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则 虎丘山贾清客联盟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十则 虎丘山贾清客联盟

《食物志》云:扁豆二月下种,蔓生延缠,叶大如杯,圆而有尖;其花状如小蛾,有翅尾之形,其荚凡十余样,或长,或圆,或如猪耳,或如刀镰,或如龙爪,或如虎爪,种种不同。皆累累成枝,白露后结实繁衍。嫩时可充蔬食菜料,老则收子煮食。子有黑、白、赤、斑四色。惟白者可入药料,其味甘温无毒,主治和中下气,补五脏,止呕逆,消暑气,暖脾胃,除温热,疗霍乱泄痢不止,解河豚酒毒及一切草木之毒。只此一种,具此多功,如何人家不种他?还有一件妙处,天下瓜茄小莱有宜南不宜北的,宜东不宜西的,惟扁豆这种天下俱有。那猪耳、刀镰、虎爪三种,生来厚实阔大,煮吃有味。惟龙爪一品,其形似乎厚实,其中却自空的,望去表里照见,吃去淡而无味,止生于苏州地方,别处却无。偶然说起,人也不信,今日我们闲话之际,如有解得这个原故,也好补在食物《本草》之内,备人参考。内一人道 :“这也是照着地土风气长就来的。天下人俱存厚道,所以长来的豆荚亦厚实有味。惟有苏州风气浇薄,人生的眉毛尚且说他空心,地上长的豆荚越发该空虚了。”众人道 :“姑苏也是天下名邦,古来挺生豪杰,发祥甚多。理学名儒,接踵不少。怎见得他风气浇薄?毕竟有几件异乎常情、出人意想之事,向我们一一指说。倘遇着苏州人嘴头刻薄,我们也要整备在肚里尖酸答他!” 那人道 :“苏州风俗全是一团虚讳,一时也说不尽。只就那拳头大一座虎丘山,便有许多作怪。

阊门外,山塘桥到虎丘名为七里,除了一半大小生意人家,过了半塘桥,那一带沿河临水住的,俱是靠着虎丘山上养活,不知多多少少扯空砑光的人。即使开着几扇板门,卖些杂货或是吃食,远远望去挨次铺排,到也热闹齐整。仔细看来,俗语说得甚好:翰材院文章,武库内刀枪,太医院药方,都是有名无实的。一半是骗外路的客料,一半是哄孩子的东西。不要说别处人叫他空头,就是本地有几个士夫才子,当初也就做了几首《竹枝词》或是打油诗,数落得也觉有趣。我还记得儿首,从着半塘桥堍下那些小小人家,渐渐说到斟酌桥头铺面上去:

路出山塘景渐佳,河桥杨柳暗藏鸦。

欲知春色存多少,请看门前茉莉花。

古董摊

清幽雅致曲栏干,物件多般摆作摊。

内屋半间茶灶小,梅花竹笪避人看。

清客店(并无他物,止有茶具炉瓶。手掌大一间房儿,

却又分作两截,候人闲坐,兜揽嫖赌) 

外边开店内书房,茶具花盆小榻床。

香盒炉瓶排竹几,单条半假董其昌。

茶馆(兼面饼)

茶坊面饼硬如砖,咸不咸兮甜不甜。

只有燕齐秦晋老,一盘完了一盘添。

酒馆(红裙当垆)

酒店新开在半塘,当垆娇样晃娘娘。

引来游客多轻薄,半醉犹然索酒尝。

小菜店(种种俱是梅酱酸醋,易糖捣碎拌成) 

虎丘攒盒最为低,好事犹称此处奇。

切碎捣齑人不识,不加酸醋定加饴。

蹄肚麻酥

向说麻酥虎阜山,又闻金肚壮而鲜。

近来两件都尝遍,硬肚粗酥杀鬼馋。

海味店

虾鲞先年出虎丘,风鱼近日亦同侔。

鲫鱼酱出多风味,子鲚鳑皮用滚油。

茶叶

虎丘茶价重当时,真假从来不易知。

只说本山其实妙,原来仍旧是天池。

席店

满床五尺共开机,老实张家是我哩。

看定好个齐调换,等头银水要添些。

花树

海棠谢了牡丹来,芍药山鹃次第开。

柴梗草根人不识,造些名目任人猜。

盆景

曲曲栏干矮矮窗,折枝盆景绕回廊。

巧排几块宣州石,便说天然那哼生。

黄熟香

一箱黄熟尽虚胞,那样分开那样包。

道是唵叭曾制过,未经烧着手先搔。

时妓

好女新兴雅淡妆,散盘头发似油光。

梳来时式双飞鬓,满头茉莉夜来香。

老妓

涂朱抹粉污流斑,打扮跷蹊说话弯。

嫖客偭多帮衬少,扯扯拉拉虎丘山。

私窠

机房窠子半村妆,皂帕扳层露额光。

古质似金珠似粟,后鹰喜鹊尾巴长。

和尚

三件僧家亦是常,赌钱吃酒养婆娘。

近来交结衙门熟,蔑片行中又惯强。

花子

蓬头垢面赤空拳,蓝缕衣衫露两肩。

茶棚酒店如梭串,哀求只说舍铜钱。

老龙阳

近来世道尚男风,奇丑村男赛老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