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天方亮,当天际的金色灿光从窗缝射在唐容儿的小脸上,她便皱皱可爱的眉,缓缓张开双眼。

但下一秒发现自己竟是枕在一个男人的臂膀上时,她立刻吓得想坐起来!但是俞十七另一只粗重的大手竟然就压在她身上,几乎让她无法动弹。

“干嘛这么急,不过才刚天亮。”他低沉的嗓音在她耳畔缓缓说道。

“呃……你把手拿开,我们昨天不是说好的?”唐容儿一抬头,那两片唇就差点碰触到他的,因而害羞的马上转开脸。

“说好什么?”他当然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只不过他压根不想忆及。

“说好就只有昨天忘了所有事,现在我们之间的仇恨又回来了。”好不容易,她终于推开他,连忙转身将散开的衣襟给重新拉上。

俞十七叹口气,“你就非得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除非你告诉我,你相信我爹并没害你爹,那我就不提。”明明他是这么在意那件事,他还想故意忽略吗?

“这……”俞十七还真从没想过在他这个报复计画中,竟会出现她这么一个恼人的意外,真是伤脑筋!

“无话好说了吧?咱们快赶路了。”她难过的奔出房间,正想打水梳洗,却见香香一人在下头坐着。

“香香,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唐容儿连忙下楼关心问道。

“我是在这里等姊姊的,姊姊要离开了是吗?”香香见到她,露出一副不舍的模样,“谢谢姊姊昨晚陪我做的事。”

“别这么说,结果怎么样呢?”

“他请我吃糖葫芦,还送我回家。”看着香香甜甜笑了,唐容儿确信自己昨晚做对了一件事。

“那要好好珍惜他,更要好好孝顺爷爷,知道吗?”她摸摸香香可爱的脸颊,“姊姊待会儿就要离开了,陪姊姊去后面打热水好吗?”

“好。”香香牵着唐容儿的手一块儿到后面去。

此时站在楼上俯看这一切的俞十七,眉心不禁紧蹙了。如果查探过后,仍确信唐家本是害他爹的凶手,那他又该怎么办呢?

梳洗过后、用过早膳,他们便和掌柜告辞,离开客栈往京城的方向前进。

路上唐容儿问道:“依我们的脚程,我们哪时候到得了京城?”

“再五天左右。”他盘算了下。

“那如果探查结果是我对呢?”唐容儿又问。

“我认输,立刻撤下‘一品酒楼’、离开金梅镇,还你平静。”俞十七毫不考虑的说道。

“就这样?”她止住脚步。

“那如果我是对的,你爹不像你心目中这么完美,你会怎么样?”俞十七反问。

“那我就任你宰割。但请你放了‘唐巾’,我的姊姊们是无辜的。”唐容儿旋身望着他,“怎么样,你肯不肯答应?”

“我当初的计画不是如此。”他半眯着眸,撇嘴笑说:“我要的是把‘唐巾’完完全全、彻头彻尾的给毁掉。”

“你!”唐容儿倒吸口气,“难道我赔给你还不够,你非得赶尽杀绝?”

“怎么?你现在对你爹的信任度降低了?”瞧她那副忧心的神情,俞十七不禁想挑衅一下。

“谁说的?我当然相信我爹不会……他绝对不会……就怕事隔多年,证据不足,让他就此含冤莫白。”这是她唯一担心的事。

“还没调查前,不要说这种大话。”俞十七加快脚步朝前走。

唐容儿也只好泄气地跟在他身后,偷偷落着泪,为了不让他发现,她强力压抑住抽噎的冲动。

可走着走着,俞十七突然停下脚步,害得唐容儿险些儿撞上他的背。

下一刻,他竟赫然旋身紧抱住她,将唐容儿的小脸压在心口上,“不是叫你别再哭了吗?为什么你总是不听话?”

“呃!”唐容儿愣住,不明白他为何要突然将她抱得这么紧,“我……我又没哭。”

“没哭?你就是爱逞强。”他执起她的小下巴,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你要是唐家本的女儿,为什么扰得我心头乱成一气儿的居然是你?”

“你!你……你是不是真的爱上我了?”她一双大眼眨呀眨的,“不要再敷衍了事,告诉我,是不是?”

他没回答她,只是将她搂得更紧,他想,这样的无声胜有声,不就已说明了一切?

“你不说没关系,但……但我可以告诉你,我喜欢你,也爱上你了。”唐容儿坦率地笑了笑,但当发现他的身躯倏然绷紧时,她忍不住又道:“别紧张,我这么说并不是要你对我好一点,我只是不想再隐瞒自己的心思。”

“如果你们唐家真对不起我们俞家,我还是不会放过你的。”俞十七放开她,“快点儿赶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