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双方斗约盏茶工夫,大凉山尊哪里抵挡得住淮彬幻依的夹攻,首被白虹剑削去巴掌大一块腿股,血流如注,复被两人玉莲“乌龙交剪”击中左右两腋,口吐鲜血,纵身逃走。

长臂白猿,虽然身手灵活,疾如闪电,就偏偏遇上麻姑,她不仅离合身法,神奇莫测。

自灵金刚掌,无心戒刀,威力巨大,无论是身法,招术,皆难与之相抗,已呈不支之势。

但因大凉山尊几自苦斗不休,她不忍舍之独逃,是以,勉强和麻姑周旋下去!如此一来,可吃了不少苦头,被麻姑的巨灵金钢掌,打得头昏脑胀,全身骨架,几乎被其拆散。

所幸无心戒刀,因有金黄光气射出,容易防备,否则,恐已性命不保!

这时,她见大凉山尊逃走,展开天赋本能,凌空拨起二十多丈高,长臂一分,好似一支银箭,又劲又急,往右玄冰岩扑去,只两三个起落,业已越过百丈冰岩,无影无踪。

梅花居士见大凉山尊,长臂白猿逃走,长叹一声道:“虽将冰魄玉蟾获得,却树了这么两大强敌,未来前途,实在堪忧哩!”

星云道长唉声叹气道:“两个魔头,刀枪不入,今日如非三个贤侄及时迎救,我老道这条命,可要升天了!”

淮彬接着道:“这一人一兽,乃是侄儿所遇敌人中,最厉害的了,如非有奇珍在手,意欲胜他们,实非易事呢?”

三人谈了一会,星云道:“我们在此,目标太显,易被敌人寻到,还是从速离开为好。”

星云道长说完,方欲称步,梅花居士好似想起一事,连忙摇手止住道:“少停片刻!”

说着,抬头向空中眺望一眼,迎天发出一声长啸。

淮彬等,因和梅花居士相处甚久,对其情形,了解甚深,听出他这一声长啸,乃方召降金翅雕。

不多时,只听遥经传来一声宏厉的雕呜。

众人顺声注视,只见空中有尺许大的金星闪动,朝存身之冰谷射来。

眨眼工夫,感觉疾风外面,那只硕大无比的金翅大雕,业已降落到众人面前,背上立着那只白鹦鹉。

金翅大雕足刚着地,背上白鹦鹉,立刻振翅升空,盘旋与众人头顶,发出尖锐的声音道:

“主人赶快同着各位大侠走吧!我在空中发现好几批敌人,朝这里赶来了。”

淮彬闻言,剑眉一扬,意似不快,厉声道:“这批魔崽子真个惹厌,如不将其扫数诛戮,往后恐怕永无宁日了。”

星云道:“邪正难以并立,有他们存在我们哪里谈得上安宁二字,以后再谈吧!如今赶快离开,免若烦恼。”

五人纵上雕背后,梅花居士喝道:“起!”

那只金翅大雕,以翼一振,登时冲霄直上,翱翔碧空。

当金翅大雕刚越过两座山峰时,淮彬似乎听到有人讲话道:“我们来迟一步,又被他们逃脱了。”

淮彬循声俯视,见两座山峰和前途冰谷之中,人影幢幢齐往适才存身处疾驰,最少在十人左右。

因金翅大雕飞行甚急,是以仅能看见人影晃动,无法看清形貌衣着。不过,有三条红影,特别鲜明夺目,从其身量与身法上判断,显然是西极教胡音尊者杨鲁,赤霞尊者呼鲁吐温疑。

梅花居士恐星云道长居处泄漏,忙吩咐金翅大雕,升空云层,尽量隐蔽形藏。

金翅大雕乃通灵异物,深知主人心意,爬升愈急,眨眼工夫,已隐没云层之中。

百多里途程,哪消片刻时间,已来到玄冰地狱生斗的小山上空,星云道长,将洞府所在,详细指点一番。

金翅大雕向准下面地形,倏地,双翼一束,疾如殒星下泻,朝深谷中射去,晃眼落在洞口。

五人纵落雕背,梅花居士命金翅大雕升空了望,白鹦鹉因身小易藏,命其隐藏山顶,以便随时报警。

梅花居士遣走金翅大雕,白鹦鹉后,随着星云道长,往室中走去。

刚坐定不久,那只白鹦鹉,忽然飞身进洞,禀报道:“主人和诸位大侠留意,群魔离此府二三十里了!”

梅花居士用手一挥道:“知道了!你得小心隐蔽吧!”

白鹦鹉振翅往对岸飞去,隐身壑边。

淮彬随着自鹦鹉,走到洞口,见白鹦鹉往对岸飞去,内心暗赞它果然机智绝伦,不愧为通灵异物。

淮彬刚立洞口不久,忽听头上有人讲话,侧耳谛听下,只听雪山老魅阴恻恻的声音道:

“奇怪!明明那孽畜飞降这里,为何不见!”

忽听赤霞尊者粗扩的声音道:“你这个大雪山地老鬼,今天可丢人吧!当心让西极教朋友误会,说你又在暗中捣鬼哩!”

雪山老魅笑骂道:“西极教朋友才不像你那样耳软心窄,容易受人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