连打恭作揖,将银子拾起,塞入怀中。

淮彬复对账房道:“这间上房,我订下了,在我未吩咐不要前往,不准留客,你得我招呼,也不许人前来惊吵!”

账房先生喏喏连声而退,轻轻把房门带上。

淮彬见计已售,发出得意微笑,独自,躺在床上养神。

华灯初上,夜幕低垂之际,淮彬按照他的预定计策,随带莲剑衣包,闪身纵上房顶,仔细朝四周打量一遍,看出实在没有暗椿监视,这才展开天禽身法,疾如闪电,围着金陵城搜索一圈后方始从建康镖局房顶纵落一直来到密室内,金大成守在室中,双方照例对答几句,方才谈起进行步骤。

淮彬把玉莲宝剑摘下,打开衣包,经过一番改扮后,变成一个紫脸浓眉的少年,再套上一身华丽的衣衫,严然富家公子模样,手上拿着一把白绢描足招扇,走起路来,摇头晃脑,却也神气十足。

金大成看到他这般神态,不由忍俊不住,淮彬自己照照镜子,感觉面目全非,毫无破绽,面露微笑。

淮彬将换下衣服,仔细整理一遍,放入衣包中,说道:“金老前辈,这些东西就寄在此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