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梧桐落叶,枫林点丹,微山湖边的芦苇,亦微微带着一些枯黄颜色,运河南北已是深秋季节了。

正是下旬的寸候,天上星月无光,大地上呈现出一片寂静,万簌无声。

微风传来,只听到沙沙的芦苇声音,却看不清一切事物。

天是这么黝黑!地又是这么的沉寂!

此寸此地,正是夜行人的绝佳活动时候。

约莫午夜时分,在那微山湖畔,距房村东面,约里许远的隐湖山庄,正浸淫在黑夜中,远远看去,只是黑压压的-片庄房,既无灯火,也无人影。

忽然,从庄院中,冒出一阵黑烟,将整个庄院弥漫笼罩,从黑烟中,可以嗅到浓郁的硫磺,火硝,松香等气息。

霎眼工夫,只听得轰的一声,红光闪了一闪,立刻火蛇飞舞,熊熊烈焰,上烛霄汉,天空布上红霞,黝黑的大地,变成了赤红颜色。

火,这无情的火,晃眼将偌大庄院吞噬下去。

只见一条长大的人影,右腋下,好似挟着一个长包袱,从火海中,冒烟突火而出,在火光辉映下,略为一闪,立刻隐没于微山湖中。

这条长大人影,刚刚消失,火海中又纵出一条瘦小人影,疾如电闪,沿着微山湖畔北行,晃眼无踪。

先后两条人影,身法都异常快,因此,无法看出他们的形貌衣着,不过,从其轻灵快捷的身法来看,足见这些人,全是武林高手。

房村的居民,被这浓郁的硫磺,火硝,松香味刺激,皆从酣梦中惊醒,开门-看,见隐湖山庄,浸没于火海中,不由大声惊叫起来-

时,人声鼎沸,杂乱异常!

“隐湖山庄,蔡善人家起火了,赶快去抢救呀!”

“蔡善人是我们房村的生佛,我们不能不救呀!”

“老天真没生眼,这么行善人家,灾劫偏降到他的头上,不是太不公平吗?”

“求求菩萨保佑,使蔡善人一家平安。”

于是,呼救声,关切声,怨愤声,祈祷声,嚷成-片,此起彼落,便加上小孩子呼娘叫爷的哭喊声,挑桶取水和紊乱局促的足步声,越发使这座村子,骚动不安,愈形混乱。

不多时,百数十个男女,各拿着救火器具,赶到了火场外围。

离火场尚有百十丈许,只见人影幢幢,闪出十几个手拿明晃晃钢刀的蒙面壮汉,厉声喝道:“快滚!少管爷们的闲事。”

有两个年轻村民,出声说道:“我们是来救火的,并非管你们的闲事,真奇怪,难道说救火也不对吗?”

蒙而壮汉,并不答话,只是桀桀怪笑-声,手中钢刀一挥,竟将两个年轻村民,斩于刀下,并发出粗犷的声音,喝道:“再不滚,这两人就是榜样!”

十几个蒙面壮汉,在说话时,气势汹汹,白晃晃的钢刀,挥动不停,大有一言不合,立刻行凶之势。

人到底是血肉之躯,贪生怕死,本是常情,何况对方,乃是杀人如剪草的匪类,又亲眼目赌两个年轻村民的惨状,令人心胆惧寒,内心中,虽感念蔡善人平日恩德,无奈眼前匪类这般凶狠,一个个早骇得魄散,抱头鼠窜而逃。

蒙面壮汉早巳把百数十村民骇退,不由得个个得意洋洋。

正当十几个蒙而壮汉,得意欢笑声音,尚在空中摇曳的时候,蓦见黑影-闪,银虹暴涨,十几个蒙面壮汉,连黑影形貌和来路尚未看清时,已被腰斩两段,陈尸于地。

那条黑影,在尸体周围,略为盘旋,然后风驰电掣般,朝湖滨庄门而去,此人来去似箭,神速异常,只有用电光石火差堪比拟。

这隐湖山庄,面湖而建,距湖滨,约十丈左右,门前是个十几亩方圆的广场,白沙铺地,平整异常,四周边缘,植有数百株杨柳,柳丝飘拂,绿叶青葱,天寸虽已人秋,但无一丝枯败衰落现象。

广场上,此刻正有十几条人影,兔起鹊落,恶斗不休!

这些人,虽是拼斗剧烈,却是一味哑斗,更无金铁交呜的声音传出,足见全是武林高手,纯以上乘功力拚斗。

尤可怪的敌对双方,众寡悬殊,十六对一,被围之人,虽已迫得身躯摇幌,步履蹒跚,兀自勉强抵抗并无退意。

双方的身形和招数,亦与中原正邪各派的武功不同,不但轻灵飘忽,迅捷如电,而且招术奇诡,出于一般武术常轨以外,难以看出他们的道路,唯听有低沉的哼哈声音。

当中那人,被这多高于围攻,身法越来越慢,渐形不支,几乎成了摇摇将坠之势。

对面十六人,见对头已成瓮中之龟,心中甚喜,蓦听一个粗犷洪厉的声音道:“蔡萍生!

事情拼到这般地步,你还想抵抗吗?不如把古王符献出来,我们结个鬼缘,给你个全尸,否则把你剁成肉呢,方泄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