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培龄坐在办公室内发着呆,经过半个多月的努力,依旧枉然。

商场真是现实呀!你发达的时候大家都把你给捧着,但是你一旦失势,可就没有人愿意理你了。

也有啦!可那是种施舍,不是帮助,但毕竟十亿元不是小数目,谁又有这么多的闲钱可借人呢?况且,要回收也不是三年两年就能达到的事。

今天已经是票据要兑现的日子,如果三点半轧不进去那些现金,她真不知道明天各大报头条会怎么刊登。

天……该怎么办呢?

从双手中抬起脸,她望着桌上的小时钟,已经三点二十分了,看来该是她面对命运的时刻了。

“铃……”突然,桌上电话响起,她佣懒地拿起话筒,却没出声。

“副总吗?”是秘书的声音。

“嗯!有事吗?”培龄抚着额无力地问。

“会计组长刚刚说——”

“我知道了,跟她说我已经想尽办法,仍毫无头绪了,时间剩下五分钟,富亿大概没救了。”她闭上眼。

“不是的,她是说我们的存帐户突然多了十亿现金。”秘书急促地说。

“什么?”培龄从手心中抬头,震惊地问:“是谁汇来的?”

“她说不知道,对方没有留下任何资料。”

“那么大笔资金不可能用现金汇人,从银行帐户循线查回去,一定可以知道对方是谁。”培龄立即吩咐。

“我知道,我马上去查。”

“要快。”不知为什么,培龄心底有着说不出的急躁,彷似未查出是谁,她就无法宽心似的。

“是的。”

秘书挂了电话后便打去银行调查……经过一连串的转折,这才发现这十亿金额竟是从关劲东的私人帐户而来的。

而当秘书将调查结果回报给培龄知情后,她竟然像傻了似的坐在椅子上,只剩下微微的呼吸声。

他光私人帐户就有这么大的一笔钱,当初她还怀疑他是因为她是柳培村亲生女儿的身分才接近她的……

想着,她立即站起奔出办公大楼,拦了辆计程车迅速前往关东集团。一到目的地她立即冲了进去,“我要找关总裁。”

“总裁他在开会,能不能——”

“那我知道了,谢谢。”

她曾在这儿工作了好一阵子,当然知道会议室在哪儿。搭上电梯来到会议室楼层,她便等在外头,希望他开完会后她能立刻见到他。

可不一会儿工夫,她就见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而走出来的人便是近两个月不见的男人。

“听说你找我?”他表情依旧淡漠,就好像没事发生一般。

“你为什么要帮我?”她哑着声问。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关劲东好不容易将黏在她脸上的视线给拉了回来,“我很忙,就不跟你闲扯淡了。”

他才要转进会议室,却听见她说:“你的会议几点结束?”

“不知道。”

“那我等你,不见不散。”培龄哑着声说。

关劲东的脚步顿了下,但随即说:“随便你。”

见他又步进会议室,她只好坐在外头的长椅上等着他,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下班时间过去好久之后,她才看见有人陆续从里头走了出来,就是独独不见他。

可她答应他会在外面等着他,所以她也不吵他,只是默默地一直等着……等着他出现。

时钟一声又一声的响起,眼看墙上的钟已敲过九点,他居然还没出来,该不会会议室里有后门吧!

一个人窝在漆暗的长廊上,她靠在墙边耐心等待着,好不容易会议室的大门又再度敞开,站在门口的男人与她四目相望。

“你还没走?!”关劲东不敢置信地问。

“我说过不见不散。”她直望着他那张依旧俊帅的脸孔。

“你到底想干嘛?”原以为躲久一点儿,她早该回去了,没想到这女人还挺有“夙夜匪懈”的精神。

培龄敛下眼,“对不起……我想我错怪你……”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他看看天花板,“你喜欢在这里过夜是吗?那请便,我想回去了。”

他旋身就要离开,可培龄却突然蹲了下来……紧抱着肚子。

“你怎么了?”余光瞧见她突然蹲下的身影,关劲东立即转身走向她。

“肚……肚子痛。”她的声音在颤抖。

“怎么会这样?是不是……饿了?你还没吃东西吧?”他一改刚才的冷漠,整个人忧心忡忡的。

她摇摇头,撑着想站起,可胃部抽疼的感觉让她又垮了下来。

“你真是……算了,先离开再说。”说着,他便抱起她,迅速离开这里。

开着车在前往医院的途中,他看到一处卖消夜的地方,“我想你是饿了,吃点儿东西吧!可以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