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广场光源,来自离身不远,一个人工开鑫的冰穴,这冰穴,不仅三尺方圆,由冰穴中,喷出一股其亮如银的冷焰寒光,又劲又急,往上激时,离冰穴后,倏然展布开来,与钟乳白光,互相照射,成为一片异彩祥辉,越显出光怪陆离,绮丽无比。

三人目睹眼前灵景,实在有生以来仅见,梦想不到,在这荒寒绝伦的黑地狱中,竟然蕴藏着奥妙美景!

每个人的脸上,齐发出惊讶之色!

梅花居士指着冰穴道:“我困于此近甲子了,才探出冰魄玉蟾藏外,费了无穷大的心血,才弄出这个冰穴,通达玉蟾的结胎巢穴。”

麻姑黑白大眼一扫,见这大广场上,只是空洞洞的,并无洞穴之类,心中好奇问道:

“老前辈居住这儿多年,为何连屋子都不建一间?”

梅花居土笑道,“我居住的地方,还在冰穴中呢!”

麻姑闻言,更是瞠目,不知所云。

梅花居士望了她一眼道:“我和你们师兄妹渊源甚深,老前辈这种称谓,不太相宜。”

麻姑急忙问道:“请指示,以便改口。”

梅花道士道:“令师枯禅子,乃是我的师姐,自数十年前,她突然失踪后。从此音讯隔绝,我寻访数年未遇,是以心灰意冷的来到这出雪山隐居,我还以为她已归真了,想不到今天会着她的传人,真是天大的喜事,不知令师现在何处?”

梅花居士说话时,唏嘘不已,足见他内心的关切。

麻姑闻言,随将乃师隐居蒙山经过,详细告诉一遍。

梅花居士面转欢容说道:“数十年的艰苦岁月,算是熬出来了。”

麻姑急忙改了称呼,同淮彬,幻依二人,以尊长之礼相见。

淮彬虽未向枯禅子正式拜师,但从其谈话中,及命麻姑叫他为师兄的情形,显然已得她的心许,不过因她参的是无相枯禅,不便着相而巳。

乃跟着麻姑改口称梅花居士为师叔。

蔡幻依见淮彬改了称谓,她此时已全心全意,随着淮彬进退,也随着二人改称师叔。

梅花居士一日之间,获得三个本领高强的后辈,不仅守候多年的奇珍异物,能藉他们协助,取到手中,同时,减少很多外魔的侵害,内心里着实高兴。

尽管他是修为多年的人,但是,临到喜极之时,料不免手舞足蹈,敞声大笑起来。

麻姑见师叔这样兴奋,从旁凑趣道:“师叔因何这般高兴?”

梅花居士闻言,激动的心情才平服下来,满面欢喜地说道:“是我听到你师父的消息,又得你们三人相愿,非但阔别多年的师姐能够见面,而且那冰魄玉蟾,亦可藉你们之力,求取到手,焉能不使我高兴哩?”

麻姑忽然想起,师父洞中,亦有这么一只冰魄玉蟾,不知和这儿玉蟾,有无分别?忙将枯禅子洞中玉蟾形状说出。

梅花居士闻言,赶紧拉住麻姑的手,详细询问一遍,哈哈大笑道:“异数!异数!想不到你师父已将北天山那只玉蟾获得。”

麻姑道:“两只玉蟾是否相同?”

梅花居士道:“形状功效,全是一样,只是这只成形时间较晚,内丹功力,恐怕不及你师父那只!”

麻姑大头摇晃说道:“冰魄玉蟾除了口眼等处,能够放出冰蟾的寒光,用以照亮外,别无什么用处,这些人为何那样厉害?”

梅花居士道:“用处可多啦!你师父伯未和你说,一时间也讲它不完。”

梅花居士方说到这里,只见井穴口白影一晃,那只白鹦鹉已飞落在梅花居士肩头,尖声说道:“主人还不偕同三位大侠下去,恐怕冰魄玉蟾,要化形逃走了!”

梅花居士闻言,内心似乎惶急,反手摸着白鹦鹉的银羽,急忙问道:“你看见冰魄玉蟾的行动吗?”

白鹦鹉道:“行动未能看见,不过,它的三只眼睛和三条腿、已经能够活动了,我恐它化形遁走,所以赶来回报!”

梅花居士闻言,心始稍放,笑着道:“时间早呢!如令距冬至一阳生尚有个多月,那能提前成形?”

白鹦鹉道:“话虽如此,但它此时已有生气,与往昔迥异,不能不防呀!”

梅花居士知这两只灵鸟,全对自己忠心,且顾虑极是,乃笑对淮彬道:“三位贤侄,到我的居处去吧!”

梅花居土话刚讲完,那只白鹦鹉倏然振翅高飞,朝井穴投入。

金翅大雕,双目垂睑,立在井穴旁边。

梅花居士率先领路,来到井穴口吩咐三人,注意自己立足处,提气下降,以免坠落受伤。

三人遵命,凝神注视井穴。

但见梅花居士,身躯笔直,白衣翩翩,由上而下,冉冉飘降,约莫五六丈,梅花居士,右手往后一挥,身形登时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