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弘忍大师惊讶道:“李淮彬到哪儿去了?”

麻姑把淮彬追敌往绝门而去,迄今未回的事回禀一番。

弘忍大师摇头道:“未见!”

此时星云道长经梅花居士医治后,业已恢复神智,偕同梅花居士-跛一跛走上前来,向弘忍大师,稽首为礼,即谢救援之恩。

弘忍大师合十还礼道:“二位道友,不要多礼,你们伤势太重,恐非短时间可以复原哩!

赶快回到居处休养吧!”

梅花居士,星云道长闻言,不禁一怔。

弘依知道他们用意,连忙答道:“不瞒大师,我们已是有家归不得了。”

弘忍大师不知幻依用意,凝视着她,麻姑抢着道:“星云师伯洞府,就在这山的下面本来地势隐秘,但经此一来,形藏毕露,难免不被群魔干扰。”

弘忍大师这才明白过来,敞声道:“有关这点,你们尽管放心,群魔天胆,也不敢再到这儿来,你们去吧!”

麻姑还待开口,弘忍大师说道:“有缘再见!”

弘忍大师身子一晃,众人只感觉微风飒飒,白影一闪,登时失踪。

四人忙向来路方面打量,不见影子,知她所取途向,乃是玄冰地狱一面,急忙轻身纵至岩边,往玄冰地狱中注视,只见距此三数十里,有一个白点,往玄冰地狱中心疾驰。数里宽的深谷竟是一跃而过。眨眼无踪。

四人目睹弘忍大师这高的轻功,不禁咋舌!

麻姑道:“梅姐姐,弘忍大师这种身法,简直是飞啊!”

幻依笑道:“大师这份功夫乃是拂门最高轻功,心光遁法。”

幻依反顾梅花居士及卧云道长,忙道:“师伯和师叔受伤很重,急需休养,我们不要再瞎谈了。”

二女回到梅花居士,星云道长面前,幻依问道:“师伯,师叔,你们不便行动,由我们背着你们回山洞去吧!”

梅花居士挥手止住道:“有现成代步之物,不劳二位侄女!”

二女闻言,这才想起金翅大雕来,不禁失笑。

梅花居士口发长啸,召金翅大雕到来。

少停片刻,金翅大雕以宏亮厉声音相应,飘然降落。

梅花居士扶着星云道长,纵上雕背,幻依麻姑姐妹,并肩坐在后面,梅花居士略为吩咐几句,金翅大雕立即振动飞翅,往深山壑谷中飞去。

来到洞堂中,幻依,麻姑姐妹,照顾梅花居士,星云道长躺卧床上,这才禀明二人,欲到玄冰地狱中寻找淮彬。

梅花居士和星云道长,少不了一番叮咛,命姐妹二人,千万当心,以免轻身涉险,无法相救。

二女唯唯连声,方欲移步外出……

幻依好似突然想起一事,摇手止住道:“师妹就在洞中戒备,由愚姐独自前往已足!”

麻姑一怔,懵然憧悟,连称该死!

梅花居士见这姐妹二人情形,知道她们意思,笑道:“你们姐妹尽管前去,不必有所顾虑!”

麻姑抢着说道:“这批恶魔,大都阴险无耻,万一……”

麻姑话未说完,星云道长发出微弱的声音道:“恶魔们虽是阴险无耻;但更惜命,他们吃了熊肝豹胆,也不敢违抗九天罗刹花老前喝之命,尽管放心好了。”

二女闻言,这才放心前往。

二女沿着那条三尺宽,曲径加紧飞驰,口中并发出娇啸,以便淮彬闻声相应,前来相会。

一直寻到绝门山上,不但淮彬踪迹不见,甚至连雪山老魅呼侗胡音尊者杨鲁,黄衫尊者古陵,赤霞尊者等,全都未见,好似被玄冰地狱吞没一般。

二女感到万分奇怪,心中暗道:“玄冰地狱中,仅有这条通生门的路,其他别无曲径可通,彬哥分明把他们赶来,又未见其回转,为何踪迹不见?难道他们能够上天人地不成?否则,就是这玄冰地狱中,另有捷径通达外面了!”

二女互相一说,都感到奇怪,麻姑睁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不住朝四周眺望,面上露出惶急之容。

幻依突然看到当初弘忍大师所居井穴,见穴口坚岩有碎裂痕迹,色彩犹新,似是刚损坏不久。

幻依口内轻“咿”一声,凝神注视。

麻姑怔怔的望着她道:“梅姐姐,什么事?”

幻依手指井穴,今其观看。

麻姑纵身向前,先向穴口瞥了一眼,然后纵目往下注视,目光相接,似乎有红黄白三色,呈现穴底,不禁惊叫起来!

幻依忙纵身过来,问道:“什么大事?大惊小怪的!”

麻姑欢容满面,指定穴底道:“梅姐姐快看,这不是雪山老魅诸人的服色么?”

幻依连连点头道:“正是!”

麻姑喜孜孜的取了块冰粒,扣于掌心,抖手打去!

那块冰粒到底白色上,不见一些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