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黄衫尊者见幻依到来,哪敢小看,也将藤蛇索展开,与幻依恶斗起来。

麻姑力敌呼鲁吐温,黄衫尊者两人,本是游刃有余,黄衫尊者一走,更是如鱼得水,展开离合身法,现出两条人影,朝对手合围上去。

只听“察”的一声,呼鲁吐温的方便铲被无心戒刀削断。余下三尺长一节铲柄,拿在手中。

麻姑左手-招,运姑巨灵金刚掌,朝呼鲁吐温右脸上打去,同时暴喝道:“还不快走,你就没命了。”

呼鲁吐温感觉麻姑这一掌,别具威力妙用,两太阳穴金星直冒,不由大吃一惊。

口中-声大喝,往外逃走。

就在他逃走的同时,崂山双魔,黄衫尊者,宣镇东,赤霞尊者几人,也各带伤逃走。

原来,赤霞尊者和宣镇东两人,本非梅花居士和星云道长敌手,但因雪山老魅玄冰字太过阴毒,二人全付精神,用于防备上面,是以暂被迫下风,淮彬把雪山老魅赶走后,立刻挽回局而,各展开散花剑法与青灵剑法向二人加紧进攻,只十几个照面,赤霞尊者被梅花居士“天女散花”,削伤右臂,倒拖禅杖而逃。

宣镇东被星云道长“拨草龟蛇”招术,削中右胛而走。

黄衫尊者见自己人连连受伤逃走,骇得心胆俱寒,微一疏神,被幻依左手宝剑刺中左腿,背心被玉莲划伤,也步诸人后尘,往裂缝逃去。

剩下只有崂山双魔,凭着飘忽轻灵的身法,与淮彬纠缠不退,白骨阴磷掌与迷神乱魂香,发个不停。

淮彬曾经吃过迷神乱魂香的苦头,一面屏使呼吸,与双魔恶斗,一面大声疾呼,命众人屏住呼吸,以免受害。

四人早知双魔迷神乱魂香的厉害,就是没淮彬招呼,已经防到,再经淮彬提醒,哪会上当?

淮彬见四人防守严周,深知无害,专心一志对付双魔,施展“金轮普度”绝招。

崂山双魔知道厉害,身体尚未被光圈吸住,立时抽身逃走!

淮彬因痛恨双魔,见其逃走,哪能容得?将“金轮普度”招式,化为“后羿射阴”,往双魔身后扑去。

纵是双魔逃的再快,亦被玉莲撞伤背部,嗥叫而逃。

淮彬逐走崂山双魔之后,洞上巨响,震耳欲聋,璧门现出了龟裂的痕迹,知这洞室,行将不保,方欲命四人退出洞室,蓦听头上,轰隆一声巨震,震体被抛起数尺,砰訇巨响,震撼天地!

急忙道:“快走!迟就无及了!”

四人闻言睹状,哪敢怠慢,立刻朝裂缝中纵逃。

淮彬俟他们逃出,这才尾随而去。

刚到出口谷中,忽听身后轰隆巨震不绝,砰訇声响,宛如天鼓将呜,四山发出回应,声势猛烈惊人。

同时,因震波所及,方圆百里的雪岭冰峰,全都崩裂坍塌,陵谷变易,地势失据,轰隆巨震,此起彼落。

地皮不住摇动,好似一时小舟,被惊涛骗浪的侵袭,即将覆灭之状,置身其上,使人头目眩昏,立足不稳。

淮彬等,急忙掉头回顾,见梅花居士所居的那座千丈冰峰,业已失其所在,到处都是劫痕!

所幸那座冰峰,是向阳峰,深望坍倒,峰阴冰谷,地势虽低,并未受到波及,仅冰谷两面山峦,积雪坚冰,填满谷中,地面高出数丈,凸凹不平。

众人略为打量一眼,星云道长道:“我所居洞府,全是石质,谅不致受到波及,不如到我洞中暂住吧!不知居士能习惯与否?”

梅花居士道:“哪有不习惯的道理?我住在那里的原因乃是为了冰魄玉蟾之故,如今玉蟾已得,再无留恋必要了。”

话刚讲完,蓦觉微风飒飒,连忙闪身纵目,暴喝道:“留神暗算!”

当梅花居士纵身时,淮彬等业已警觉,纷纷暴退!耳听到一阵的桀桀怪笑,眼前人影一闪,现出一个高大的人。

此人身高七尺,赤足袒胸,腰系兽皮,肤色黝黑,头上乱发纠结,颔下级髯满腮,铜铃眼,扫帚眉,狮鼻阔口,满嘴黄牙,一脸乖戾之气,露出可怖的獠笑,目中凶光远射,朝众人身上注视,的确狰狞可怖。

众人见状,不禁倒抽一口冷气,心说道:“这个野人,为何有那高的武功?”

梅花居士恐淮彬等,少年心性,无端树敌,先朝三小兄妹使一脸色,命其不要多话,含笑拱手道:“敢问尊驾贵姓大名,你我素不相识,来此何干?”

怪人瞟了梅花居士一眼,杰杰怪笑道:“我乃大凉山尊聂天行。”

梅花居士和星云道长,听说来人是大凉山尊聂天行,木禁心头一震,面露惊惧之色!

大凉山尊聂天行对两人面上神色的变化,毫不理会,扫把眉一纵,铜铃眼圆睁,两道慑人凶光,朝众人面上掠过,突然发出粗犷的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