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幻依说出莫非是她!几字后,面色惨变,目蕴泪光,神态凄惨已极!

“是谁?”

淮彬急忙问她。

幻依忽改庄容道:“我问你话,千万具实相告,如有隐瞒,你我具有妨碍。”

淮彬和她相处年多,还是第-次见她这般庄重,忙道:“贤妹请问,愚兄决不隐瞒。”

幻依问道:“除了路上和三侠庄外,在未去大雪山前。你曾经是否见过我?”

淮彬见她这么问,感到意外,他内心虽暗说:“何必装作叱?”但口中却答道:“我们不是还在湖神庄等处见过面吗?”

幻依闻言,面色越发庄重,轻“哦”-声道:“是了!”

“到底怎么回事呀?”

淮彬满面迷惘,惶急地追问。

幻依牙关一咬,说道:“你湖神庄所遇,乃是我那孪生妹妹晓云。”

淮彬好似当头挨了一下重击,颓然坐定,呆呆望着幻依发愣,厅内群雄亦齐发出惊“咦”

声音。

幻依瞥了他一眼,满含幽怨,内心好似痛苦已极。

麻姑忽然插口道:“妹子心中的疑团,今天算是解开了!”

幻依问她是怎么回事!

麻姑这才把未遇淮彬前,发现东岳散人和晓云那段事情说出。

原来,东岳散人对广成子那片古玉符,亦甚垂涎,不过,他因为人正直,不便公然抢夺,仅命爱徒蔡晓云暗中监视,以便伺机与卧云道长商量,彼此合作,不久晓云发现雪山老魅踪迹,暗中打听下,才急老魅亦是为了玉符而来,知自己武功,决非老魅敌手,急忙赶回泰山禀报,东岳散人恐玉符被夺,乃偕晓云南下,晓云偶然想起父仇,忙向东岳散人禀报,欲返微山湖畔祭奠亡父,并询访仇人,东岳散人见她一片孝思,深知她的武功,江湖足可去得,于是欣然允诺,命其早去早回,晓云祭奠亡父后,往房村打听,得悉独山湖神巫显乃隐迹大盗,其子和手下,不时还操抢劫生涯,认定毁庄杀父,是其所为,急欲赶到湖神庄报仇,谁知走到半途,即与淮彬邂逅因而发生遇双魔和山神庙的那挡子事,晓云恐师父久等,乃和淮彬互订后会而别,师徒会合后,恰值卧云道长被雪山老魅所伤,离开尼山,东岳散人情同晓云四处搜寻,无法脱身和淮彬相会,但她的-颗芳心,则无时无刻不在关切,师徒二人造到吕陵店,才发现卧云道长在店中养病,东岳散人乃乘淮彬和赤霞尊者纠缠之际,遣走晓云,潜入房内,把卧云道长挟持回泰山,晓云因关心淮彬,但又不敢违背师命,假托有事,请东岳散人先行一步,匆匆赶至桃村布置一番,方才赶去,麻姑彼时恰在那一带结缘,是以将这此经过,看得甚清,无奈东岳散人性刚愎好胜,故未和淮彬提及。

麻姑讲完经过,笑对蔡幻依道:“妹子听说梅姐姐乃灵悟大师高足,心感奇怪,又不便贸然发问,是以这个疑团始终搁在心中。”

幻依道:“师妹如早将此事说明,就不会这样糟了。”

张敬道:“北方玉莲大侠的谜算是揭穿了,但南方玉莲大侠,又是谁呢?”

众人想了半晌,实在想不出是谁?不禁啧啧称怪。

淮彬道:“如今事不宜迟,我们分道南北,速将玉莲大侠的事解决吧!”

麻姑道:“我们人数如何分配呀?”

淮彬道:“愚兄-人向南方,你和幻依妹妹北上,找晓云妹解释,如蒙相谅固好,否则请师妹给愚兄送信,以便亲身向她负荆。”

麻姑无限关切道:“师兄单独一人赶南方?”

淮彬知她关切自己,内心感动,笑说道:“师妹放心,愚兄一人决能胜任,倒是晓云妹妹那里,恐怕很难办呢!”

麻姑沉思半晌,深觉淮彬的话有理,笑道:“我们这就动身吧!”

张敬急忙阻止逆:“慢来!南方各位英雄,经过这番解释,固然误会冰消,但北方的绿林朋友,旁门左道,就不是容易应付的,你们一走,岂不给三侠庄留下无穷隐患?如今离约定时间不远,稍延十来日动身,将这里的事情告一段落,也不为晚。”

萧清亦从旁道:“张兄所言极是,贤侄和贤侄女暂时忍耐几天吧!”

厅内群雄亦同声说道:“这次之会,实较一年前还要热闹,玉莲大侠和两位女侠千万不要错过施展神技的机会呀!”

淮彬三人,情不可却,再说此事的发生,亦是全由他一人面起,只得含笑点头,抱拳向厅中群雄,行了-礼,萧氏三侠,因淮彬三人回来,凶机尽敛,不由宽心大放,命萧绝尘摆酒。

真个是酒落欢肠千杯少,这顿饭,足吃了个多时辰,方才尽兴作罢,残筵撤去,换上香茗。互相品茶闲话,言笑甚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