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那怪人与怪物会在一起后,立刻凌空下击!

怪人身在前面,见怪物冲来,立落收招回身,向缝处疾驰,无形间,躲过了淮彬一击。

而怪物身在后面,刚冲到淮彬足下,恰好赶上玉莲下击,一击止中尾部伤外,痛的怪物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声,去势越急,一瞬间,巳窜出百数十丈,闪眼无踪。

淮彬飘身下地,纵回洞穴来。

梅花居士面带忧急,凝视裂缝出神!

淮彬问道:“师叔为何这样?”

梅花居土道:“如今番离尽撤,强敌虎视眈眈,层出不穷,怎能不使人耽心?”

淮彬道:“话虽如此,但着急也没有用啊!”

梅花居士道:“你那里知道今后的凶险,尤其在冰魄玉蟾形成之前,我们不仅要尽全力,防止它逃走,更应严防强敌侵害,少有疏忽,非但玉蟾不能到手,恐怕连性命都要断送了!”

淮彬点点头道:“事情虽然凶险,只要应对适宜,也没大事!”

幻依道:“彬哥说的轻松,只来了一个怪人,一个怪物,就使我们有应付艰难之感,要是大敌云集,又要留神玉蟾逃走,其难而知!”

麻姑也道:“梅姐姐的话不错,师兄倒不能大意。”

淮彬笑道:“二位妹妹会错了我的意思!”

梅花居士闻言问道:“贤侄之意如何?”

淮彬庄容答道:“依我的意思,与其到时挨打,不如提前赶去,将这些妖孽,先行除了,到了玉蟾成形之时,专心防止其化形逃走,岂不比一心分二好的多?”

梅花居士与幻依两人,脑中思索一阵,觉得淮彬此时此计可行,舍此也别无他法。

麻姑忙问道:“师兄,我们到什么地方去找他们呢?”

淮彬略为思索了一下道:“由峰顶到洞穴,上下相离千百丈,再好武功,也难侵入,加以上方有金翅大雕了望防守,大可无虑,倒是被适才怪物开通的这条裂缝,为通达腹地的捷径,清除强敌,应从这条捷径着手。”

麻姑迫不及待道:“趁此时怪人怪物逃走不久,尽量追去,多半能够赶上。”

幻依恨极怪人,连忙点头道:“师妹所见极是,我们不可犹豫!”

一行四人,顺着那条裂缝而行,不知经过多少曲折萦回,前后花了个多时辰,方才抵达出口。

众人见出口前面,乃是一个玄色冰谷,双峰插云,峙立如门,宽仅二丈,天色昏暗异常,全为冻云冷雾封闭,纵目前途,无边无际,不知这个冰谷,到底有多深?

淮彬凝神注目,朝四周打量一阵,看不出一丝异兆,乃对三人道:“如今不虑有人侵入,我们就此搜索过去吧!”

三人点点头,由淮彬执玉莲,当先领路,幻依麻姑左右护卫,梅花居士一人殿后,慢慢顺着谷径,朝前走去。

前行约十几里,谷径逐渐展开,宽达十丈左右。

淮彬挥手向左右一挥,幻依麻姑知道他的用意,突然闪身,朝左右壁展开,手执兵器,向前搜索。

这时,天已黄昏,谷中光景,份外昏暗,丈许以外,已难以看清景物。

耳听前面洞中,有人与鸟兽,吼啸声传来!

仔细一听,并有金铁交呜之声,夹杂其中。

四人全是武林高手,从声音判断,最少当在一里以外。

淮彬低声道:“乘他们火并正烈的时候,我们抢先赶去,隐身在侧,待他们分出胜负,然后将最凶的除去,将来可减少无穷的危害。”

梅花居士首先赞好,幻依,麻姑,自然是随声应和。

四人立即施展轻功,贴着两面岩壁,往前驰去。

不多时,已来到双方拼斗处。

定睛一看,见洞中有两条灰白痴瘦人影,鸩起鹤落,拼斗正烈,一道三尺白虹和一条灰色光影,蛟龙闹海般,纠结不开,金铁交鸣的声音,不断传出,情况至烈,这两人周身形飘忽,疾如闪电,仓卒间看不清双方身形。

离两人恶斗处不远,有一条两丈多长的黑影,纵横于洞,与-只硕大无朋的青色巨鸟恶斗不休,互相发出宏厉的啸声!

四人目力何等敏锐,对两人虽不能看清外貌,但对那-鸟一兽,尽管扑斗激烈,却不陌生,已然看出是青鹫和适才从裂逢中逃出的穿山甲样怪物雪螭。

由于这一兽一鸟身上,不镇知晓,洞中恶斗之人,是那鸟兽的主人矮道士和猴形怪人。

幻依曾与这两人拼斗过,知他们的武功,全都高过自己,无一好对付,但他对这两人,无好感,尤以猴形为最!

她正好与淮彬,隐身于右侧岩脚,附着淮彬耳朵,轻轻说道:“这两个人,一个也容他不得!”

淮彬点头,也附着她的耳道:“妹妹的吩咐,那敢违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