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暴风雨已成过去!

各方来道贺的宾客,亦纷纷赋归!

三侠庄又恢复了往日那样的恬静!

这时,仍然逗留在此的,只有东西跨都的张敬,李淮彬,蔡幻依,麻姑和住在大厅书房中,别具用心的王国华等五人。

正当初冬的寸候,距三伙的生辰,已有十二天了,王国华好似和玉莲大侠特别投缘,除了晚间就寝外,老是寸步不离,尤其对于玉莲花的招术,王国华探询至语,有时还逼着淮彬,在台前的广场上,施展一番。

淮彬因情不可却,只得粗枝大叶,比划一阵,以应付他的纠缠。

每当淮彬施展玉莲花的招术时,王国华蒙是专心一志,凝神注视,点点滴滴,毫不放松。

淮彬见他对于武功如此爱好,心中亦甚高兴,不厌其烦地为他解释。

幻依与淮彬兄妹,相处这多日之后,一颗芳心,早巳交给了淮彬,虽然王国华不断在当中惹厌,但是阻止不了内心以后情苗滋长。

到了十三天上午,王国华特意走到西跨院,约幻依-道回转杭州。

幻依自然不愿意和他在一起,以师父有命行道江湖为词,婉言谢绝他的邀请。

王国华知心上人对自己厌恶,心甚恼怒,讪讪说道:“梅妹既有师命,愚兄不便勉强,只有单独回去了。”

幻依仅笑着点头,并未答话。

王国华强压满腔怒火,自与三侠,张敬,李淮彬等告别而去。

王国华走后,幻依储同麻姑来找淮彬玩,淮彬自然求之不得,于是一行三人,离开三侠庄,前往微山湖滨。

幻依提议,欲渡湖前往儿时旧居一游。

淮彬想幻依触景伤情,缓笑着道:“今日天色不早,我们就在附近荡一会儿吧!”

幻依此时,已陷入情网,闻心上人这样说,以为他欲与自己多多亲近,不忍拂他的心意,笑着点头应允。

淮彬偕幻依,麻姑两人登舟后,立刻解缆操舟,指向湖心。

离岸约数十丈远,抛锚停泊湖心,三人并肩坐定。

幻依坐在淮彬右边,麻姑坐于淮彬左边,互相亲热异常,言笑甚欢。

淮彬突然想起古玉符之事,忙问幻依道:“听说令师灵悟大师,乃方今奇人,不仅武功绝顶,对梵文蝌蚪拨等各种艰深古奥拨字,名称独步,妹妹久受薰陶,料想对于蝌蚪文字能够解得。”

幻依含笑道:“各种文字,妹子也曾涉猎,而初学浅见,是否能够理解,尚不敢十分拿稳,何以淮彬突然提此事?”

淮彬随将古玉符上蝌蚪文字之事,说了一遍。

幻依面带惊异之色,怔怔凝视淮彬半天,始说道:“玉符上面,即有这样艰深古奥文字,其中必然蕴藏着无限玄机。”

淮彬姑麻姑两人,深以幻依之言为然,含笑点头称是。

幻依道:“不知那玉符现在何处?”

淮彬忙将颈悬丝囊摘下,递给幻依。

幻依取出那块巴掌大,玛瑙色的玉符,仔细的看了一会,冥目沉思一会,脸露欢悦之色道:“奇缘分毫不假,只可惜……”

淮彬和麻姑两人,连忙问道:“即是奇缘,又有什么可惜呢?”

幻依道:“因这块古玉符,分为阴阳两面,乃黄帝时修士,存放北极地柱山和南荒洛明尔峰两经后,将生平所学武功丹道,分别若成广成子奇书两篇,存放北极地柱山和南荒洛明尔峰两地,留赠有缘,武林中人,任得其一,无须太文,即能登堂入室,深谙丹道武功之秘奥,穷参宇宙万物之神奇,只惜此符属阴,只有解说,并无圆形,北极南荒远离中土遥远,如无圆形,到那里去呢?

淮彬听完,突然想起卧云道长曾经说过,他那块玉符,上面刻着灵上盛景,轻灵悟大师发觉,认出是广成子藏珍图之事,忙对幻依说出。

幻依闻言拍手笑道:“如能把卧云道长的阳符得到,阴阳合壁后,不难找到藏珍之处了。”

淮彬面色突变,叹口气道:“卧云道长失踪这么久,尚不知凶吉如何?那里还有心思去取宝?”

麻姑曾听乃师指示过几次,得悉卧云道长,被一个武林怪人掠去,前往大雪山旧居,取符之事,算来已有半个多月了,凭他们的脚程,此时恐已得手回赶,忙道:“师兄不用着急,据妹子推想,卧云师伯被人掠走时,多半是为了取符之事,我们只要赶到师伯故居,不难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再按踪追寻,总有水落石出之时。”

幻依抢着说道:“妹子真个聪明,与我的心意,不谋而合。”

淮彬道:“事不迟疑,今晚我就禀明张叔叔和萧叔叔他们,明早我们一起就动身,赶到大雪山去,寻找卧云师伯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