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时正中午,丽日当空,秋阳的淫威,似乎更较盛夏为甚,使人挥汗如雨,气喘吁吁,难受已极!

这时,有四个白发苍苍,年纪都在花甲以上的老人,并不因天气酷热而终止他们一年一度的湖边祭奠。

他们的身材,三个瘦长,一个五短,看起来,那五短身材的,似乎更比其余的年纪要大上几年。

四个老人来到这鬼旋涡湖边,他们一边用手拭去头上的汗,一边把带来的香烛冥钱,以及香花酒果等,放在了地上。

由那个五短身子的老人为首,望空拜了三拜,老泪盈眶,颤抖着声音道:“大哥!二哥!

英灵不远,小弟张敬辜负了两位的重托,竟将你们唯一的命根子彬儿葬送鬼旋涡,小弟日受良心的鞭策。深感不安,本想以身相殉,消赎罪惩,经不住好友苦苦劝解,并相信彬儿决不是夭折之相,所以才活到今天,尚望英灵保佑,使彬儿早日归来,小弟也可安心了!?

张敬不到最后几句,几乎是泣不成声!

旁边三个长身老人见张敬如此悲痛,虽年年见惯,也觉的太过凄情,忙站起身来,三人合力,把张敬从地上扶起,由当中那个五绺银白长须的老人,温和安慰他道:“张兄无须悲痛,愚兄弟恩师传授,对于相法一道,也有几分心得。彬儿这般根骨至性的人,不但不会夭折,而且未来的成就,不知会高出我们多少,他这次被鬼旋卷走,决不会因此丧命,说不定有什么奇遇,都在意中。”

张敬经这三个老人,再次解劝后,内心的悲痛,少为减少,眼望着三人面上,说道:

“你们对我这样关心,非常感动,不过这种话,已说了六年,至今不应验,难免使人生疑!”

兄弟三人,听张敬如此说法,不免为之语塞,仓卒间答不上话来。

张敬见他们兄弟三人本然无语,心中越发生疑,认定他们的话,只不过安慰罢了,那能凭信,不由心中不快,凄然笑道:“我素来对临城三侠为人,异常钦佩,想不到竟对我谎言相欺,真叫人寒心。”

萧隐忙道:“张兄不要误会,小弟所言,全是实话,不相信举目以待,早晚会给张兄一个满意的答复。”

张敬嘴角微动,方欲再讲,突听湖中,轰的一声大响,瞬时,白浪冲天,狂风怒吼,一个五丈方园的旋涡,在离岸十丈远,急旋不止,正中出现一个三尺方圆一个水眼,陷落水面三尺多深。

张清手指旋涡,大声道:“鬼旋又出现了,鬼旋又出现了!”

四人齐用目注视旋涡,只觉得这个鬼旋,不禁水力奇大,声势更为惊人,同声赞叹,造化的威力,实非等闲。

四人正在凝神注视的时候,突观一条人影,急如闪电,从水眼中纵起,离水面上,足有十来丈高!

因那条人影,出现的这样突然,身形又是那股快,背对着自己,故无法看清。

张敬发出一声惊叫,萧家兄弟则连声说道:“这不是应验了么?”

李淮彬身在空中,听见人声发自后方,忙双手一分,拧身曲脚,一招“孤雁回环”回头向岸上扑去,落地看出是临城三侠和张敬时,不禁悲喜交回,赶上前去,叫了声:“张叔叔!”

立即跪倒在张敬面前,泪珠滚滚而下,再也无法出声!

张敬和萧氏三侠,见李淮彬果然平安脱险,同时,看他刚身突破鬼旋的身法,不仅奇快绝伦,而且纵起这高,在空中还能变招换式,率意而行,这种功夫,连成名多年的人都办不到,何况他年令那么少,如无奇遇,那能若此,全都兴奋的落下泪来,半句话也无法出口。

好久,还是淮彬因在水中独居六年,养成头脑冷静,明智果敢,的特性,首先把激动的心情,平静下来,说道:“张叔叔!三位萧叔叔,侄儿这次深入鬼旋六年,真是收获不少武功呢!”

四人听他这么说,急欲知道内中情形,也把激动的心情,镇压下来,眼望着他,目射异彩。

淮彬深长的吸了口气,这才把水宫的经历,讲了一遍,讲到李琦尸骨及留书时,面带悲戚之容。

四人听完淮彬所说经过,又是惊异,又是欣羡,发出惊讶之声,不免以大义劝解。

淮彬从身上拿出玉瓶,欲将玉莲实,奉敬他们。

四人忙止住道:“我们都是风烛残之人,那还配服这样奇珍,赶快把他收起来,以后救人吧!”

淮彬再三相劝,四人坚不接受,淮彬无法,只好收起,同时把李琦留书取出,给他们看。

四人看完,又是一阵慨叹,同声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如临城三侠舍身先入鬼旋,你就决无这种奇遇,可观因果相续,分毫不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