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豹子头巫勤早巳忍耐不住,突从座中站起,粗声粗气,对独山湖神巫显道:“临城三侠可恶,将蓬岛大侠蔡萍之生的帐,算在我们头上,越界窥探。欺人太甚,待孩儿前往会他。”

独山湖神巫显见他言出无状,有失风度,眉头一皱,正欲呵责几句,旁边万妙仙姑,因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向来娇纵成性,急忙说道:“事情已到了这种地步,你又怎么能怪他!”

巫显素来怕她,听她这么说,也就不再言语。

豹子头巫勤,把背上鸳鸯剑和腰上黄峰刺铁筒束了束,这才纵落西台,朝对面小木台赶去。

当豹子头巫勤向其父讲话时,东台众人,已听的清清楚楚,大侠萧隐,把侄乃宝马龙驹萧绝尘叫到跟前,轻声说道:“巫勒母子和阴司秀才韩当,乃祸中魁首,今日万不能容,少时侄儿出场,最好先制人,不容他取出黄峰刺筒,即施展本门少清伏魔绝招“三花聚顶”

“五气朝阴”将他击毙剑下。宝马龙驹萧绝尘,闻萧隐之言,连连点头,方想出场,淮彬忙道:“尘哥过来,小弟有几句话说,”

萧绝尘笑着走到淮彬跟前,淮彬将佩腰的白虹剑给他,同时附着他,耳朵,如此这般说了一遍。

萧绝尘满面带笑,将头连点,低声说道:“谢谢彬弟”。

座中诸人,全是久历江湖的前辈,见二人这样情形,虽未听出淮彬说话的内容,但已猜出几分,面上齐有欣喜之容。

萧绝尘把自己宝剑,连鞘摘下,放在淮彬面前,将淮彬白虹剑带好,刚赶上豹子头巫勤叫阵。

萧绝尘起步走至台口,先向东西两台,拱手行礼,然后纵身下台,施展峨嵋少清踏虚而行轻功,只两三个起落,业已纵上比武台,站在西首。

书中交代,萧绝尘虽是三侠萧清之子,但他天赋特佳,家学渊博,是以在三侠众多子弟中,唯有他一人,功力最高?人又聪明机智,无意间,成了撑持三侠门户的人,三侠对他,亦瞩望甚殷,处处委了重任,增长其阅历。

豹子头巫勤,见是萧绝尘到来,知他武功造诣,与自己不差上下,曾经几度对手,皆时五分轩轾,笑道:“老朋友又碰头了!”

萧绝尘笑着点头道“幸会!幸会!”

巫勤道:“请发招吧!”

说着,忽将背上鸳鸯剑出鞘,分持双手,眼射凶光,足下鸳鸯错步,亮开鸳鸯剑,独门招式“双扉半掩”伫立以待。

宝马龙驹萧绝尘,亦将白虹剑拔出,左手领着伏魔剑诀,掌中剑平端胸际,足下丁字步站定,身躯微往左侧,“如封似闭”摆开玄门正宗伏魔剑的门户,笑着说道:“主人让客三千里,少寨主请进招!”

豹子头见萧绝尘掌中白虹剑,银光耀眼,寒气侵肌,尖上芒尾,约五寸长短,明灭闪变,伸缩不停,与往昔所用宝剑迥异,不禁暗自心惊,脸上也呈现出惊讶之色!

心中暗忖道:“看眼前情景,今日之局,多半凶多吉少。”

听萧绝尘说,要他进招,亦存着先发制人的心理,口中刚答一个“好”字,掌中鸳鸯双剑一振,抖出亿万点寒星,展开宣镇东所传独门绝招,“蜂蝶飞花”向萧绝尘迎面袭来!

萧绝尘轻说一声:“来得好!”

口发一声轻啸,掌中剑连连振动,双足垫劲,纵身空中约丈五六高下,让过巫勤鸳鸯双剑之袭击。

紧接着,展开峨嵋少清伏魔剑绝招,五朵径尺大的银药,挟着凌厉无俦的金铁破风之声,朝巫勤当头罩下。

巫勤见萧绝尘,不仅对自己“蜂蝶飞花”绝招,轻轻躲过,同时更施展“五气朝阳”绝招,转势而攻,深知峨眉“五气朝阳”绝招,威力强大,方圆丈许,都在其笼罩之下,如不见机遁走,轻者受伤,重者丧命,那敢怠慢,一面挥剑,以“犀牛望月”招术格架,同时纵身后退。

饶是巫勤应变机智,那能招挡得住“五气朝阳”绝招之袭击,银虹闪处,只听“呛啷”

之声和巫勤惨嗥之声,巫勤一条右臂,已被白虹剑齐肩斩断,方欲负伤纵逃……

但见银花点点,飘飘飞降,巫勤左手宝剑一举,刚与银花相接,足未纵起时,忽然银光暴涨,白虹匝地,又劲又急,朝巫勤下盘卷到!

巫勤连念头均来不及转,立被萧绝尘白虹剑,齐股削断,跌倒台上。

萧绝尘巳知仇恨太深,索性将其诛戮再说,于是,乘巫勤跌倒台上,“雨打残花遍地红”

的绝招,接近尾声之际,掌中剑一紧,“玉龙舒卷”银白剑光略为一绞,立将巫勤,绞为碎片。

东台群雄,见萧绝尘身手不凡,仅仅对拆两招,立将豹子头巫勤,那样凶横的人诛戮,不禁发出轰雷似的喝采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