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培龄现在学习得怎么样了?”

三天过后,柳培村打了通电话给关劲东,关心着培龄的学习进度。

“她……嗯……还好。”正在书房翻阅文件的关劲东突然接到他的询问,想了好久才这么说。

“你是在安慰我吗?”柳培村从他的语意中猜出端倪。

“柳老,很多事都不是一蹴可几的,依她的资质与学习态度是要一段时间才能看见成果。”关劲东冷静地说,尽量不伤及老人家的心。

“我懂……你这么说我更明白了。”他揉揉眉心,“只是我很想赎罪,为过去所做的错事尽点心。”

关劲东可以理解地点点头,“您放心,日子一久,她定能体会您的心情,所以您要多保重。”

“我会,只是我年纪大了,体力又不及以前,所以培龄的事还得麻烦你,你会不会觉得我的要求太过分?”

“快别这么说,我只知道,没有你就没有我。”关劲东懂得何谓“受人点滴、泉涌以报”的道理。

“但我绝对没有要你回报的意思。”柳培村立即说。

“我知道。”

“而是我不相信别人。”柳培村轻轻叹了口气,“只有你。”

关劲东扯唇一笑,但依旧不敢打包严可以把一块普通石头琢磨成璞玉,只能回答,“我尽力。”

闻言,柳培村松了口气,“尽力就好,我也只能请求你尽力了。”

被他这么一说,关劲东静默不语。

“对了,春洋建设所盖的“八田大厦”明天落成,将在八田饭店举行盛大的晚宴,你收到邀请函了没?”柳培村突然转了个话题。

“当然收到了。”

“明晚我想让培龄代替我去。”他是考虑了许久才下这个决定,的。

“您说什么?这个决定未免太匆促了!”关劲东可是一点儿都不同意。

“我知道我是操之过急,但是,让她早点接触上流社会的人,有助于她未来的发展,不是吗?”现在柳培村一心想的只是培龄。

“这……”

“拜托你。”老人家再次恳求。

“好吧!但还是那句老话,带她出席可以,但她的未来我可不敢保证。”关劲东深思后便说。

“谢谢,我明白。”柳培村感激万分。

关劲东轻逸出一抹无奈地微笑,挂了电话后,眉头已控制不住地拢起,“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摆脱她?”

就在他颦额深叹之际,突然外头传来一种怪异的声响。关劲东愈听愈觉得不对劲,走出书房一瞧,竟然看见她搬了一堆食物在餐厅里快乐的大啖着。

“你一天不吃这种高热量的东西就会死吗?”他站在她背后突然出声。

培龄吓了一跳,回头看着他那一脸不屑的神情,内心大为受伤地说:“我一整天的食物都被你控制着。你是不是存心想饿死我啊?”

“你的食物都是经过营养师配制而成的,绝对饿不死你!”他就站在餐厅门外,倚着门框说。

“话是没错,可我不爱吃呀!”尤其是沙拉餐。

“我知道你爱吃什么。”他连想都不想便说。

“真的?”

“蛋糕甜点、西餐牛排、饮料可乐、零嘴蜜饯。”他随口说了几样东西。

“你怎么知道?真厉害!”虽然有点儿难为情,但她还真不得不佩服他。

“因为桌上正好有这些东西。”他用眼神瞄了瞄桌上一堆可怕的高热量食物,“我看我明天得把冰箱清空才是。”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我吃一些东西就会吃垮你?”她很不满地噘起嘴。

培龄就是想不透,为何经过这几天的想处,她会渐渐在意他说些什么、想些什么?只要他对她的评价不好,她就难过得想痛哭流涕。

虽说如此,对于关劲东来说,为了她好,他还是非得这么伤她不可。

因为,他隐约看得出来其实她的五官算是清秀漂亮,还拥有白皙无瑕的皮肤,他深信,只要她努力的节制饮食,自然而然的瘦下来,她应该会活得更有自信。

“肥胖又不是罪。”她不平地说。

“没错,是不及罪,但却能影响你的一生。”他说的是事实,在上流社会里,那些名流非但会以“金钱”作为衡量朋友的标准,也会以“美貌”为优先选择的条件。

“我才不管这些。”她赌气地说。

“那就随便你了。”他跨出餐厅,却突然又止住步子,“明晚有场很重要的晚宴,你将代表“富亿”集团前往。”

“啊?!你说什么?”她……她什么都不懂,根本没有信心可叫做好这件事。

“明晚的晚宴你无论如何都必须到。”他不厌其烦地又说了一遍。

“怎么会是我?”她很讶异。

“因为你是柳老的继承人。”他眉头一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