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我已经和柳老……也就是你伯父联系过,他正在家里等着你。”下了飞机在计程车上,关劲东先以手机联络后才对她说。

“我……我伯父是个什么样的人?”翁培龄有点担心地问。

“他是很好的人。”他简单的解释。

“我很好奇,他……他是怎么知道我这个人的?而你又是怎么跟我伯父认识的?”她憨憨傻傻地问出-大堆问题。

“你这问题太复杂了。”他蹙超额,眸光轻闪过一丝不耐,“可以留着待会儿问他本人。”

培龄点点头,突然又说:“听我妈的口气……她好像很恨他,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怎么会呢?你想太多了。”说起这点,他眉头不自觉地锁拢起来。

“你不喜欢我?”她凭第六感说出口。

“别乱想了。”

“你的神情就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我虽然不够聪明,但至少还会察言观色。”说时,她的目光仍不断地在他身上打转。

“哦!傻小妹什么时候变得精明了?”他咧嘴一笑,神色带了抹怪异。

“我一点也不傻。”她噘起小嘴,“你不要看不起我。”

“是、是,我现在哪敢看不起你呀!”关劲东的眼神一凝。

“你这是什么意思?”翁培龄望着他深邃、五官分明的侧面线条,发觉他还真是帅呀!从小到大,只要是帅哥都会嫌弃她的身材,所以她很少接触过这样的男人,难怪自己每次面对他都会结结巴巴的。

“你知不知道你极可能是柳老的唯一继承人?他年纪大了,不可能再有子嗣,这点是不可否认的。”他说话的姿态一如往常般,无波无纹,但那语气就是让培龄听在耳里非常受不了。

“你觉得我根本不像……不像能拥有这些财富的女人吗?”她的反问让他一愣。

“或是你还恨我不小心将你的照片流出外头,让你上了杂志,所以你内心根深柢固的恨着我?”她望着他,小心试问。

“哈……”他却朝她洒落一串笑声。

“你笑什么?”培龄紧皱起双眉。

“我笑你太天真。”他轻瞥了她一眼,“只要你有了名气,必然会成为众多媒体追逐的对象,以后你就会尝试到了,上上八卦杂志是很平常的。”

“平常?!”她倏然坐直身子,十分不满地说:“既是这么平常,那你又为什么要恐吓我呢?”

“那是因为……”因为他不能让吕诽儿曝光,但是这句话他并没说。

“到底为什么?”

“司机先生,前面那条路直接往右就可。”关劲东没再理她,一迳地对司机说着话,“接着往左……对,就那间红色屋顶的。”

培龄瞧他怎么也不回答,只好转开眼,可当她瞧见前面那幢大房于时,立即瞠目结舌的……老天,这不是跟一座公园一样吗?

大大的铁门,高高的屋顶,宛似旅游杂志中那欧式气派的贵族城堡,她简直不敢相信以后她就要住在这里头。

关劲东付了车钱正想唤她下车时,瞧见的就是她这副丑小鸭即便成为天鹅都显得俗气的脸孔。

“可以下车了。”他冷硬地说,“嗯!”培龄推开车门走出外面,喃喃地问着他,“这间房子就是我伯父住的地方吗?”

“没错,怎么样?是不是很诧异?”他抿唇朝那扇大门走去。

她赶紧冲过去,“不是的,我只是觉得——”

“关先生,您来看老爷是吧?”守卫小张先打着招呼。

“是的。”关劲东笑着点点头,而后便独自朝里头那问豪华城堡走了过去。

“喂,你不要走那么快呀!”她得小跑步才能追上他。

“对了,你刚刚要跟我说什么?”在洋房外,他这才停驻脚步,似乎想起刚刚进门前她好像有话对他说。

“啊?”

看她那一脸愕然样,他轻笑,“忘了就算了。”

“不,我记得,我是想说……这么大的屋子像不像一座象牙塔,不但关住我的身体,还会囚禁我的心?”她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关劲东眉一扬,有些意外地望着她,似乎现在才发觉她给他的感觉和过去又不尽相同。

该不会一个人一旦有了钱,观念思想就会随之改变吧?

“别开玩笑了。”他扯唇一笑,跟着推开门进入玄关的大门。

管家艾嫂迎向前来,“关先生是您,请里面坐。”

“柳老在吗?”

“先生已经在楼上书房等着你,这位是?”艾嫂疑惑地看了培龄一眼。

“我想柳老会告诉你她是谁。”说完,他便不再逗留地拾级而上,培龄对这位看来颇严肃的老管家一笑后,又快步跟上他。

当柳培村乍见她的第一眼时,有这么一瞬间掉人记忆黑洞的错觉……真的好像……她真的好像她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