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淮彬想到这里,好生惭愧,掌中玉莲宝剑一举,口发一声清啸,朝一魅双魔抢攻上去!

这次因休息一会,淮彬真气真力,已逐渐恢复过来,加以又是倾全力进攻,故玉莲与宝剑的招术,特别凌厉奇猛。

但见光山白虹,宛如排山倒海般,朝一魅双魔直卷过去!

经此一来,一魅双魔,无异腹背受敌,再好的武功,也抵不住两面高手的夹攻。

首先雪山老魅呼侗,被淮彬的玉莲花击中后背,哇的-声惨嗥,口喷鲜血而逃。

紧接着,崂山双魔,被淮彬一招“雨打残花遍地红”,为白虹剑的芒尾,在粉藕似的玉腿上,削去巴掌大的一块肉,带伤仓皇逃走。

那两条乌黑瘦小人影,也现出身形,含笑而立。

淮彬-见,两条人影,一时间竟合而为一时,不禁惊得发呆,怔怔地望着麻面小尼出神!

小尼黑白分明的大眼,望着他笑道:“李兄觉得奇怪吗?”

淮彬含笑点了点头,把玉莲宝剑收起来。

小尼姑答道:“这是佛门的离合身法呀!与你一手用剑,一手用莲花的功夫,并无多大差别哩!”

淮彬摇摇头道:“我不敢同意你的说法,因为两支手用手用不同的兵叨,同时以不同的劲道发招,乃是有方法练习,而这一个人化生两个人,则亦近神化,实无法练呀!”

小尼姑笑道:“你既然知道同时用两个劲道发招,难道应当知道同时用两个不同的劲道拉移身体吗?因身法太过奇怪,又是同时用两个劲道施为,所以眼睛的反应,遥遥落在身形后面,故看上去,老是两条人影,其实,那是一虚一实呀!”

淮彬听完,仍是疑信参半,迷惘不解!

小尼姑好似和他特别投缘,非要将其中道理讲出,使他顾悟才罢,眼睛不转,笑问道:

“适才你那招天门剑法“雨打残花遍地红”所发出十几朵花,是怎样来的?”

淮彬答道:“凭内家的武功劲力,振动剑尖而来!”

小尼姑拍手道:“对极了!你能够晓得一剑能抖出十几朵剑花的道理,当然会知道离合身法的道理了。”

淮彬经小尼姑这样比喻,方始懵然憬悟,笑道:“一言提醒梦中人!”

小尼姑见他悟性这样高,内心亦十分高兴,笑问道:“你来此何干,为什么与这几个魔头打起来了?”

淮彬除了把自己与幻依那段缠绵的事情,隐而不提外,其余把和一魅双魔,结仇经过,以及道长失踪,经人指点来到蒙山寻找的事情,和盘托出。

小尼姑沉思一会,笑问道:“那指点你来的人是谁?”

淮彬伪称是个不知名的人。

小尼姑道:“据我晓得的,这蒙山阴阳两面,除了我师徒外,并无会武功的人在此隐居呀!恐怕上当了吧!”

淮彬自然不便把他和幻依的关系说出,忙以坚定的口吻说道:“这指点的人,虽然我不认识,但相信她不会骗我。”

小尼姑以开玩笑的语气说道:“这样相信人,恐怕要吃亏吧?”

淮彬摇头道:“不会的,她和小师父一样,对人最为热心诚实。”

小尼姑道:“这下恐怕就不诚实了!”

淮彬见她不相信,心中未免不快,反驳地道:“深山大泽,实生龙蛇,小师父说这蒙山,除你师徒外;别无会武功的人定居,那一魅双魔,又是从那儿来的呢?”

小尼姑见他面不快的颜色,但是,她又不愿意把自己看到的,告诉他,心中,难了好一会,才答道:“你不提起他们,还以为是你招来的呢?”

淮彬为欲证实他的话,指着谷中道:“崂山双魔就是打从这谷中出来的,雪山老魅虽然应敌正紧,未见他的来路,但总离不廾这座蒙山!”

书中的表,淮彬的推测,并不太错,崂山双魔,自从中了子母追魂蝶后,认出蝶中所蕴剧毒,其厉害并不亚于自己的白骨阴磷掌,因此顾不了害人,急忙兼程逃来这里,找到谷中第二道山环壁间宕洞区治,幸他两人,都是施放百毒的祖师,身带解药什多,看出子母追魂蝶来历,已知解毒方法,匆匆把臂上追魂蝶拔下,甫上解毒药,经三日夜的疗养,复原,欲赶到鲁西,找淮彬和幻依算账,谁知冤家路窄,相逢谷口,因此打了起来!

至于雪山老魅,果被淮彬料中,他故意把赤霞尊者造去和淮彬及卧云道长为敌,他一个人,却偷偷赶到蒙山来,就在优云谷的右面夹谷内养伤,听见三人拼斗的声音,才从隐藏处赶来偷看,见淮彬被双魔围攻,这才出情帮助,企图把淮彬击毙玄冰掌下,杀以泄恨。

他那里知道,人算不如天算,指使赤霞尊者与淮彬为敌,谁知反被淮彬乘机利用,诱使内哄,后来在天竺老魔的评理会上,赤霞尊者先与他反脸,造成群邪内部分裂,致遭惨戮之祸,此是后话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