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午休时间,好不容易确定何嘉嘉已离开公司,翁培龄这才买了个三明治回到办公室,然而办公室内已空无一人。

看着桌上已空的茶杯,她端着杯子来到茶水问,却突然听见茶水问内休息室中女同事交谈的声音。

“刚刚那个何嘉嘉我一看就讨厌。”一位女同事先开口。

“为什么?”

“每次她来呀!都会在总裁办公事逗留好一会儿,还故意发出一种怪声怪调的诱惑声。”她压低嗓又说:“我的办公桌离总裁办公室近,虽然有隔音,但那女人像是怕人听不见似的,叫的声音可淫荡了。”

“你的意思是总裁和何嘉嘉经常在办公室内……那个……”

“没错。”那女同事笑得诡异。

“刚刚有吗?”

“刚刚倒是没听见,不过,我想少不了吧!”

“可那位胖妹不也在办公室?”有人好奇的发问了。

“她可能也是受不了了,所以早就逃出来了。”她掩嘴低笑。

“我想她肯定伤心死了,说不定还自以为靠着柳培村的关系,可以嫁给咱们总裁呢!”有人用鄙夷的语气说。

“如果她真有这样的念头,那她就大错特错了,咱们总裁哪会看上她。”

“没错、没错,若是没有蛔娜多姿的完美体态,总裁是绝对看不上眼的,或许她回去作梦还有可能。”另一个人说出更伤人的话。

“你说的也对啦!可是有一点我倒是想不透。”

“哪一点?”

“上个月总裁不是跟一个女人上饭店开房间被人偷拍吗?事后他居然说那女人就叫“翁培龄”,你们说这怎么解释?”

一个女同事立即断言道:“那女人不会是她。”

“你怎么知道?”

“如果真的是,总裁就不会说出姓名,之所以会说……八成是这女人得罪过他,他想乘机报复。”有人点头说道。

“那真的很毒耶!据我所知,现在有不少报纸都在注意她了。”

“成名也没什么不好呀!只是方式很奇怪……”

接下来的话培龄已听不下去了,她端着茶杯心神不宁的回到办公室,剥开三明治,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

不久,上班钟声响起,她才刚收好桌面就见关劲东走了进来。

“培龄,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找一份资料,在后面柜子第657号资料夹。”说着,他便拿了份合约坐到旁边的沙发上。

培龄面无表情地走过去打开檀木柜找着他要的资料……在这过程中,关劲东的目光不时瞟向她那张苍白的小脸。

“怎么了?瞧你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他抿唇一笑。

她不说话,只是找着他要的东西,找到后便将它放在他面前,接着转进自己的办公桌,专心做着手边的工作。

“喂!你现在帐务处理做得怎么样了?”他问。

“还可以。”她淡漠地回答。

“拿过来,让我看看。”关劲东靠向椅背悠哉地说。

她站了起来,把桌上的资料拿给他,“请过目。”

“呵!是受了什么刺激吗?居然变得那么有礼貌了。”扬起嘴角,他指着对面的位子,“坐呀!”

培龄犹豫了一会儿才坐下来。

关劲东仔细看了一下内容,以及她做出的注解,这才意外发现她还真是进步神速,过去他是小看她了,难怪柳老会对他们柳家子孙这么有信心。

“满不错的,但有几个地方还需要改进。”他指着上头几点比较不该出现的错误。

她坐直身子往他指的地方看过去,见她看得辛苦,他索性说道:“过来听会方便些。”

培龄依旧没有很快地做出反应,约莫三十秒后才站起来朝他走过去,但就在她准备坐在他身旁的位子时,他却突然揽住她的腰往他大腿上一拉。

“你要做什么?”她大声吼道。

“嘘……小声点。”关劲东邪恶一笑,“你该知道这里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外头还是听得见——”

接着,他居然学着她在茶水间听见的声音说:“那女人像是怕人听不见似的,叫得可淫荡了。”

“你……你听见了?”她很诧异。

“当时我正好从茶水间经过,却看见有个女人端着茶杯不停发着抖。”他贴近她的脸,笑得可邪魅了。

“别说了。”培龄赶紧从他大腿上跳了起来。

“好,就不说。”他指着桌上的资料,“来,开始吧!”

培龄见状,这才小心翼翼地坐在他身边等着他开口。

而这男人一改方才的玩世不恭,说变脸就变脸,以过分正经的脸色对她讲解帐务上的重点……但不可忽略的是,他带着某种含义的眼神不时瞅着她,让培龄感到万分不自在。

发觉了她的心不在焉,他的声音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