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事在人为,师伯忧他则甚?”

淮彬以坚定的语气说。

麻姑迫不及待道:“这儿事情巳了,我们就动身吧!妹子还得顺便去蒙山一行,拜见阔别一年的恩师了!”

幻依笑道:“为了节省时间,何不借师叔仙禽代步?”

淮彬含笑点头,并吩咐幻依,把那片阳符收起来,以免又生波折,这才告别三老,同二女走至洞口。

梅花居士特别告诫金翅大雕,命其小心,早去早回,方才挥手令去。

三人上了雕背,被金翅大雕负着,直向正东微山湖飞去。

一日夜工夫,抵达微山湖东岸,麻姑说起顺便借金翅大雕代步回蒙山,拜见师父,并与淮彬幻依两人约定,次日午后,在三侠庄相见。

淮彬欲前往,麻姑连忙阻止,道:“恩师曾经说过,与师兄只有一面之缘,妹子此番前去,是否能见面,大成问题,不过是聊表一翻心意罢了。”

淮彬闻言,知麻姑说的话,乃是实情,不便坚持,只关照麻姑,请她见到恩师后,代为叩问一下。

麻姑点了点头,举手告别,骑着金翅大雕往北飞去。

淮彬待麻姑走后,急忙沿着湖岸,代寻张敬那只渔舟,但是,找遍了南北十几里的湖岸,并未发现。

幻依与淮彬是并肩而行,因湖岸人稀,麻姑又不在侧,可和心上人喁喁谈心,享尽了无限的温馨,因此她的脸上,神采飞扬,欢容不敛,淮彬被爱妻这份深情浸淫,早已沉浸在爱的洪流中,忘记了一切,

直到夕阳斜照的时候,淮彬方才想起,此来找寻张叔叔渔舟的,为何正事不办?尽和爱妻散步于湖边缠绵,要是被张叔叔发觉,如何是好?

他忙将幻依拉住,对她说了一遍,幻依笑道:“我们太糊涂了!”

淮彬仔细往湖中及湖岸等处凝视,根本不见那只渔舟和微山湖隐张敬的踪迹。

他知道张叔叔的个性,并不是靠捕鱼为生,无非是爱微山湖的波光景色,隐居在此,以度余年而已。

这时不在,多半是在三侠庄,到三侠盘桓去了。

淮彬想到这里,急忙对幻依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到三侠庄去吧!张叔叔多半在那里!”

幻依固是为他说首是服,含笑点头,香肩紧靠在他的身边,好似一头温顺羊羔。

不多时,淮彬和幻依,已来到三侠庄前的广场上,淮彬见到广场的情形,不由使他万分惊讶!

原来,广场上的木台,正在修建,四周的彩灯,也在张挂,百数十个工人,忙碌异常。

他心中暗道:“萧叔叔他们的寿辰已过,独山糊神巫显赋党业已土崩瓦解,还造比武台何用,莫非宣镇东前来寻仇么?”

他想至此,忙拉着幻依的手道:“我们赶快去,三侠庄又发生了什么事?”

淮彬和幻依两人,刚走到广场中,迎面遇上了三侠萧清之子萧绝尘。

淮彬尚未和萧绝尘打招呼,萧绝尘首先是脸上掠过一丝微笑,接着,惊咦一声道:“蔡女侠可把玉莲大侠找回来了!”

淮彬和幻依,见萧绝尘这种冷漠中含着厌恶的态度,感到莫名其妙,两人都睁大眼睛,望着他发愣!

萧绝尘淡淡一笑道:“这一年来,玉莲大侠之名,威震江湖,所向无敌,三岁孩童,莫不知晓,令人敬佩。”

萧绝尘把话说完,向淮彬深施一礼,嘴角挂着一丝冷笑,那笑的含义,冷峻已极。

淮彬如坠人五里雾中,半天,方始喊道:“绝尘兄!”

萧绝尘剑眉一扬,冷笑摇手道:“玉莲大侠,快别如此,当心把我折煞了。”

说着旋身移步,往左走去。

淮彬更加奇怪,心说道:“我们才分开一年,人情就这样淡薄么?我又没有一点对不起你的地方,为何以敌人看待我?真令人心寒!”

淮彬想了一阵,双目中几乎落下泪来。

幻依旁观者清,知临城三侠,声震一方,侠名远播,其子弟也是江湖名者,看这光景,必有缘故,否则决不致对世交这般态度,乃上前几步,喊道:

“萧兄留步,妹子有话请教!”

萧绝尘见是幻依,心中虽是不快,但是,还没有厌恶的心理,乃停步回身,笑问道:

“蔡女侠,有何吩咐?”

幻依向她福了一福,含笑答道:“萧兄太见外了,我们到大雪山后,这儿莫非有什么变故?”

萧绝尘望了她一眼,冷笑道:“到大雪山!”

少停复又摇摇头道:“恐怕不是吧!”

幻依闻言,知内中一定有文章,耐心问道:“萧兄相信不相信,我们用且不说,妹子只问你一句,这儿在我们离开后,是否发生了变故?”

萧绝尘因幻依乃灵悟大师高足,为伯叔们最崇敬的异人,而且此事又非他所为,虽然她和淮彬这般亲热在一起,也不能使她难堪,是以听了幻依的话,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变动可大了,幸玉莲大侠还看在当年一点香火情份,手下留情,否则,这三侠庄恐怕也难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