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唐容儿回到客栈后,还得将笑容挂在脸上,对三个姊姊掰着这趟求食材之旅有多刺激好玩,却不能表现出其实自己的心有多痛,更不明白为何心底有了某个人的时候,会这么的沉重,甚至连呼吸都觉得有压力。

“你说那里全是珍贵食材!我们都不曾见过的吗?”唐甜儿闻言,当真感到新鲜不已,如果可以,她还真想亲眼瞧瞧。

“嗯,光菇类就有像这圆桌这么大朵的。”唐容儿夸张的比了个好大的动作。

“那该不会是灵芝,你认错了?”唐茜儿扯她后腿的毛病又犯了!

“三姊,你如果不信就别问了,瞧你,我回来三天了,天天问起的是你,说了不信的也是你,那算了。”唐容儿不悦地低头拿起擀面棍擀起面来。

“才这样说就生气了喔!”唐茜儿低下头,将小脸与唐容儿低垂的脑袋相对视,这一瞧,刚好被唐容儿一滴泪滴直滴在她鼻尖上,吓得她赶紧抬起头来。

“你……你这丫头怎么搞的?”唐茜儿摸摸鼻子。

“没有,我只是被葱头给呛了。”唐容儿轻轻拭去眼泪。

“葱头?!”唐茜儿紧皱着眉睇睨着她,“你是在擀面还是在切葱头呀?到底怎么了嘛!你说呀!”

唐容儿却抿紧唇,什么都不肯说,只知道拚命擀着面,而这情景看在大姊唐萱儿眼中可是担忧不已。

“这阵子你不再去‘一品酒楼’,我虽然安了心,却也觉得更可疑,但你不说我就不问,可现在──”唐萱儿上前将她转过身来。

唐容儿却突然朝她做了个鬼脸,“姊,哈……你们全被我唬了,难道你们忘了我是最喜欢捉弄人的吗?”

“你这丫头就是这样,我还真被你给吓住了。”唐甜儿信以为真。

“那你说,为什么不肯再去‘一品酒楼’查姓俞的底细?”唐茜儿才没有这么好骗,再次发出疑问。

“因为我已经全知道了,他这人有病,非得买一堆贵死人的食材来送人吃喝不可,不过反正是造福了金梅镇,我也无所谓。”唐容儿耸肩一笑。

“真是这样吗?”

“好了,你们再不相信我,我也没办法。”唐容儿噘起嘴儿,然后捧着擀好的面皮出去外头包起饺子来。

“我看她还挺活泼的,应该没事。”唐甜儿朝唐萱儿笑笑,“我们也该开始忙-!听说‘一品酒楼’下礼拜就要开张了,到时候咱们该怎么跟他们的高级食材较量,这才是最重要的。”

“说的也是,晚点儿咱们也来想想菜单,求个新鲜。”唐萱儿目前想到的应对法子也只有这个了。

“咱们就拿出真本事,我就不信会敌不过他们,姊姊们安心吧!”唐茜儿倒是看得挺开的,不过她这样的说法也没什么不对,至少这么说会让大家的情绪不再这么紧绷。

但是待在外头包着饺子的唐容儿,心里仍好奇着俞十七这么做的目的。而且她忍不住想见他,但见了他又如何呢?

重重吐了口气,她只想将他的影子重重抛开。

“一品酒楼”终于开张了,就如同一开始发出的消息一样,他们以半卖半送的方式营业,再加上店内装潢得非常有格调,完全跳脱了“上宝楼”的庸俗,因此坐在清雅的环境里品尝好吃的膳食、欣赏好听的乐曲,客人都享受得不想离开了。

这样的优势自然对其他酒楼与客栈的生意造成严重影响,尤其是向来与“上宝楼”对立的“唐巾”,影响更是大。

“怎么办,一整天下来就只有两、三位熟客。”小鲁直在里头焦急的踱着步,“就连住宿的客人也都全搬到‘一品’去了。”

“三个月?目前才三天我们就一副快倒闭的样子。”唐甜儿也跟着叹了口气,“真不敢想像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

“其他店家怎么说?”唐萱儿问着小鲁。

“还不是一样哀哀叫吗?唉……那个‘一品酒楼’真会害死人。”小鲁直摇头,“我就算抓破头皮,也想不明白他们到底有什么样的用意。”

此时唐容儿突然拍桌站了起来,“我去问他。”

“容儿,你不是不再去了,干嘛又要跟他牵牵扯扯?”唐茜儿拉住她,直觉她与那个姓俞的有着难以解释的关系。

“不,还是让我去看看。”唐容儿对唐茜儿勉强扯了抹笑后,便独自步出“唐巾”。

可以想见,当她就这么踏进“一品酒楼”时,引来了多少惊疑的目光与骚动。而与小江正在柜台前忙碌的俞十七当听见众人的抽息声,一抬起头的刹那,那深幽的目光突地一凝。

小江睁大眸说:“老板,这位姑娘好美呀!不过……好像有点儿面熟,我们店里曾来过这么美的姑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