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淮彬等头陀禅杖袭来,离头皮尚有五寸之际,突地拧身滑步,右手玉莲一举,“顺水推舟”莲瓣倒勾,扣住杖身,往右后方一夺,虽未将其脱手,但头陀的身体,却被带着摇晃两下,不禁面现惊诧之容。

淮彬笑道:“我说如何?还是把名号说出来吧!”

头陀略为怔神,杰杰怪笑道:“我乃五台赤霞尊者,小辈叫何名字?”

淮彬笑道:“在下李淮彬,大和尚来此,意欲何为?”

赤霞尊者道:“我受雪山老魅呼侗之托,来找卧云道长,索讨古玉符。”

淮彬眼珠一转,心说道:“我何不如此这般,让他们去火并,等师伯身体复原,尔欺我诈,习以为常,那雪山老魅把古玉符夺去,不知隐藏何处?被我们追赶,带伤而逃,却故意让你与我们为敌,他则躲在一边养伤,等他把伤养好,带了古玉符一走了事,再也记不起你个为他卖命的人了!”

赤霞尊者闻言,略为动容,旋即回复常态,厉声道:“小辈少在本尊者面前耍花枪,雪山老魅乃成名多年的前辈,那能做出这种出卖朋友的事?”

淮彬察言观色,知赤霞尊者,口头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已动摇,态度越发装出从容不迫,缓缓说道:“那倒不然,你有先人之觅,对我说的话自是听不入耳,但是他身上受伤,藏身处又异常诡秘,总不会是假的吧?”

赤霞尊者听完,沉吟不语,好似暗想心事般。

淮彬见他神色就知这和尚已是起疑,心中越发拿稳,笑说道:“我还特别提醒你,呼侗的机智诡诈,武林中人,差不多完全知晓,在他的脑海里,只有利害,没有道义!”

赤霞尊者被淮彬这几句话击中心病,不由他不信,面露怒容,铜铃大眼,射出凶光,恨声自语道:“可恶!可恶!”

突然发出宏亮的声音道:“小辈,你这些话是真的么?”

淮彬从容笑道:“说到此地,信不信由你!”

赤霞尊者怒气冲天,厉声说道:“发发觉是假,当心你的小命!”

淮彬笑道:“你如发现我骗你,不妨再到这儿来,我们找个清静的地方,斗个死活存亡。”

淮彬这样说,一面在坚定赤霞尊者的信心,使他及早离开,与雪山老魅内战,另一方面,他已试出赤霞尊者的武功,凭掌中五莲和白虹剑,足可斗得住,大家叫明拼斗,以免卧云道长受累。

赤霞尊者,口说一个“好”字,立刻纵身离去。

淮彬见赤霞尊者的轻功身法,和自己差不了多少,与刚才房上人的身法相较,差的甚远,心中暗道:“刚才那人是谁呢?他来有什么企图?”

淮彬的脑中,电光石火般闪的一闪,暗中打定主意,管他是谁?反正找上头来的,决不是好路道,如今先把眼前敌人遣走再说。

赤霞尊者庞大的身子,纵出村外五丈左右,淮彬凝目朝四下打量一眼,不见异样,乃展开水宫壁图上所学“天禽”身法,尾随赤霞尊者身后。

赤霞尊者乃旁门中有数的高手,淮彬身法虽然轻灵,那能瞒得了他?

回头一瞥,见淮彬跟来,忙将足步停步,厉声喝道:“你来干什么?”

淮彬笑答道:“还不是想从你身上,找寻雪山老魅的藏处呀?”

赤霞尊者,好似心中发急,怒叫道:“如再跟着我,立刻要你的小命!”

说时,掌中禅杖一抡,装着作势似扑之状!

淮彬神色自若,方想开口答话……

突听右侧树林中,发出“嗤”的一声冷笑。

这笑声,尖锐刺耳,在此万簌无声的深夜里,非但觉得刺耳,更令人心惊!

淮彬和赤霞尊者,耳目全都灵敏非常,一听笑声,已知是女人所发。

二人同时面露惊异之色,心说道:“这女人又是谁呢?”

赤霞尊者,性情急燥,刚想一想,铜铃大眼,瞪着小树林中,暴喝一声,纵扑过去。

只见一条高大的红影,在树丛中滚转不止,劈劈啪啪树杆折断的声音不绝。

但是,却不见有人的踪迹。“怪,真怪!”

淮彬和赤霞尊者的心中,暗暗这么说!

二人略为叫怪的功夫,又听左边的灌木林中,有冷笑的声音传来。

这次不仅有笑声,且还有讥讽的笑骂道:“凭你这几下,能奈得了我老人家,岂非做梦?”

赫然是一个老妇的声音。

赤霞尊者被老妇这一激,业已动了真火,口中怪叫道:“有种的!现出身来,和我见过高下。”

说着,手提禅杖,气呼呼的朝左面灌木林中赶去!

因两者相离有三十多丈,赤霞尊者用尽全力,也得四五个起落,才能到达,所以,赤霞尊者到了灌木丛中,徒使灌木遭殃外,敌人身影,仍然未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