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虚脱无力地回到住处,晓柔摸了摸头发,才发现她的头巾不见了!

对了,刚刚在机场外无缘无故吹起一阵强风,一定是在那时掉的。

没想到他变这么多,似乎比以前更成熟、更具魅力,但表情却多了分冷硬。

她隐隐一叹,突然想起他既然回来了,会不会住进这里,那她……她是不是也该搬走了呢?

可是时间匆促,她该搬去哪儿?

回家吗?她不希望过那种被父亲保护的生活,那只有另觅住处这条路了?

铃──突然电话响起,晓柔立刻接起。「喂。」

「晓柔,你知不知道沈灏回来了?」来电的是章姗华,就在晓柔离开于可刚不久,她也渐渐发现那男人有著太多要不得的缺点,也与他分手了。

「我知道。」她无力地点点头。

「你知道?那你去机场见他了没?」前阵子章姗华终於明白晓柔退婚的真正原因,对那个没担当的于可刚更有著极度的不满。

「我去了,可是他……他没看见我。」

「你傻瓜呀,不会喊他?」章姗华可是非常希望晓柔与沈灏能复合,瞧他们郎才女貌,多登对啊。

「喊他?!」晓柔摇摇头,怅然若失地说:「我怕……怕他根本不想认我。」

「你想太多了,沈灏既然爱了你那么久,怎会因为一两年的分离就变了心?」章姗华对他可是信心十足。

「你不懂,他身边已有一位很漂亮的女友,再说当初是我舍弃他,现在又有什么立场要他再接受我?」晓柔苦笑,这种情况她能怎么说?只能用「自作自受」来形容了。

「你就是死脑筋,有女朋友又如何?抢过来呀。」在章姗华的观念中就是要勇敢追求所爱。

晓柔可不是那种人,除非她重新投胎,看能不能转性。「别说了姗华,我午餐还没吃呢,想出去觅食了。」

「你──好吧,随你了。你得好好照顾自己呀,可别让那个毫无担当的于可刚影响一生的幸福。」由此可知章姗华恨死了于可刚。

「我会的,谢谢你,姗华。」

挂了电话后,她披上外套,离开住处,缓缓走到大马路上。

她不知道要去哪儿吃饭,只是漫无目的的走著,突然她发现眼前停著一辆非常眼熟的车子!禁不住地,她停下脚步在车子后方直观望著……

是他的车!没错,这是沈灏的车!

突然,车门打开,她眼睁睁看著一个男人从里面走出来,就在他锁上车门时也同样往她的方向望著。

刹那间,两人四目相对,同时愣住。

「晓柔!」是他先开口。

「嗯……沈……沈灏……」她怯怯地看著她,喊他的名字竟带著抖意。

他扯唇轻笑,故意将气氛弄得轻松些。「怎么了?才多久不见,喊我的名字居然喊得这么生涩?」

「我不是,我……」老天,她拚命要自己不紧张,可为何还是抖个不停?

瞧她双手抖得厉害,沈灏心头一阵担忧,於是不做多想地朝她走近,伸手就抚上她的额头。

没发烧!再望向她那对错愕又意外的双眸,他赶紧解释。「对不起……发现你直发抖,我还以为你不舒服。」

听他这么说,她心口一热,有种想哭的冲动!尽管他表现得分外疏离,可应该还是关心她的。

「没关系,我想我是饿了。」她本来就是出来找东西吃的,所以就掰了这个理由。

「饿了?」他眉一挑。「如果你不介意,我想我们算是好友重逢,我请你吃一顿如何?」

「你要请我吃饭?」她好意外。想问他他的女友呢?可又怕他知道她在注意他。

「怎么?你有约?」

「不,没有,那就让你破费了。」晓柔赶紧澄清。

他将车门打开,客客气气地说:「请进。」

待晓柔坐进车中,沈灏问道:「想吃些什么?」

「都可以。」只要能和他一块儿用餐,就算是路边摊,对她而言都是幸福的。

「那么老地方可以吧?」他没有回头,一张脸上完全没有喜怒的表现。

晓柔转首看著他,只能看见他那酷冷的侧面。

「你还记得?」她轻声问。

他表情猛地一僵,接著笑了笑。「你放心,我今年才二十九,应该还不至於提早老人痴呆吧?」

「呃……」被她这一说,倒显得她蓄意了。

见她低首不语,沈灏顺口问出他最想知道的事。「你……你和于可刚现在进展得如何?有好消息了吗?」

晓柔脸色一变。「我……」

「怎么了?」他终於回头正视她的表情了。

怕被他笑话,笑她当初竟为了一个花心又孬种的男人舍弃他,她只好撒谎了。「嗯……我跟他感情不错,应该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