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金碧辉煌的建筑物矗立在台北街头,大楼前面那座三层楼高的彩色喷泉点亮了神秘的夜晚。不一会儿轻柔的舞曲从大楼里头缓缓飘出,吸引了所有路人的注意力。

屋内舞台上灯光若隐若现,舞池中有数对男女轻轻相拥移步,将抒情的华尔兹表现得既柔又美。放眼望去,不但音乐迷人,俊男美女更是养眼,来来去去的不是名流便是名媛,原来这里就是台北市名流单身贵族最喜欢待的俱乐部「纵情」。

「纵情俱乐部」包含了健身房、三温暖、休闲度假村等设施。想要拥有「纵情」一张VIP卡可不简单,最基本至少要有下列三个条件:

一、参加者必须是单身男子,这是最重要的一点。

二、需缴纳三千万元的入会费,以后每年还得在俱乐部有三百万元以上的消费。

三、不可有违法的行为,若求证属实,则立即取消会员资格。

原本俱乐部严格规定以上三点限制,不过今年恰逢「纵情」成立十周年纪念,因此俱乐部方面同意会员们今年都能携伴参加所举办的庆祝酒会。

想当然耳,多金又潇洒的巩家四兄弟必然是俱乐部力邀的对象之一,而俱乐部的老板又恰巧与巩家有多年情分在,于情于理,四兄弟们都不好拒绝。

问题是所谓的「伴」呢?

如果随随便便找个女人出席,就怕会引来好一段时间的纠缠,而向来玩女人喜欢干干脆脆,不喜欢拖泥带水的巩家四兄弟,就是属于怕麻烦这一类型的男人。

他们身旁的女人多不胜数,只要食指随便勾一勾就会有一堆人排队等着他们青睐。但是因为他们身边从未有过特定对象出现,因此八卦杂志好几次想报导他们的绯闻,都落了个空。如果这次开了先例,将某个女人带进「纵情」,那他们铁定会被媒体乘机报导得乱七八糟。

巩靖东是巩家老大,对于此次的庆祝酒会抱有极大的危机意识,因此他连忙找来三个弟弟共商大计。

「你们说『纵情』这次的庆祝酒会我们到底要不要参加?」巩靖东率先开了口。

「当然得参加了,我可不想让别人误以为我们连个女伴都找不到。」老二巩孟勋抠抠眉毛,冷噱道。

「虽然我不觉得有哪个女人够资格与我们一块儿进去俱乐部,但是偏偏无论哪种选择都会给我们带来麻烦。」巩靖东皱起眉头说道。到时候报章杂志会追踪他们的动向,小道上一定会有更难听、意外的传言。

「这样吧!我们就用抽签的。」老三巩怀风出其不意地冒出这句话。

「怎么样的抽签法?」老四巩克桦递给巩怀风一杯白酒,「即便是抽签也得要过滤人选啊!我们这么忙,到头来还不是一样麻烦。」

「不过,我倒觉得这个办法挺可行的。」巩靖东此时却出声附和道:「只是我们可以把抽签法改成『愿者上钩』。」

「大哥,怎么你越说我越迷糊了,现在我们到底要怎么做?」巩孟勋皱着眉头看着大哥和老三,一副想听听他们做法的好奇模样。

「你们都有听说过所谓的伴游俱乐部对吧?」巩靖东开始说明起来。

「当然,像『菲莲』就远近驰名。」巩怀风闻言马上就摆出一副极熟稔的样子。

「那么,谁有办法从里面调出花名册?」巩靖东才说到这里,大家就开始有点了解了。

「啊!我懂了,大哥的意思是?……打算从花名册中找女人?」老四巩克桦眉头轻轻一撩,笑得有点诡异。

「没错,我们就个别对名册里的女人寄出邀请函。」巩靖东撇撇嘴,接着继续说:「上面注明第一个报到者,只需完成我们所交代的工作,就可以得到一份合理的报酬。」

「这个主意不错,既然是伴游女郎,凭着这一点她们就一定不会拒绝。」巩怀风笑说。

「不对,那些女人我们全都不了解,要是来了个难相处的,那该怎么办?我可不想自找罪受。」老二巩孟勋独排众议的投下反对票。

「难相处就别相处,反正对方不过是我们带进俱乐部的一个『通关证明』罢了。」巩靖东用一副对女人很不屑的口吻说。

「大哥,你还真狠!」老四巩克桦虽然是这么说,但从他表情诡祟的笑容中不难看出,他非常赞同大哥的话。

「这就是身为坏男人的好处,就算再坏也有这么多女人追着跑。」巩靖东看向表情仍僵凝的老二巩孟勋,「怎么样,大家都同意了,那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算了,就照你们的意思吧!反正目前也找不到其它更好的办法,算我投降了。」巩孟勋摊摊手,一脸莫可奈何。反正平时被老爸逼着在公司里做牛做马,偶尔放松一下玩一玩应该也不为过。

「好,那就这么决定了!」巩靖东双掌一拍,表示就此定案。

巩家四兄弟,各个均为集英俊与邪魅于一身的男人,当他们脸上呈现出现下这种恶作剧的笑意时,那就表示?……将有女人小心要遭殃了。